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章:最后一课
    因为多了五个新顾客,刘小宝这天的工作满满当当的,一会儿帮人调试机器,一会儿端水送点心,忙完后已是深夜十一点。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骑车回到家里,又累又困的刘小宝倒头就睡。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八点整,刘小宝准时睁眼,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晨练两小时,早餐十分钟,这是不上课时刘小宝的标准作息时间。

    在祭奠父母前刘小宝还特意去看了看自己的那个酒鬼叔叔有没有夜不归宿。

    见他一如既往在日上三竿时还睡得昏天黑地,刘小宝把他昨夜留在房中的一片狼藉稍作收拾,又去给他买了一份豆浆油条当做早餐放在床头柜上,这才来到父母灵位前重重跪下。

    刘小宝的记忆从三年前开始,那年他十三岁。

    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醒后他唯一的叔叔告诉他:你爹妈两天前和你去郊游,出车祸死了,你悲伤过度晕了过去,现在你小子是个孤儿,以后别指望我给你一分钱。

    起初刘小宝并没有把这话听进去,但几天后看着养活自己都成问题的叔叔,刘小宝知道这个只知喝酒闹事的叔叔并不是在用狠话哄他开心。

    一个人安静着的时候,总爱回忆过去的事情,祭奠父母的时候刘小宝回忆过往,心中却不再如同往日那样只是一片看不到希望的死寂。

    复旦大学、狂叔给的钱、以及自己三年来从不曾懈怠锻炼着的身体、还有将要主讲最后一课那个美丽老师传授给自己的知识,这些东西,就是刘小宝现如今的所有资本,他有信心用这些编织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跪了半个小时,刘小宝慢慢起身,走出房间,步入自家破败的院子,深深呼吸三次。

    就好像电视剧里高僧牛道打坐参禅之后的吐纳般,这是刘小宝的习惯,因为他从三年前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就现这样会让自己非常舒服。

    打开院门,把电动自行车推出门外,再关门,刘小宝好像告别了一个世界。

    此时刘小宝心中很有感触,但他并没有回头看一眼,骑上车,风吹起他的半长,下面那张白白净净又有些懵懂脸上的最后一丝成熟痕迹也是随风而去。

    到达学校已是十一点多,熟悉的校园在今天有些陌生,因为今天的学校空荡荡的,不像往常那样人潮涌动。

    别说是在刘小宝就读的这所勉强还算入流的贵族高中,就算是成都市第一重点高中,这最后一课几乎也是没什么人会去听的,都考完试了,谁还有兴趣读书啊!不趁青春年少多点绚烂,对得起大好时光么。

    这些刘小宝都知道,但哪怕这天的学校是刀山或是火海,他都会来,况且这天的学校其实美得非常的另类,就好像自家那残败的院落一般。

    索性今天食堂照常营业,吃了碗盒饭的刘小宝觉得自己倍有力气,离开课时间还早,想踢球又没人,精力旺盛的刘小宝干脆顶着烈日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练起了长跑。

    待把自己累不行了,一看时间,两点一刻,这时间走去教室应该刚刚好。

    今天恐怕就自己一人来听课吧?这么想着的刘小宝刚一进教师就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襟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可以容纳五十人的教室里就他一人,这人却虔诚得如同第一天上学的小学生。

    刘小宝虽然觉得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却也没有多想,走到这人身边礼貌问道:“这位先生,你应该不是学生了吧?”

    “你说得对。”

    “那你为什么来学校,还坐在我的座位上?”

    那人看样子本来很不爱搭理刘小宝,但当刘小宝第二句话说出来后,他倒是有点小尴尬了,朝刘小宝微微点头后,就要坐到旁边那个坐位上去。

    他的动作很快,也很干脆,以至于刘小宝都来不及出言提醒。

    “嗷呜!”只见这人如同川剧变脸似得用更快的度从那坐位上跳了起来。

    “这位置的主人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小魔女,对不起先生,你度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提醒你。”

    “没事…小问题…呃啊…”一边说着,那人从自己的屁股上不断摘下一颗又一颗的图钉扔在了桌上,“现在的小孩还真是…调皮啊!”

    “你才调皮,你全家都调皮!从姑奶奶的位子上滚开!”声落人现,一个皮衣皮裤的俏丽女孩戴着一个几乎遮了半张脸的黑墨镜走进了教室。

    “小獐子,你怎么来了?”少女的出现着实出乎了刘小宝的预料,他想不通这么调皮却又讨厌别人说自己调皮的女孩怎么会来听这最后一课?

    “姓刘的,别以为有我爸妈护着你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叫我阿紫,或是张紫同学,不然,不然!”跋扈少女说到最后也不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气呼呼的坐上了自己的位置。

    看也不看那被自己骂得目瞪口呆的人一眼,张紫坐下稍微喘了口气,对刘小宝没好气的道:“你以为姑奶奶愿意来,还不是我爸,非叫我来不说,还叫我问你想好没有。喂,你想好没有?对了,你什么想好没有?”

    张紫察觉刘小宝还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干脆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本来她还有点小得意,但这小子怎么突然就不好奇了?

    张紫本想借此顿脾气,但当罗素的说话声响起,她却是飞快的摘下墨镜,十分自然的就化身成了一个满脸懵懂的乖宝宝。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请您先出去,我要给我的两个学生授课了。”

    罗素今天换了一身白色的职业装,整个人看上去都明亮了几分。

    张紫抽空趁机偷偷瞥了刘小宝一眼,看这小子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很是恼怒的偷偷拧了他一把。

    “你干什么!”刘小宝也知道自己失态,但好歹被人给弄疼了,不表现激烈一点那不等于是被人给捉了现行后还认账了。

    “我干什么?看你那傻狍子的傻样儿!”

    两人说话声都很轻,神情也几乎没怎么变,罗素好像也没注意到这两人的小动作,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拿出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走到自己跟前,继而单膝跪了下去。

    这时刚好把注意力转过来看到这一幕刘小宝和张紫毫无疑问都惊呆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震惊,张紫拿出随身携带的饮品,想要喝一口压压惊。

    “素素,嫁给我吧。”

    这声‘素素’一出,早就如坐针毡的刘小宝莫名‘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连身后的课桌都给带倒了。

    而张紫则是非常直接的把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饮料给喷了出来,一时间张紫只觉得这次来得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冤了,谁知道会生这么刺激的事儿啊是吧。

    “请你在我火之前出去!”罗素脸红了,倒不完全是羞的,更多是因为生气。

    好像也是意识了到了自己这么做确实不妥,这人低头捂着屁股一言不的朝教室外走去,一边走还不停的揉着,看样子张紫那图钉的威力确实不是盖的。

    这戏开始得突然,落幕得更快。

    刘小宝恢复了平静,张紫刚要觉得无聊,罗素就走到了他们身边小声训斥了起来:“你们身为这个班级的一员,能来上这最后一课老师很高兴,但既然来了,为什么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陌生人端坐在属于你们的神圣课堂而无动于衷?”

    “老师,我错了。”刘小宝一想还真是,自己好像忘了自己到此刻为止依然还是这个班集体的一员。

    罗素并没有因为刘小宝的认错而停下来,“只要战斗没有结束,哪怕对方只剩最后一子弹,那么任何得意忘形都是自寻死路的行为。你们不是战士,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真正的明白电竞课教科书开篇这句名人名言。”

    “老师,我昨天走的时候洒了一把图钉在我的座位上,而那人刚才刚好又坐上了,嘿嘿。”张紫献宝般道。

    “可是他没死。”罗素一点都不买账,确实,如果那人被图钉弄死了,也就不会有随之而来的求婚了,何至于让自己脸红到现在。

    “知道啦老师。”张紫明白罗素这一语双关,知道她不仅在生气自己和刘小宝给了那人向他求婚的机会,还在借此教育他们,如果是在电竞比赛中给了对手如此喘息的机会,那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看着面色依然不善的罗素,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张紫连忙吐了吐舌头闭嘴了。

    “今天下课后不能再撒图钉了,真是个捣蛋鬼。”

    罗素说完终于噗嗤笑了出来,她其实很满意张紫给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一个如此深刻的教训,听听张紫刚才说的,一把图钉,少说十几个吧?

    想着这茬,罗素走回讲台的脚步都要轻快了几分。

    控制好情绪,罗素终于把手上抱着的一摞备课稿放到了讲台上逐页查看起来。

    这是她将要开始讲课的预兆,听了她三年课,刘小宝和张紫都足够了解她,纷纷把脑袋中的胡思乱想驱逐,做好了接收知识的准备。

    至少在这一瞬间,一切好像都回到以往那样,但真的回不去了,不管刘小宝愿意与否,最后一课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