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皇女慕怜

第五百四十二章 皇女慕怜

 
    公共频道。

    三皇子楚慕平的声音响起:“我宣布,神圣决战结束。黑水舰队主动认输,雷霆舰队获得最终胜利!”

    这个通告发出后,雷霆舰队停止了对黑水舰队的追击,黑水舰队则摆出防御姿态,缓缓地退离了决战区域。

    大公报直播平台。

    林忆莲终于从黑帝被秒杀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她放慢语速,嗓音低沉:“各位观众,情况很明朗,河越总督瞬间击杀黑帝柳如海这一事实,对黑水舰队的士气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虽然黑水舰队在物理硬件上的损失不大,仍旧拥有可战之力,但舰队上下,从指挥官到基层战士,都没了战意。鉴于此,舰队副指挥官胡元盛选择了投降。诸位请看,黑水舰队已经开始撤退,这场神圣决战,最终赢家是雷霆舰队。更准确的说,这场决战,实质上是河越总督的个人秀场。”

    在林忆莲身后的全息画面中,雷霆舰队放缓了巡航速度,在雷霆号星际母舰的舰首,河越总督持剑而立,在雷霆舰队对面,则是飞速离去的黑水舰队。

    双方对比,一静一动,一个气势沉雄,一个抱头鼠窜,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直播平台议论纷纷。

    “战神就是战神,半点做不得假,黑帝这样的绝顶高手,竟然也是被秒杀的结果。”

    “刚才那瞬息间的交锋,持续时间不过0.1秒,我放慢100倍反复看了3遍,越看越觉得河越总督深不可测。”

    “总督威武!”

    “没说的,一个大写的服。”

    战场周围,随着黑水舰队的主动撤退,黑森林总督和十字星总督的舰队也相继离开了虚无荒漠。

    虽然他们和黑水舰队加在一起,总共有四艘星际母舰,而河越只来了两支舰队,表面兵力似乎占优,但这一切,是在刨除战神之后的对比。

    如果张战神安然无恙,那么河越对阵其他行省就依旧拥有碾压型的优势。只要河越总督拿出战神机甲无名,那么四艘星际母舰和战鹰的区别,不过是陨落时爆炸的更猛烈些罢了。

    公共频道。

    楚慕平再一次响起:“我宣布,从此刻起,张远将是河越行省不可置疑的总督,只要战神张远在世一天,那么河越行省便与叶家人没有半点瓜葛。关于河越行省继承权的争端,到此为止!”

    听到这个通告,关注这场决战的绝大部分河越居民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河越总督没变,那群吸血鬼不会回来,美好的日子依旧会继续,这真是太好了。

    各个直播平台上的留言飞快刷着。

    “这场决战,我算是见识了真正的强者。”

    “所有人都低估了河越总督的力量。不过,河越似乎掌握了不少先进的机甲科技,刚才,要不是有那一次超光速突进,说不定河越总督就完了。”

    “听说河越人现在日子好过的很,到底真的假的?”

    “那必须是真的,我就是河越的。自从新总督上位后,我住的地方各种生活必需品的物价就直线下降。1级纯净水。500毫升只需要1星盾,你们信不?”

    “我擦,这么便宜??”

    “是啊是啊,自从我们星球的领主挂了之后,日子不安稳了一段时间,但很快新政府就上台了。日子就在一天天变好。我就说我自己吧,我没什么本事,就是一个天然红鸭场的养殖工。工作内容和以前一样,但我现在一天工作时间不超过10小时,薪水却提升了2倍,生活成本又大幅降低,反正我年后就准备买一艘私人飞船了。”

    “羡慕。”

    “羡慕+1”

    “我在大公报看到消息说,河越总督亲口承诺为任何前往河越行省的人提供合法身份,这是不是真的啊?”

    “肯定是真的,当初叶家造反,总督二话不说把叶家全族灭了。黑森林和十字星来挑衅,总督就直接神圣决战,这样的总督,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撒谎?”

    “我现在活得还不如一条狗,有一种偷渡去河越的强烈冲动啊。”

    各个直播频道上,一开始还在讨论神圣决战的事,但很快话题就会歪到河越行省的改变上去,每当有河越土著居民描述自己生活改变的时候,便会引起一大片的羡慕之声。

    大公报直播品台,林忆莲正在做最后的决战报告。

    “各位观众,这场神圣决战已经结束了,以战神张远胜利而告终。在可预见的未来,河越行省的政治环境将不会出现大幅波动。众所周知,战神境的强者寿命通常在200年以上,而河越领主当前不过21岁,也就是说,在未来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河越将不会更换主人。”

    “这真是个好消息!”

    “我现在的日子没法过了,我决定今晚就偷渡去河越。”

    “同去同去。”

    林忆莲又示意将镜头对准远处的河越总督,不断放大镜头,以至于整个屏幕上都被河越总督的影像充满。

    看着这个张扬的机甲战士,林忆莲放缓语调:“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河越的变化,很多人肯定都想知道河越总督为什么会这么慷慨?我也有这个疑问,作为大公报的特约记者,我曾有幸面对面采访这位年轻的总督。”

    说到这,林忆莲看到自己的助手小章正奇怪地看着她,她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现在说的这段话并不在计划之内,完全是她自己临时加上去的。

    不过没关系,她有这个权限,对河越总督多报道几句,权当是对决战胜利者的礼赞吧。

    于是,她无视助手小章的提醒,继续说道:“在我眼中,河越总督是个很温和的人。我就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干?他的回答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他曾经也是平民,能体会到普通平民生活的艰辛,他心中一直想要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现在,他有了这个力量,于是他便做了。在我看来,河越总督虽然是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但就这点而言,他说到做到了......好了,本次关于神圣决战的报道就结束了,感谢各位观众收看,再见。”

    她这段煽情的话很有效果,直播平台上再一次沸腾起来。

    “河越总督真英雄也!”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眶有点湿,咦,我好像流泪了。”

    “我决定现在就动身去河越!”

    “我也是。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去有英雄守护的大河越去!”

    直播飞船上,助手小章关闭了直播,惊讶地看着林忆莲:“林姐,你怎么替河越总督说好话?”

    “好话?我只是单纯地在复述客观事实啊。”林忆莲耸了耸肩膀。

    小章无语:“林姐,皇室楚家视河越总督为大敌,你这么做很危险的。”

    林忆莲微微一怔,认真对小章道:“谢谢,我知道了。刚才我也是有感而发,以后我会注意的。”

    九月花号星际母舰。

    楚慕平双手交叠坐在椅子上,目光注视着雷霆舰队上的河越总督,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长吐一口气,说道:“情况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按照计划,他不应该活着的。”

    弑神系统,黑帝柳如海,这两者联合在一起,哪怕王乾元来了,也难讨好处,但河越总督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整个战斗过程中,他完全掌控着局势,黑帝柳如海的表现就好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其中最亮眼的,是他的那台机甲。

    这台机甲的铑磁引擎性能仍旧是末日上段,但其中却加装了大量极其先进的技术,许多技术,连帝国的机甲工厂都没有掌握。

    ‘这些技术,很有可能是叶柳烟的遗产,他主动提出神圣决战,想必就是这个遗产给他的底气......只是他赢了神圣决战,就有了合法的统治权,以后想要对付他,只会越来越难啊。’

    这么一想,楚慕平有些发愁。

    就在这时,楚慕怜轻声道:“大哥,其实,在我看来,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噢~怎么说?”楚慕平眉毛一扬,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楚慕怜声音更轻了:“大哥,您最近深受父皇的重用,但您却是三皇子,绝不可能是帝国储君,对吧?”

    “对。”

    “现在,这个河越总督是父皇的眼中钉、肉中刺,急欲除之而后快。又因为他平民出身,所以在整个帝国,他也是被孤立的存在。对吧?”

    “对。”楚慕平再点头。

    楚慕怜再道:“大哥,您不是储君,却得到父亲厚爱,必然遭到大哥、二哥的嫉恨,我们现在,实在是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楚慕平眉头一皱,只觉自己心跳地非常厉害。

    “妹妹,不要胡说。大哥二哥不是这样的人。”

    楚慕怜不理会楚慕平这毫无底气的话,她抬头直视哥哥的眼睛:“大哥,河越总督形单影只,被众人排挤,急需盟友。大哥,我们虽是皇家子弟,但母族势力微薄,一切全靠我们自己,我们也需要强援。战神张远勇猛强悍,只要大哥肯放下身段,他必然能成为大哥的坚实后盾。哪怕将来大哥不能登顶,等父皇百年后,我们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楚慕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慕平打断:“妹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个张远是我楚家大敌。变节战神不可用,用必反噬,这可是血的教训!”

    楚慕怜瘪了瘪嘴:“我看不见得。再说了,大哥你这么尽心尽力,维护的还不是长兄的帝国,到时候他不认账,你现在又这么受父皇信重,将来下场可未必好。”

    “妹妹,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楚慕平听的心惊肉跳,这些道理,他都懂,但他不敢深想,但现在,这一切却被自己亲妹妹给捅破了,赤裸裸地摆在眼前,他想不看见都难。

    楚慕怜眼眶发红,泫然欲泣:“大哥,对我来说,我的亲人就是你和母亲两个人。皇家其他人,甚至楚家帝业,和我有什么干系?我想的,就只要大哥你好好活着。只要大哥你在,将来就没人敢欺负我和母亲了。”

    楚慕平心顿时软了,他一把将自己亲妹妹揽进怀中,他又想起了远在帝都、备受冷落的母亲,刚才妹妹说的话,不断地在他脑海中翻腾起来。

    “战神!盟友!帝位!这个张远,真的可靠吗?!”

    “可是父亲信重我,交给我这样的任务......大哥是储君,这些年从来没有犯错,大哥的母族势力在帝国根深蒂固,他绝不可能无缘无故被废。父亲已年老,即使能延寿,他最多只能活20年,父亲老去后,大哥会如何对我?”

    “妹妹是皇家女子,将来必然外嫁联姻贵族。这点全由父亲做主,可妹妹性格外柔内刚,极有主见,她要是不愿意,我这个当哥哥的,又该如何?”

    “母亲和大哥感情向来淡漠。父亲百年后,母亲如何自处?”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忧虑在楚慕平脑海中涌现,然后他就发现:“作为皇子,我只有两种活法。要么进,要么退,如今天这般,不进不退。占着让人嫉妒的资源地位,却又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但他能退吗?

    退下去,当一个没有存在感的皇子,向大哥摇尾乞怜,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沦为政治工具,他能甘心吗?

    不,他不甘心啊!

    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河越总督击杀黑帝柳如海时的那一幕,一微秒之间,连换49次身法,剑出如梦幻,以末日上段机甲强行击破末日绝顶战士的成名绝技。

    那一股剑出则无敌的绝世风姿,深深地印刻在楚慕平的灵魂之上。

    ‘21岁,震古烁今,王乾元都没有这样的风采。如能得到此人之助,我怕是真有可能登上至尊之位。可这是一柄双刃剑,用的不好,我自己完蛋不说,怕是整个深红帝国都可能天翻地覆......该怎么制衡这柄利剑呢?’

    正当他陷入苦思的时候,妹妹楚慕怜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哥,你是在担心握不住这柄剑吗?”

    楚慕平沉默,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就异常聪慧,似乎能看透人心,这一回也是同样。

    楚慕怜脸颊微红,低声说道:“昔日王乾元微时,姑母便看出他的潜力,力排众议下嫁于他。如哥哥担忧,妹妹愿学姑母,为哥哥藏剑。”

    楚慕平吓了一跳:“怜儿,你?不,这不行!”

    “为什么不呢?”楚慕怜眸光熠熠:“大哥,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妹妹怎么能独享安乐,总要做些事的。”

    她语气十分坚决,楚慕平张了几次口想要反驳,但最终都没能说出话来。

    最终,他长叹口气:“既如此,大哥我就搏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