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十七章:无人识君

第二十七章:无人识君

 
    雨终于停了,碧峰峡今晨云雾缭绕。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张狂站在两块墓碑前,身上犹自冒着热气。

    “队长,挺了一晚上,刚刚收到消息,该死的阿里终于死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和情调那个宇宙第一逗x可以安息了。”

    静站一夜,张狂就说了这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任何一点犹豫。

    走到停车的草坝子,张狂把一辆辆跑的车门敲开,把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然后现少了罗素和刘小宝。

    张狂要是想知道,他可以马上就知道这两人到底去哪儿了。

    但他没有问,只有不知,才会有趣,就好像罗素会和他不约而同都想在比赛结束后来碧峰峡一样,偶然往往才会让人惊喜。

    “亲嘴的都别亲了,还没睡醒的也打起精神来…二十年了,我要走了,谢谢每一个神枪网吧的会员,谢谢奋战在每一个电竞战场的战友亲人们,让未来的你们,亮瞎世人的狗眼吧!钱不多,还有几亿,给大家分了,就当是上路的盘缠,若还有二十年,神枪网吧再聚。”

    离愁也冲不散碧峰峡的云雾,恒古就有的沧桑造就了这里的得天独厚。

    青翠随着山势逶迤,连接着下一座山峰,又连接了另一座山峰,直到看不见的尽头,或许仍是绿油油的苍山,或是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漠,亦或许是宽广的湖泊江河,仿若人生。

    小吃一条街,没了赖汤圆,没了钟水饺,没了夫妻肺片,没了刘小宝熟悉的一切,但这里还是小吃一条街,市井喧哗,人来人往。

    家,没了家,只要活着,刘小宝还会是刘小宝。

    刘小宝关上院门的那一刻,他的醉鬼叔叔刘备翻身而起。

    五分钟,他在刘小宝做出的原有程度上,让整个房间的整洁上升到了一丝不苟的程度,而后走到客厅,看到灵牌前摆着的录取通知书,刘备无悲无喜。

    一封信一瓶酒和一张身份证,外加这张录取通知书,这是他留给刘小宝的全部家当,当刘小宝回来的时候,新房东会将这些交给他的亲侄子,他以为自己永远也原谅不了的那个人。

    而他将要去很远的远方,要么死,要么活,一切能原谅的,不能原谅的对于他来说,或许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

    “小伙子,你别告诉我你也叫刘小宝。”面对视死如归的刘小宝,老伯好像是看穿了他幼稚心思的福尔摩斯。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刘小宝,要杀要剐你给我来个痛快的!”

    刘小宝气不行了,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再狂热也不能拉郎配啊是吧,自己都送上门任凭处置了还摆出这样的高姿态,真是的,有意思吗!

    见刘小宝一脸的悲愤莫名,老伯嗤笑一声后才摇头笑道:“什么杀啊剐啊的,我和你犯得着吗?你知道一早上都有多少人因为冒充刘小宝想干坏事,结果被袍哥会给砍个不知死活了吗?”

    旁边一个西装男马上接着道:“就是啊,小伙子,如果你还想安全抵达目的地,我劝你还是乖乖坐回去,听叔叔伯伯们愉快的吹吹牛摆摆龙门阵也就行了。”

    这怎么又扯到袍哥身上去了啊…掏出学生证往凑拢过来看热闹的人们面前一扔,刘小宝三个字货真价实,没想到只能让他更加内伤和吐血。

    “哟,真有这么巧的事啊,我们还真遇到一个叫刘小宝的,不错不错,老先生,怎么样,真的刘小宝肯定被国家当成国宝藏起来了,你未必绑得来,你看今天的新闻报纸什么的,全是克里斯失心疯的傻样,除了刘小宝三个字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提。倒是这小伙子看着眉清目秀的,身子板也算结实,怎么样,让你闺女凑合一下呗。”

    “去去去,我就那么一说,我女儿和我女婿好得很勒,我还没糊涂到要真的棒打鸳鸯,我无非是想表达我对真正刘小宝的景仰之情。”

    两人说笑间,旁边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也是忍不住插嘴道:“斗是斗是,克里斯喂,那可是去年太阳系的mVp,被3d看起的青年才俊,结果摁是被我们成都一个名不见经传勒小娃娃剃了个零蛋,斗算罪人张狂以后都不问天下事了,我看刘小宝也扛得起大旗!”

    “这位先生,你能说普通话吗?”

    “好好好,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上,我就用普通话给你解释一遍,你听好啊…就是就是,克里斯啊,那可是太…结果硬是被我们成都的小伙子打了个零封…”

    “是啊,老招人疼的小伙儿呐,我在我们那旮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打了个光飞的跑到成都来狂欢了,原本还想找他谈谈真感情,一到成都,妈呀遍地美女啊,想想也还是算了。”

    “原来美女你是东北人啊,你不激动还听不出来呢…虽然说成都是美女天堂,但哈尔滨的美女也不见得就比成都少啊,美女你是哈尔滨的吧?”

    “你咋知道捏!哎呀妈呀,大哥你一看就老讲究了,怎么的,也去木星玩呐?有女伴不?”

    “没有啊,你有男伴啊?”

    “也没有啊…那啥,四川男人咋这磨叽呢,脸红啥呢,要不就一路呗,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大家说是吧!”

    “大家别起哄别起哄…不是磨叽,是细腻!那就一起吧,看你这大大咧咧的样子,真怕你在木星被人拐跑了。”

    “哟,哥还挺会疼人儿的嘛,不仅细腻还是个耙耳朵吧,来我捏捏…”

    …

    被彻底当成a货的刘小宝欲哭无泪。

    好吧,你们倒是好了,称呼都从这位先生改成哥了!

    哥昨晚被罗老师扔在五环外,要不是长跑过硬,能不能有觉睡都两说,赶得上这趟航班吗!

    话说也不知道罗老师是怎么了,昨晚吃了饭大家都在狂欢,叫上自己一声不的一顿狂飙,再然后很是直接的把自己扔在了五环外。

    怎么突然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啊!怎么说也算是为国争光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难道是知道自己故意脱靶的事儿生气了!?也不至于啊,毕竟自己打败克里斯怎么也能算将功折罪了呀…

    刘小宝没有再想更多,想不通就暂时不想,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这是他三年来赖以生存的自我法则,既然没有以前,那就没有以后,只要当下,我要去木星!

    有人开启一段旅程,往往意味着有人刚刚结束一段旅程。

    线路资源就那么多,总要有人结束才会有人可以补上去。

    欧阳百花刚刚结束一段旅程,她刚从木星回来。

    她不想回来的,她宁愿自己在哪次旅途中出个意外死了,也好过这样人魂分离的活着。

    可她必须回来了,成都,刘小宝,你终于要归来了吗?你会记得我,你会怀念我,你会爱上我,还是只会是像曾经一样,把我伤得体无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