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十章:腥风
    熟悉的温软,这是女人的怀抱。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醒过来的同时,刘小宝第一时间得出了这个结论。

    继而他开始了一连串的分析,皮肤光洁度a+柔软度a+…总而言之,就算不论长相,这也是一个常人梦寐以求的女人。

    她叫凤凰,这样身上还有点香香的女人怎么会是一个乞丐,这是刘小宝接着就有的疑问。

    自己不也混得连小乞丐都绕着走了?

    因此刘小宝不再去想太多,而是理所当然的把爪子伸到了一个它很想去,而又不该去的地方。

    擦,这都不只sss,sss+了好么…刘小宝不能淡定了,他的心又虚又跳得剧烈,怕惊醒她,刘小宝动也不敢动,只能立定,然后他的兄弟也有样学样,也立定了。

    怎么都学会用穿越火线的战队系统去作为衡量女人的标准了…

    十三岁前目空一切的刘小宝不会屑于把一个游戏当做自己的生命,十三岁后的刘小宝却是没敢这么大胆的用评价的思维去俯视欣赏过任何一个女人。

    那现在是已经记忆融合了?也是,不论多少岁,不论是否用药物封存过,只要是自己的曾经,不论好坏,都是自己的记忆。

    既然已经喝下了那酒瓶装着的解药,那么不论有意还是无意,自己至少该正面眼前这一关。

    过往的,未来的,来的时候统统收下就好。

    慢慢的,刘小宝麻木的灵魂和病痛的身躯渐渐回血,想来满血复活也是指日可待的。

    但真的要马上开启复活程序?这样好像也挺好,要不就再装一晚,一晚就好。

    下定决心的刘小宝,待凤凰拨开自己的爪子离开被窝带着一群小姐妹们离去之后,才起身穿上衣服活动了一下。

    衣服已经洗净晾干,钱物分文不少,这让刘小宝对凤凰的打分又上了一个层级,算上昨天给的那半个窝头,至少能够说明这是一个善良而又贤惠的女人。

    打开叔叔的信,没有内容,一个字都没有。

    刘小宝却是瞬间明白了所有。是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叔叔走了,他选择了新的生活,自己也得开始新的生活,既然都是新的,那当然是一片空白。

    不可否认,肯定也有无话可说的成分在内,不过这样已经算是最好了。

    刘小宝不愿想太多,身子还有些虚,套着裤子走出桥洞找了个公共厕所,就着免费洗手液把头清洗干净,再穿上凤凰帮自己洗干净的衣服,刘小宝就又是曾经的那个刘小宝了。

    虽然他现在还属于是被乞丐收留的阶段,但他的心又活了过来。

    买了瓶水喝,又买了点压缩饼干吃,思前想后刘小宝还是又买了盒效感冒药吃了两片,做完这些刘小宝回到桥洞下凤凰她们的小窝,在白天烈日下的高温中盖着两床破棉被滚着热汗入睡。

    不管去不去百花战队,他决定还是要去上海读书,最好是能把凤凰带走,那么就得先把路费弄够,还有一个星期百城联赛也要开始了,所以他要尽快好起来。

    太阳落下,起风了,凤凰还未归来,出了一身臭汗好得七七八八的刘小宝光溜溜的躺在有些霉臭的被窝里,算得上是心急如焚,但其实是百爪挠心。

    怎么还不回来啊,回来给我汗治病啊,你怎么才一天就变得不善良了…

    傍晚时又吃过一次感冒药的刘小宝再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又被那个期盼了一整天的温软怀抱环绕。

    入夜了,桥洞外风声四起,现凤凰在哆嗦。

    以为她是冷了,刘小宝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凤凰可能是吓得不轻,她下意识的转身却让自己更加尴尬,刘小宝紧跟着从侧后方抱着她,两人都是未着寸缕…

    “凤凰,和我私奔吧。”刘小宝大喘气说着的同时,一只爪子已是招摇过市的攀上了sss+,随之而来的信马由缰让凤凰止不住接连闷哼出声。

    在刘小宝听来,这闷哼声只像是让自己放手进攻的冲锋号,因此他的另一只爪子,轻熟的游走到了凤凰的大腿上…凤凰一时间全身绷紧哆嗦到了有些抽搐的程度。

    湿漉漉的,怎么还黏糊糊的?

    刘小宝两手行动之际,一股腥风从被子里扑了出来。

    这是血的味道,还没擦枪走火啊…刘小宝委屈大了。

    继而他的思维猛的从靡靡之中急清醒,不对,血在大腿外侧,凤凰刚才的闷哼和哆嗦分明就是在强忍疼痛!

    “怎么了,谁干的!”刘小宝猛的坐起,被子被他猛的甩到一边,眼前的场景让他再记不得别的,他咆哮得如同一只饥饿的狮子,只想吃人。

    迎着桥洞口进来的微弱光亮,刘小宝清楚的看到了凤凰那青紫相间的上身躯干,以及破了一条细长口子的左大腿外侧。

    这特么是我刘小宝都想和她私奔的女人啊!

    谁狠心把她给伤成了这样!刘小宝不想知道为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知道的必要。

    飞穿好衣裤,拉过一床被子铺好,然后在凤凰的倔强反抗下拉走了她用来躲藏自己的被子,刘小宝轻柔的将蜷成一团试图藏住所有春光的凤凰抱起放下,慢慢给她盖上被子。

    “告诉我,谁干的,他在哪儿?…不说是么?”

    ‘啪啪啪’的耳光声响得就好像是除夕夜的烟火一样。

    刘小宝觉得自己简直连个牲口都不如,她都这样了,她都这样了啊!

    这个善良到了傻的女人啊,她以为这样能给自己治病,她哪晓得这差点就把自己带回了曾经的节奏中去啊!

    刘小宝觉得自己只应该怪罪她,可心中就是抑制不住的感动。

    他直觉凤凰是被人揍了,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去给凤凰报仇,可是凤凰只是默不作声,刘小宝自责之下,也只有甩自己嘴巴子忏悔了。

    “王二麻子带人打的,他知道凤凰姐姐把你捡回来住了一晚上,就非说我们没有按时交保护费,姐姐听了很生气,就说以后都不交保护费了…”

    小月带着一帮正嘤嘤直哭的小丫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以往只属于凤凰一个人的桥洞口,她的口气恨恨的,看得出来她要是有能力的话,肯定是要和王二麻子拼了。

    刘小宝一听就知道那王二麻子分明就是恼羞成怒后借故撒气,“这样,我们先把你凤凰姐姐送到医院去好好检查一下,我这里还有一千来块钱,你们要是有积蓄也拿出来吧,先看伤要紧。”

    “好…”

    “月妹娃儿,你给我回来,钱不准动!”

    “你要钱还是要命喃!你个瓜婆娘!那些杂种要钱你就给撒,你和人家斗气咋子!”刘小宝因为当网吧服务生已经很久没有说过四川方言了,当下一急,直接就朝凤凰吼了过去。

    “我这个瓜婆娘不要钱也不要命,我斗要让你能去读大学!”凤凰毫不示弱,好像一只受伤的老虎一样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月被突然撕心裂肺争吵起来的两人吓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才好,只得愣在当场,看着两人眼也不眨的互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