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五百六十章 神变和青萍剑

第五百六十章 神变和青萍剑

 
    小半年时间,河越的发展已经进入了正轨。

    在海量星盾的投入下,整个行省都在快速变化着,真正是日新月异。

    近半年时间,河越增添了120个太空城,人口则从原本的89亿飙升到了135亿,成为了深红行省第一大行省,人口总数占整个帝国的14%。

    如此大规模的人口偷渡,自然引起各大总督的抵制,他们自然不敢和张远吭声,但在行省内部,他们说一不二。为了限制人口流失,各大总督都出台了大量限制出境的法律,也增加了大量严刑峻法。

    尽管如此,河越人口的提升并没有停止,河越的人口数量仍旧以每天千分之一的速度在提升。

    为了保护这些太空城的安全,河越的舰队的数量自然也跟着增加了3支,总数变成了8支。

    值得一提的是,新舰队使用的引擎核心是河越自产的,全是优等品,性能比帝都提供的引擎几乎没有差距。

    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细节便是,这些新舰队中的军官,从最顶层到基层,90%用的都是地球人。这些地球战士的存在,保证了张远对行省舰队的绝对控制力。

    河越行省的行政系统也同样是地球人搭出的大骨架,运行效率高的惊人。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楚太辛一直期待的河越乱象始终没有出现。

    整个河越行省,发展速度虽然快地像是一艘飞驰的列车,但却井然有序,让其他准备看好戏的总督们都是瞠目结舌。

    军权在握,政治上又是大放权,这一点最大就体现就是,张远这个行省总督,每天的事非常少,不说无所事事吧,但基本也处于游手好闲的状态。

    对张远来说,他最头疼的就是繁琐的政务,如今这状态正是他想要的。这么一来,他就可以完全专注自己最感兴趣的事。

    他最感兴趣的,无非就一件事,那就是机甲,只要和机甲相关的一切,他都是兴致盎然。

    当河越定下战略,正紧锣密鼓地和奥姆莱皇帝寻求深度合作的时候,张远却成了闲人一个。

    比如现在,他也没在巨熊堡垒,而是在碧水星,准确的说,是在狼人张怀志的翠微居中。

    在明珠湖畔,他正和张怀志探讨武技。

    到他们这个程度,个体的武技和机甲战技已经完全融为一体,只要武技上能用出来的,必然也能用到机甲上,所以表面上看,他们是在切磋武技,本质上,这也是一场机甲对抗。

    张远的武器就是一把无锋的合金剑,张怀志的武器,则是一对刃拳,这武器的模样有些像是金刚狼的爪子,一手有三根爪刃,每一根爪刃长大约40厘米,可攻可守,非常灵活。

    因为是探讨,两人也没有出全力,动作也不快,对练一会儿,就会停下来沉思,如果有灵感,便又会付诸实践,如此反复。

    在数百米外的草坪上,一个身穿鹅黄色夹克的年轻姑娘则在自顾自摆弄着全息摄像机,镜头时而对着远处的湖面,时而又对着正在切磋的两人,时而又拿光笔在全息屏幕上作画,神态同样非常专注。

    她不是别人,就是姚小玲,目前是张怀志的好朋友,虽然张怀志很想将关系更进一步,但因为一个而意外,佳人在星联网上知道了他过去‘张十八郎’的风流名声,生生就和他保持距离。

    于是,姚小玲对张怀志的评价就是‘风流的好人’,至于男女恋人,那是想都别想!

    这事把张怀志折磨的够呛,但自己做的孽,含着泪也得受着,目前他也只能熬着,苦中作乐当成了心灵修行。

    ‘叮~兹~~~~’

    一招格挡,一招抹剑,张远的剑锋在张怀志的爪刃上以奇异的姿势滑掠而过,同时,张远也从张怀志身边交错而过,冰凉的剑刃一闪,在张怀志脖间一触及分。

    ‘哗啦~~’张远冲势不止,身体保持着平衡,整个人借着惯性在草坪上滑出了15米才停住。张怀志则顿在原地,摸着脖子上的一线红痕苦笑。

    “总督,您这一剑还是基础剑招的演变,一个‘抹’字,被你临场改成这样,竟然能将我压地没有任何反击余地,真是厉害!”

    这段时间,两人经常在明珠湖畔探讨武技,两人也都是受益匪浅。

    张怀志的机动战技偏向突袭,突然爆发,以狂野气势动人心神,以快如闪电的速度一鼓作气将对手击杀,这样的风格很犀利,但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在细节上,就难免不纯。

    对一般的对手,这一丝不纯并没有什么不妥,对手根本抓不住,甚至感知不到,但面对战神境的张远,却成了最致命的缺陷。

    在张远的磨砺下,张怀志的机动战技大大地纯化了。

    至于张远,他也有不少收获,张怀志武技虽然有破绽,但走的却是他完全没见过的路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张远偶尔借用,往往就起到奇效。

    张远在机动剑术上的成就,本就已是惊天动地,得到张怀志武技的滋养后,又前进了一大步,显出一种‘神变’的滋味来。

    所谓‘神变’,即凭借单纯的剑术技巧,无需其他任何辅助,就能产生一种类似精神压迫的效果。

    张远现在的情况是,只要他一拔剑,仅依靠一个简单起手式,让人一看,就感觉攻无可攻,躲又躲不掉,心中瞬间就生出绝望。

    即使是张怀志,在和张远对攻过程中,也时不时地会受到影响,心中生出难以压制的绝望感,并在之后的战斗中始终受绝望情绪的影响。

    “叮~~”

    又一次临时兴起的对攻后,张怀志身体平衡被张远剑上的力道荡出一丝破绽,本来这破绽没什么,但因为心有绝望,这绝望立即就被放大,影响了张怀志的心智,压制了他的机变。

    “当~”张怀志心口又被剑尖轻轻点了一下,再次失败。

    “哎~~”张怀志垂下双手,长长叹气。

    “不打了不打了,总督,您的剑术实在可怕。我以前曾听导师说过,宇宙虽有无限可能,但万事万物,追本溯源,本质却都相同。所以,一个人的机动战技如果到达某种极致,便会演变出类似精神压迫的效果。这种境界,称之为‘神变’。以前我还不信,只觉这事实在玄乎,现在我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说这些的时候,张怀志神态又是失落,又是羡慕。

    张远收回剑,脸上难得地出现一丝自得之色:“我也是刚刚达到这境界,刚摸到了边。我听说,王乾元在5年前就摸到了‘神变’的门槛,他说‘宇宙星辰、微尘蝼蚁,都是殊途同归’。之后5年,他便完全沉浸在修炼,日夜琢磨。估计现在也差不多到我这个境界了吧?”

    张怀志摇了摇头:“他不行,他还是差了点。当然,也不远了,随时有可能突破。”

    张远心中油然生出感慨:“噢~吾道不孤。王乾元也是绝顶人物。要是有机会和他切磋探讨一番,该是何等的幸事啊。”

    张怀志被张远的精神感染,他心中对战神境也生出浓烈的向往:“是啊,这样的巅峰强者,要是能和他痛快淋漓地战上一场,死也没有遗憾了。可惜,我离战神境还是差了一点。”

    现在去找王乾元打,差距太大,那不是痛快淋漓,那是自找凌虐!

    这一刻,张怀志隐约觉得自己和张远的精神出现了共鸣,他不再说话,就这么和张远并排站在湖畔,看着一平如镜的明珠湖,心中徜徉着一股豪迈之情。

    明珠湖水波不兴,离湖岸不远处生长着一朵一朵叶宽超过2米的睡莲,更远处的水岸边,则有一片片的青萍水草,更远则是苍茫天地,水和天在极远方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一副让人心旷神怡的自然画卷。

    忽然间,远处的水草微微摇动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如镜湖面也出现了褶皱,又过一会儿,睡莲开始微微摇晃,随后,站在湖岸边的两人就感受到了带着水汽的微风。

    就在这一瞬间,张远心中猛地一动,心中浮现出地球古代的一句话来:‘风起青萍末。’

    同时出现的在他心中的,还有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玄而又玄的意境,在这意境的驱使下,张远忽然拔剑,朝湖面的方向冲了过去。

    张怀志一怔:“总督......”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张远忽然朝湖岸边蹬出一脚,整个人往前‘飞’了起来。

    是的,是飞起来,一头黑的浓烈的头发如黑色火焰一般沸腾,衣角翻卷,明明是靠着巨力跳跃而起,但看在张怀志眼中,却显出一种飘飘欲飞的轻盈感,和飞行无异。

    张怀志眼睛都瞪圆了:“这怎么办到的......前面就是湖面啊,要掉下去了啊!”

    他实在无法理解张远的举动。

    就在下一刻,张远跃力用尽,身体下坠,落在了湖面上,就在他的脚接触到湖面一瞬间,他又猛地踏出一脚。

    “轰~~~”

    晶莹的湖水猛地爆炸,就好像下方埋了一个炸弹一般,这湖水朝四面八方溅射出去,形成一朵巨大的水莲花,在水莲花中,张远身体竟再次腾跃而起,继续往前‘飘飞’,而他的身体,竟然滴水不沾。

    “卧槽!”

    张怀志都蒙了,这一刻,他眼中的张远迅速地从凡人蜕变成神。

    他知道张远踏水而行的原理,但他以为,世界上没有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敏锐,有这样的控制,去用出这样的技巧。

    当这一切呈现在眼前时,张怀志受到的精神冲击前所未有的巨大,这是一种世界观在一瞬间崩塌的幻灭感。

    远处的湖畔,姚小玲也正将镜头摆到张远这边,全息摄像机清晰地记录下了每一个细节,而摄像机的主人却已经完全呆了,因为眼前一幕,原本只出现在她的想象之中。

    “轰~”又是一朵晶莹的水莲花出现,水莲花中,张远又一次前跃,他的身体‘飘飘忽忽’地,就落在了远处的睡莲叶上,然后就这么站住了,站稳了,就好像没有重量似的。

    踏水前行,倚莲而立,张远心中那股奇妙的灵感爆发到了极致,他手中的剑缓缓挥出,剑锋切割着空气,似轻如无物,又似重若千钧,一股强烈的精神威压向四面八方散布出去,睡莲周围三百米水面,在一瞬间静止如镜。

    “风起于青萍之末,逐于天地山林,今时舞剑莲叶之上,心神浪迹星辰之间.......”

    张远口中说着一些似诗似词的话,身体就在睡莲的叶上、花上,跳来跃去地舞剑,每出一剑,就有不可描述的精神威压显出,即使远隔百米,张怀志心中也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绝望,似乎下一刻,他就会被斩首一般。

    他呆呆地站在湖边,看了10秒,额头冷汗如瀑,整个人竟然有强烈的虚脱感,他眼角余光又看有黄影微动,转头看去,就见数百米外的姚小玲已经支持不住,她脸如白纸,整个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竟已经晕了过去。

    张怀志再次忍不住爆粗口:“卧槽~~~这是人能干的事吗?这要是再配合战神机,岂不是天下无敌?!”

    就在这时,张远在一株最高的睡莲花苞上站定了,微风吹动着睡莲秆,莲杆左晃右动,但站在花苞上的张远却如定格一般,纹丝不动。

    “总督,恭喜您新创一套剑术!”张怀志躬身行礼。

    张远面容古井无波,轻声道:“这一套剑法,酝酿多日,今日终于随着灵感喷薄而出。它的诞生,受远处青萍微风启迪,我便称之为‘青萍剑’。”

    说完,他从睡莲花苞上一跃而下,又在水面上连踏2步,重新回到岸边。

    “你那姑娘似乎晕过去了,非常抱歉。”

    “无妨,我去照顾她。”张怀志朝姚小玲飞奔过去。

    张远也没管他,继续回味之前的灵感,独自在湖畔演练起了新创的青萍剑术。

    此剑虽然诞生,但细节未纯,还需要仔细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