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无尽宝藏:新蓝堡行星带

第五百四十四章 无尽宝藏:新蓝堡行星带

 
    神圣决战结束,河越胜利。

    这事让河越行省在星光照耀之地大大露了脸,尤其是作为河越总督的张远,一下就成了星空中风头最盛的战神境强者。

    在普通民众中,张远的名声是如日中天,超强的武力、慷慨、仁慈,简直就是统治者的完美典范。

    在各省总督眼中,尤其是临近河越的黑森林和十字星行省,张远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类,他的存在,让所有总督都显得吝啬、卑劣、无能,有他在,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不起来。

    当然,这是外界的反应,对当事人张远来说,决战既然赢了,那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回到巨熊堡垒后,他便如没事人一般,该吃吃该喝喝,日子过的比以前还清闲了不少。

    决战后第三天,张远正准备去碧水星的温泉山庄泡温泉放松放松,刘睿找了过来。

    刘睿是情报员出身,这人心思敏锐、性情坚韧,大局观极强,一开始,张远是让他作为和地球联邦的主要联络负责人,但时间稍久,这人才华显露,张远干脆让他当了河越行省的主执政官,是整个河越行省各项政务的总负责人。

    刘睿不负所望,整日里忙的看不见人影,河越行省的政务被他处理地井井有条,一切都在稳健高速地往前发展。

    他来找张远,从来没有个人私事,要么是汇报政务情况,要么就是有大事商量。

    这些都是极其繁琐的事情,也是张远最不感兴趣的,所以每次一见到他,张远就感觉脑仁疼。

    “来来来,刘卿,咱们换个地方谈话。”张远拉着刘睿上了总督专用飞船。

    刘睿一看这飞船就知道张远是准备去碧水星泡温泉,忙道:“总督,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刘卿,不是我说你,事情是要办,但也要懂得放松自己,别一天到晚紧绷着根弦。你看看你,这才一个月出头,白头发出来不说,人也瘦了不少......走走走,跟我去好好放松下。”

    刘睿没法子,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张远去了碧水星。

    一阵折腾后,两人便都泡在了温泉山庄最好的一眼温泉中。这地方原本是叶柳烟接待贵客之地,隐秘性好,泉水温度宜人,是个商谈事务的好地方。现在叶柳烟已经成了过去,这好地方自然就便宜了张远。

    放松地躺靠在温暖腻人的石座上,张远笑道:“有什么事,说吧。”

    刘睿立即坐直身体,刚要说话,又被张远打断:“私人场地,别这么正式,放松点。”

    等刘睿重新放松下来后,张远又道:“这里就你我两人,不用和外面一样讲什么礼数。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喊你刘兄,你喊我张远便是。”

    刘睿一脸苦笑,其他也就算了,但让他对张远直呼其名,这实在是办不到,他心里那道坎就过不去。这和深红帝国的尊卑观念无关,而是因为张远的成就和威望实在太高了,即使是按地球联邦的风俗,直呼其名也是不敬。

    想了想,他说道:“我还是喊总督吧,比较顺口。”

    “那随你。”

    刘睿继续道:“今天来,有三件事。”

    张远摆了下手,笑道:“一件一件来,先说最重要的。”

    “好。”刘睿点了下头:“第一件事,是关于新蓝堡矿场的。我们的采矿队在行星带伸出发现了一个纯粹精神原石的矿星,该星直径足有3000公里。据初步估测,其精神原石存储量可能达到7.9亿单位点,目前日开采量可达到85000点以上。”

    85000点纯粹精神,换算成星盾就是850亿星盾,这还是日产量,以这颗矿星的精神原石的存量,足以开采25个标准年之久!

    当然,如纯粹精神原石这种战略资源,没人会傻到将其全部制成星盾,绝大部分都是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只有极少部分才会当做星盾流通。

    但这产量实在高地离谱,财富增加的速度比抢钱都要快,新蓝堡行星带中竟蕴藏着这样的巨额财富,也难怪当初叶柳烟会生出称霸之心了。

    这是一笔非常重要的收入,足以影响地球和人类的命运,张远忍不住拍手大笑起来:“好!太好了!非常地好!刘兄,这笔收入,你打算怎么安排?”

    刘睿早就充分考虑过,他立即说道:“当前,河越行省拥有人口已经达到89亿,在决战之后第二天,人陡增200多万,大部分是偷渡人口,在可预见的未来,河越人口会大幅激增。河越如今基础设施,显然不够承载这么多人口,所以还需要建设更多太空城,这就需要大笔星盾。我算了下,我们至少需要3.2W亿星盾每年的储备,再加上对个人人才的强化支出,以当前产出看,要留20%在河越帮助发展。”

    河越目前算是地球联邦在星光照耀之地的一个桥头堡,先不说这个桥头堡的其他价值,光是蓝堡行星带的价值就无法估量。为了保护蓝堡行星带的安全,必要的投入是绝对少不了的。

    张远点了下头:“20%吗?一年大概就是6.2万亿星盾......可以,就这么办吧!”

    说完,他见刘睿脸现犹疑之色,他便问道:“刘兄,你在担心什么?”

    刘睿凝声道:“总督,我知道,您是打算改造河越土著,将其融入地球联邦,以增强联邦的实力。我担心的是,万一融合不成功,怕是要生出祸端。”

    这是大事,张远也认真起来,他坐直身体,郑重说道:“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所以,我也没期望能在这一代人就完成融合。在我的计划中,这一代是基础,而下一代才是我的目标。新一代的河越人,从小接受新式教育,接受自由和人权的思想,接受地球导师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样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无论是思想还是基因,都和地球人没有区别,这才能成为真正可用的人才。”

    张远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河越的新蓝堡行星带蕴藏着无尽的财富,这笔财富需要强大的军队保护。

    这些军队完全依靠地球联邦来提供,是不现实的,地球联邦对抗魔族已经是倾尽全力,哪有多少余力帮助河越?

    最现实最靠谱的办法,就是从河越就地征兵。

    “一代人?那至少也是10年,我们能在河越坚持那么久吗?”

    “事在人为,如果实在不行,我们便返回地球联邦,从联邦往外推。我相信,到那时,必然会有很多很多深红帝国人响应我们。”

    “他们凭什么这么做?”

    “因为自由是无解的毒药,只要中了自由的毒,那这里的人民就再没法安份了。只要我们地球联邦一直在,这些不安分的人,心中就会一直有希望,就会成为我们的盟友!”

    说完,张远见刘睿眉间仍有愁绪,他笑道:“刘兄,我所求的,不仅仅是短时间的成效,更是长远的收获。你不妨将之看做是播种吧,现在播下种子,随着时间流逝,必然会长出一棵树,结出果实来。”

    刘睿长叹口气:“总督,我知道你这么做是对的,只是前路莫测,心中总是担忧啊。”

    对此,张远也没好办法安慰,他问道:“那么第二件事呢?”

    刘睿便道:“第二件事,也和新蓝堡矿场有关。”

    “哦。”张远笑起来:“说来听听。”

    这一回,刘睿声音刻意放低了不少:“我们的第六采矿队,在行星带深处,发现了一块天然的磁导材料,重量达到31.21公斤。据火焰角的专家评测,这块磁导材料的磁导率达到了5.3元切,比用于战神下段的天青石的磁导率还要高上0.02元切,是品质极佳的天青石!”

    “哦。”张远身体下意识坐直:“这东西目前在哪?”

    “目前还在火焰角的战神工坊。具体的去向,还要总督您的定夺。”

    张远下意识弹着手指,想了会,问道:“地球的各大铑磁引擎研究所对磁导材料有研究上的需求吗?”

    “都有需求。尤其是李先达带头的造化炉实验室,就申请了20公斤的高品质的磁导材料用做研究。可您知道,我们手头可没有这玩意,就只能拖着。所以这段时间,李先达的实验室就只能进行一些外围研究工作。还有其他实验室,也有零零碎碎需求,总共加起来,需要36.72公斤。”

    “要36.7公斤啊......”张远感觉有些心疼,这特么地可是天青石,无价之宝啊,就这么拿去当研究材料,真是......真是让人舍不得啊。

    但他又知道,这是必须的投入,此时若是吝啬,那造化炉、各种新型铑磁引擎,甚至是超越星际帝国的铑磁新科技,全都是空中楼阁。

    沉吟了好几分钟,张远问道:“战神工坊中,无名号机甲的机体材料方面的研究有进展吗?”

    “有。”刘睿点头:“工程师王立先提出,无名号机甲的机体材料的性质虽然特殊,但并没有不可跨越的技术门槛。只要组建专门的实验室,投入重金做试验,很快就能在实验室中合成出来。”

    “王立先?”张远当然记得那个长着一双招风耳的小伙子:“他有把握吗?”

    “这我不清楚,不过他给了我这个。”

    “这是什么?”

    “他说,这是无名号机甲铑磁引擎中的能量导管材料的合成方式,他自己设计的。他还说,利用这个办法,完全可以合成导管材料。当然,代价极高,他估计,合成一台战神级机甲所需的材料,最低预算应该是6万亿星盾。”

    张远拿过刘睿给他的合成图纸,一路看下去,等看完了,他对刘睿道:“这个王立先真是天才。明明是机械工程师,现在倒干上了材料合成的活,还比其他材料专家都干的好。这个合成方式很靠谱,你让他放手去干,钱上面,尽全力支持,一定要尽力弄出战神机的材料。”

    “明白了。”

    说到这,张远心中已经有了定计:“制造一台战神下段铑磁引擎,大约需要2.15公斤的天青石。战神机是河越存在的最大保证,必须保证战神机的存在。这样,留下2.15公斤天青石,其他全发到地球联邦各个实验室用作研究。”

    “是。”

    “还有第三件事呢?”张远又问。

    “这第三件事,就和三皇子楚慕平有关了,他向我们递交了文书,想要对河越来一次公开访问。他还说,想要拜访您。”

    “三皇子?公开访问河越,还要拜访我?这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张远有点猜不透这个三皇子的想法,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一挥手,说道:“让他来,我也正好想见识见识皇子的风采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