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十九章:太极
    如果是我,我换天龙。>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刘小宝这么想着的时候,场上的张狂却是出人意料的提出了一把浑身散着野性和蛮荒气息的狙击类枪械。

    刘小宝的设想立足点并没有错。

    度都是相对的,对方换枪改变了移动度,自己换枪的话对方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而且,用m7oo要打头才行,换天龙度不会降多少,却是不用打头也能一枪克敌。

    但即便是刘小宝这般丰富的想象力也没敢想过,要在这样的较量当中把巴雷特毁灭拖出来吓人。

    比起巴雷特极光,毁灭都是穿越火线巴雷特系列枪械中鼻祖级的存在。

    毕竟查查史料就知道,巴雷特极光是腾讯游戏为了纪念巴雷特毁灭诞生一周年,才经推出上架销售的第二代英雄级狙击枪械。

    比起极光,毁灭不论是设计还是外观都更加符合战场的特质。

    拥有最纯正巴雷特血统的它威力和性能毋庸置疑,独特的毁灭瞄准镜附带的毁灭视野,让一流的狙击手在开镜后拥有让敌人胆寒的更大覆盖视野。

    即便如此,用毁灭来这种顶尖较量的单挑全图狙击战中拼杀,也实在算不上一个明智的选择,甚至都显得有些不正常。

    单挑战中度绝对劣势,要怎么才能扭转乾坤?

    “看不懂,不过还领先四个人头,希望罪人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吧。”罗素平静的说着,内心却早已是惊涛骇浪。

    她错过了炎黄穿越火线的上一个黄金年代,她拒绝等得太久。

    近三十年大赛无冠,至今只剩一个李飞云。

    眼睁睁看着阿里带领3d、亦或是别的战队把一个又一个的星球赢了回去的时候,很多炎黄电竞迷只能一次次把屈辱的眼泪咽回肚里。

    罗素也因此扪心自问过,炎黄穿越火线到底错过了多少美丽如潘多拉十号一般的星球,又刺痛了多少炎黄枪迷的心。

    刘小宝不知罗素心中所想,他也看不懂,但不同的是当他看到毁灭这把雄性气息十足的枪械出现的瞬间,心中就再无一丝波澜。

    枪都是有脾气的,也有着属于它们的各自骄傲。

    骨子里软蛋的人不论表面再强势,永远也玩不出阿卡47那专属于西伯利亚战斗种族的血性来。

    毁灭也是一样,切换时出的声响像是一个历经旷世之战的老兵在急促喘息,可喘息过后的嘶鸣一样震撼人心,令敌胆寒!

    曾有电竞枪械评论员这么说过:巴雷特毁灭是来自于炼狱的杀器,是阎王的左膀右臂,是女修罗的梦中情人!

    只是阎王好斗,小鬼难缠。

    威力大、作战能力强是毁灭的最大优点,但在这种一对一的对决当中,拿原子弹轰和用鸟狙爆头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准度差不多,意识差不多,剩下就是度的较量。

    要是移动度上输人一筹,这比赛又到底要怎么赢。

    这是刘小宝的疑问,也是所有明白场上形势的观众们的共同困惑。

    看过半场多的激烈比拼,刘小宝毫不怀疑张狂对毁灭也有相当高的造诣,但哪怕登峰造极,狂叔又该怎样在面对m7oo时去弥补毁灭在重量上的绝对劣势?

    不用人们再思考更多。

    提着毁灭的张狂并没有因为被连续击杀就畏畏尾,阿里也没敢因为连续两次杀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就一直守在张狂家门口。

    两人耐心的磨了一小会,张狂行至一个木箱子边上的时候突然转身朝着箱子就是一枪!

    阿里确定自己没有漏脚步,所有的观众也确定阿里没有出任何一点声响。

    而高高的木箱子当然足以遮挡张狂的视线。

    但只是一枪,而不是漫无目的的穿点,毁灭在手的张狂好像开启了上帝之眼,以一种绝对匪夷所思的打法,让对方莫名其妙就成了枪下亡魂。

    众人苦思冥想的同时,张狂已是在毙敌之后当即换出了屠龙。

    一连串潇洒非常的身法后,张狂操控着自己的角色跳到一边的高架台房子里。

    蛰伏,张狂选择了沉寂。

    就好像被屠龙换在身上背着的巴雷特毁灭一样,张狂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獠牙,试图把自己存在的所有痕迹都从这张地图上消弭。

    “场上时间还剩不到八分钟,如果时间归零,那么领先的张狂一方将会自动获胜。”

    因为张狂这短暂停滞,就连祝珊都开始猜想这种可能。

    毕竟如果真的耗时间的话,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要能够取得胜利,那也不用在乎别人事后讽刺懦弱、猥琐什么的。

    张狂会选择如此软蛋的胜利方式?

    枪战是几十亿鼠标的梦想,战斗是无数人共同梦想的尽头,而战斗,天生就是要分生死的!

    也就是祝珊话音刚落没几秒钟,张狂突然抽风似的玩起了换枪。

    毁灭和屠龙切换间,喘息声和屠龙的脆响声不断交替,连接不成一曲子,却足以让大战之中的张狂找回最初的清醒。

    过去已经过去,再也回不去,要赢,一定要赢,我是最强的,我不要当罪人!

    “上面好玩么?”阿里显然是听到响动判断出了张狂的位置。

    “刚才那枪爽么。”会换枪张狂就不会惧怕对方知道自己在哪儿,所以面对对方的心理战他立马针尖对麦芒的顶了回去。

    “我承认你是个天才,要不是当年你的队友太烂,你会成为宇宙冠军。”

    敢于承认对手的厉害是阿里的高明之处,要是刚才的克里斯懂这一点,至少也不会被刘小宝刷一个零光蛋。

    更高明的是,借着话头阿里还借力打力的还了张狂一记狠的。

    没有团队荣誉是张狂心中永远的痛,而且这种痛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散,只会越来越伤人,就好像陈年老酒,总是那么容易醉人。

    “李冬城,小不点陈醉,这鬼佬说当年你们太烂,等会儿不要太烂啊!”

    李刚看到三维影像直播师故意放大加粗的两人对话,李冬城,陈醉,还小不点?不要太烂…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果然如此,爸爸和张狂真的是故交。

    原来如此,爸爸妈妈原来是曾经拖累张狂的后腿狗。

    阿里说的是张狂的队友,张狂显然不止两个队友,但他就说了自己的爸妈,毫无疑问的后退狗啊…

    心头自豪与羞愧两种情绪交替间,李刚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李刚倔强的死盯着三维影像,他要看得更清楚,他要把这种感觉体会得更透彻,铭记得更加深刻!

    “我是认真的,何止这两个,其他的又能好到哪儿去。他们真的太烂了,二十年,你练出了通过时间流逝来准确判断敌人所在位置的人本领,并且一来就十分好运的一枪将我带走一次,我得谢谢你把我的走位研究得如此透彻,但你能告诉我什么东西本来就是烂的,过了二十年还能变好吗?死人能复活吗?”

    时间所剩不多,阿里却并不慌乱,而是妄图趁胜追击。

    他道出了张狂那神之一枪的真谛,让观众知道,这其中有运气成分存在。

    自身移动度变慢又怎样,只要把思维度调得更快、更无懈可击一样可以获胜,刘小宝心有明悟的想到。

    可是在阿里说了这句话后,张狂之前所有对自己那一手高深莫测的伪装行径,在顷刻间就化为了乌有。

    心理战早已开始,并不一定要说出口。

    在这个战场上,枪就是话筒,只要拿起它,任何一点细微的举动都是最直白的讲演。

    是的,没有人在看不到、也听不着的情况下百分百猜中对方所在的确切位置,阿里不行,张狂也不行,外挂可以做到,但却难登大雅之堂。

    张狂打响了这场心理战,不管再是艰难险阻,他都不会退缩。

    “不用二十年,二十天就足以让一块将要变质的豆腐成为最顶级的臭豆腐。你爸爸当然也复活不了,不然都不用我出手了吧。”

    张狂的回答有点无赖,还很不讲道理,张狂意思自己是代替阿里的爸爸在教育他,这并不难懂,全场顿时哄堂大笑。

    “真是遗憾,本来还想和你多聊一会儿,结果无聊的你却用我最讨厌的食物来毁了这次原本史诗一样的谈话。”

    全场再笑,没人想到原来还真有臭豆腐这么一茬。

    “我不是英雄,我也不想成为史诗书写者。”这场谈话的头是阿里开的,张狂当然不能让他把结尾也包办了,继续没心没肺的聊着。

    眼看时间变得越来越少,阿里有些生气的问道:“那你想干嘛?想拿一块真的臭豆腐来恶心我?”

    “虽然我现在想的是要不要把时间耗完,但不排除赛后我会满足你这个渺小的愿望。”

    “废话少说,来战吧!”阿里闻言顿时气急败坏,他虽然不相信张狂这个不要脸的真的可以做出这么没品、教坏小朋友的事情来,却也不敢赌。

    要是再这么没完没了的聊下去,天亮了也有他自己一份功劳在内,谁也不会说张狂的不是,只会怜悯他的愚蠢。

    观众因此笑弯了腰,身在开赛后就自动密闭的绝音比赛室里,张狂听不到观众们的笑声,但他能听到自己的笑声,此时的他笑得分外张狂,目空世间一切的那种张狂!

    至此,双方的心理战高下已分。

    就好像两个太极高手对决,起手式结束时云淡风轻,却早已历经千难万险。

    起手起势,大势至,无人能挡,两相对决,至死方休。

    狂笑之中的张狂就好像是一个跌跌撞撞的醉汉,起身的同时一只手露了半截出去。

    很是清脆的一声枪响后,张狂的血量就去了一大半,即便是打鸟的狙击,即便没头可爆,一枪也足以让张狂伤得透彻。

    可古语有云,不争一时之长短,只争朝夕。

    早晨看到了露珠,那夕阳时来场雨又何妨!

    你打我手一下,我紧接着就一枪把你再次带走!

    这种战法已经出了太极以慢打快的范畴,属于是臭不要脸的以伤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