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十一章:烂出风味

第二十一章:烂出风味

 
    空接连跳!

    看到张狂成功操作出这个高难度身法技术动作,刘小宝醍醐灌顶般明悟了一切。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刚才罗素老师说,张狂只要跳上第一个高点的话,再掉下来就会摔死,这其实并没有错。

    至少在刘小宝看到张狂被系统扣掉2ohp的时候,也将这个推断当成了即将生的事实。

    但是,职业顶尖高手之所以是职业顶尖高手,就在于他们往往在关键时刻能做出乎常人想象的技术动作以及战术动作。

    空接连跳,这个词听上去难懂,说来简单,但想要在这样的激战当中操作出来,又是难于登天。

    所谓空接连跳,就是从高处落下的时候,脚触地的同时,接上连跳的身法动作。

    是的,没有像跳高地级跳那样繁杂的操控,只需要操控者能把握好那稍纵即逝的时机,在落地的同时点一下空格键就完了,就是这么的简单。

    如果想落地后接着连跳还不出身,那么就在落地之前提前蹲下,这样以蹲着的方式开启连跳就不会漏声音了。

    但仔细想想,理论上说,电梯急落地的时候,电梯里的人如果在落地的前一拍跳起来也会在电梯摔坏的情况下毫无损,可问题是这么机智又灵敏的神人貌似还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游戏里的操控当然比不上现实中跳电梯逃生那么高难。

    毕竟虽然是第一人称的操控视角,但不仅没有电梯墙壁挡住视线,也没有历经生死的压力,还可以无性命之忧的一次又一次进行练习,直到熟练掌握为止。

    但即便是这样,不是对游戏理解到了一定程度的老鸟也不能掌握这门高难度的身法技巧。

    即便掌握,要在实战中用出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就好像一样武器从研出来再到列装,总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很多人,永远都走不完这个过程。

    就算走过这个过程的人,在单独面对阿里这样的电竞传奇时,敢这么玩儿!?

    好吧,就算借他一百个熊胆,真有人这么玩儿了,也顶住压力玩成功了,那么问题却又来了——这么玩儿到底是要闹哪样!

    秀身法也没必要拿性命开玩笑啊,虽然只是6血的一条残命,但你不是枪法那么好、那么能掐会算的么,好好珍惜或许还能带走阿里一条狗命呢是吧!

    现在虽然活了下来,但是没有再让阿里顾忌的地理位置了,他的心防必将很快回满,到时候他一旦现你跳下回到了甲板上,你这6hp还能干什么?

    “还剩6hp,落地的张狂连跳两下之后,压着脚步移动到了保卫者家右边这道门出来的死角里,而这个时候…阿里正好耐不住寂寞出动了,阿里恰好就从这道门走出来了!”

    所有人都窒息了,这要是阿里出来就查这个点…

    “…阿里直接朝着张狂所在之处的反方向跳了过去,并没有看到就在他眼皮底下的张狂!”

    玩过游戏的朋友都知道,打背身的时候会紧张,毫无疑问看人打背身也会很紧张,阿里把这么大的一个腚钩子亮给了自家先生,祝珊不紧张才怪了。

    定了定神,祝珊接着道:“如果不出意外…张狂是死机了吗,这么大的一个背身他怎么都不打,收掉这次击杀就只剩十个击杀就能获胜了啊…”

    如果死机的话,对方会怎样?很大可能对方会要求重赛!

    毕竟就算奖金彩头再高,表面上看也只是民间性质的一场比赛,对方只要脸皮够厚,就有充分的理由提出这个要求,并将付诸实施。

    以鬼佬一贯的双重标准,什么臭不要脸的事做不出来啊!

    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祝珊的着急几乎就是所有人的着急,但却并不是刘小宝的着急。

    刺激,太刺激了,刘小宝觉得,如果自己对克里斯玩的是小学生看图写话范文般的招数,张狂这将要玩成功的大招简直就是博士后的毕业论文。

    现在刘小宝已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领会了一切。

    “这怎么回事啊!”至今没看懂的罗素忍不住失神呢喃,眼看熬到了黎明,结果太阳还没升起,倾盆大雨就要瓢泼而下?

    “狂叔啊狂叔,我见过最长最远的道路就是你的套路啊,你真的是那个整天只会玩植物大战僵尸的狂叔么…”

    比赛时间还剩6分钟,刘小宝此时却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因为激动,刘小宝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抑制不住的哆嗦。

    场上的始作俑者张狂却一点都不哆嗦。

    就在阿里出门、并快跳去门左边找到掩体的同时,张狂就好像是要去女生宿舍偷内衣的特殊癖好小偷一样,猫着腰压着脚步不疾不徐从同一个门前后脚钻进了阿里的复活房里!

    “…躲猫猫!这个死张狂居然打的是鸠占鹊巢的主意!”

    祝珊见此着实是忍不住心头那口被张狂如此行径戏弄的恶气,终于是不顾形象当众骂着笑颜如花。

    知进退了,这么多年,那个十多岁时刚起枪来就不会回头的驴种终于是知道迂回了…眼见自家老公从一个只知勇武的猛士,升级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谋士,祝珊的开心溢于言表。

    而占领几条街的观众见此松了一口气后,心中就又马上提起了一口气。

    虽说枪战游戏玩儿得就是心跳,但是场上这一幕无疑也是太心跳过头了些。

    当时那种情况下,虽然阿里大概只有不到百分三十的可能会现张狂,毕竟只要他出门时不大角度把鼠标转向张狂所在的死角,就不可能现张狂的存在。

    但这可是三成啊,战场上哪一方伤亡过三成基本都可以宣告战役失败了好吗!

    而现在,事实证明张狂已经把那可能的百分之三十都变成不可能,并且已是覆水难收。

    众人把自己放到阿里的角度设身处地的一想,还真的是有点醉了。

    现在的阿里肯定还以为张狂还在挂在空中等着狙自己呢!

    这从他跳着蹦出门来都没敢回头看一眼天上的情况、就逃命的兔子一样找掩体藏身的动作就可以想到,他此时对‘空中的敌人’是多么的心有余悸。

    匆忙找个掩体保住狗命的阿里不会想到,他臆想中还在空中的敌人,现在已经成功着6,并用放弃打他一个背身的代价,几乎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钻进了属于他的复活房。

    那是他出生的地方,因为人物角色在出生复活的时候都会被系统给予三秒钟的无敌防护,所以这里对于张狂来说,毫无疑问是整张地图上最危险的地方。

    但古语有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张狂用他胜人一筹的胆大心细和无懈可击的技巧衔接,成功在全场观众朋友们的注视下,向阿里玩出了一手灯下黑的躲猫猫绝技。

    要达到这种无懈可击的效果,其实不仅需要技术和胆大,更需要对对手实时心理的精确把控。

    就好像是在纺织一件无缝的天衣,纵观整场比赛,张狂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丝丝入扣的极致。

    从一开始换上巴雷特毁灭这把声响巨大的重型杀器、再到聊天心理战之后故意露出一只手给阿里击打,张狂就好像是一个算到了百步之外的棋手一样,慢慢的把阿里带进了他布下的杀局之中。

    期间神乎其神的算时间猜位置杀敌,就好像是上帝也在眷顾张狂这个不屈的命运挑战者,让他可以把这堪称神迹一样的精彩画卷展现在所有观众的面前。

    至此,很多人都看到了张狂走下的这些步骤。

    但是,还有很多步骤是一般人注意不到的小细节。

    比如说张狂在半空中放空了的最后一枪,看似只是想再次杀敌,不过在刘小宝的理解当中,这一枪画龙点睛般的精髓所在之处还在于即便是没杀到人,它也捎带脚出了巨大轰鸣声。

    听枪声辨位对于阿里这种等级的职业选手来说无疑是小儿科的生存技能,但也正因太相信自己的听觉,阿里才会在出门时看也不看就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

    所以形势最后能展到这样,很大原因都是拜那声毁灭枪响所赐。

    还比如张狂为什么要用挑战上飞机这条天路的方式来作为最后杀手锏的铺垫,也是非常值得考究的。

    这种行为在这样的比赛中出现,在对手眼中毫无疑问就好像张狂这个名字那般的张狂,让人恨不得咬死他的同时,却又得防范着他是不是会玩出更让人愤恨的神经质举动来。

    这样张狂的张狂,让阿里不可能想到,他居然会放弃前进的步伐,然后却是后退到了自己的老巢之中以逸待劳!

    “阿里啊,你的身法真是见长啊,突然性也抓得非常好,以我这么快的反应,刚才你跳出来的时候我都没来得及开枪。”

    一些心地憨良的观众见此都愤怒了好吧,你特么这是没来得及啊你,分明就是悄悄的进城、打枪的不要,让人以为你还在上面呢好吧!

    这不,张狂跑进阿里家参观一番找了个墙角猫着以后,就用扣字的方式调戏起了阿里这个依然被蒙在鼓里的良家妇女。

    “简直是太下流了,不过我喜欢!”张狂这种行为无疑非常让刘小宝这种性格类型的观众有一种‘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的强烈渴望。

    “…额,虽然靠拖时间的办法来取得胜利真的很烂,但这样把对手玩弄于鼓掌之间,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罗素可是罪人的狂热粉丝,这从她一见面就对张狂恨铁不成钢的埋怨就可见一斑,现在到了胜券在握的时候,当然是得褒扬一下偶像的了。

    刘小宝这时已经心花怒放到了溢于言表的程度,神采飞扬道:“这怎么能说是烂呢,就算是烂,也是像狂叔说的臭豆腐一样,烂出了它那世间最独特的风味,这真是我辈楷模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阿里在掩体后躲着,眼睁睁看张狂打字挑衅后很是忍辱负重的没有选择马上露头和这贼人拼了,而是选择了在他看来十分理智的暂时隐忍。

    再让人不可置信的真相,只要摆在眼前,都是残忍的真相。

    阿里自以为的理智,在原本视他为神明的3d后辈们看来,在此时都成了世上最可怜的愚蠢。

    半分钟,鸵鸟似的阿里终于敢露头了,观察后他没看到张狂还挂在空中,只以为那个狂妄的家伙已经在自己卧薪尝胆之际已经借机逃窜到了直升机平台上。

    有着这种想法的阿里想也未想,终于是把这场狙击大战将要爆炸的第一颗手雷拔在了手上,之后借着集装箱的掩护,迅晃身把它奋力扔向了保卫者家后方的飞机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