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怪这么厉害

第三百六十八章 难怪这么厉害

 
    张远对抗飘雪和黑天魔王,竟然赢了。

    他赢的一点都不华丽,前后就是不停地刺剑、闪避,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非常普通随意,看着就和小孩子玩耍似的。

    可是飘雪和黑天魔王都是绝顶高手啊,要是这样就能被打败,那他们凭什么称霸机甲格斗圈?

    总之,这场决斗怎么看怎么怪,第一时间就让许多人联想到了开挂。

    甚至黑天魔王都觉得无法理解,被踢出局后,他第一时间就找来刚才战斗的视频,开始慢速重放,他要看看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

    看了一遍后,他就一个感觉,张远的机战技巧很高,他把握时机的能力非常惊人,但还有很多细节,他看不大明白。

    于是他返回去又细细看了一遍,这一遍他看出了更多东西:‘这家伙爆发机甲动力的速度非常快,他对机甲掌控度极高,虽然没用什么华丽的技巧,但每一剑都有目的,就好像是一个下棋高手在布局一般。’

    不过,虽然连看了两遍,黑天魔王却依旧没有找到心底最大的疑惑,他想知道张远的刺剑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再次放慢视频,同时将视频焦点聚集在张远的短剑上,开始追踪这把短剑的轨迹。

    这一次,他看的非常认真,大约半小时后,黑天魔王长吐一口气,眼中全是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剑控制到这样的地步。”

    在放慢30倍的视频中,黑天魔王终于发现了张远的奥秘。

    在这视频中,张远每一剑刺出,手中剑都不是单纯地往前,他走的是一道奇特的弧线,剑身还不断旋转着,旋转角速度还大的惊人,而当短剑撞中他的刀时,撞击的次数并不是一次,而是足足36次!

    每一次撞击之后,短剑都有一个微微的旋转回弹,回弹之后又再次前进,一连撞击36刺之后,这把小小的短剑就对他的厚背砍刀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力。

    但这冲击力还是不够的,更关键的是张远短剑刺击的落点。

    黑天魔王发现,无论是对他的刀还是飘雪的剑,张远刺击时发出的劲力都会穿过武器的重心,哪怕是在最激烈的交锋之中,他刺击的位置都非常精确,没有任何误差。

    在重心上施加上一股不弱的冲击力,结果就是看似轻飘飘的短剑,轻而易举地就撼动了他全力而发的武器。

    看到这里,黑天魔王忍不住暗叹一声:“这家伙厉害!”

    这一败,他已心服口服。

    这个战斗视频他看的意犹未尽,弄明白对手的剑技之后,他又开始仔细观察起了对手的机甲身法,在战斗中,他同样感觉对手非常地‘滑’,他的刀虽然快,但对手却总是能恰到好处地躲过去,一次两次是运气,但一直这样,那就肯定是对方的本事了。

    相比于普普通通的机动剑术,张远的移动术显得非常华丽,整台机甲犹如在水面上滑动一般,轻盈地无以复加,速度爆发更是快到惊人的程度,几乎有一种瞬移的感觉。

    黑天魔王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好强!”

    他再次开始也用智脑分析起了对手的移动技,随着智脑不断地输出分析结果,他眼睛越等越圆,一直等所有分析结果出现之后,黑天魔王就感觉自己对机甲的认识被刷新了。

    “世间竟然有这样的机甲技术吗?凭借电磁感应衣和虚拟头盔,真能做到这么精细的操作吗?”

    黑天魔王忽然对张远这个人生出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坐在椅子上静静躺了一会儿,他打开星际战神的游戏论坛,一进去,他就看见许多类似主题的帖子挂在主页,这些帖子全都是在质疑张远,都怀疑他开挂,每一个帖子的点击量还都高的离谱,显然有相当一部分人有类似的想法。

    看着这些帖子,黑天魔王忍不住苦笑一下:“这大概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吧。”

    他重开了个帖子,帖子标题是‘张远战技分析’,发表人就是黑天魔王,他将自己分析得到的结果全部上传到论坛,然后写到:“在被击败的一瞬间,我和大部分一样,都怀疑张远使用了某种非正当手段,于是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去研究战斗细节,然后我就被震惊了。智脑的分析结果告诉我,张远所有机动都符合真实世界的力学原理,而他之所以能击败我和飘雪的联手,完全是因为其高超的战斗技巧。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但这一场决战,我输的心服口服。”

    这个帖子一出,立即就被游戏官方置顶,并被高亮显示,帖子的回复在不到10分钟里就到了上千万条。

    一开始的回复只是单纯的什么火钳留名,等到10几分钟后,第一批看完分析文章的人出现了。

    “这技巧强的有点假了,这真是人能做出来的?”

    “事实就在眼前,怀疑也没用。再说,你真以为你了解人类的极限了吗?”

    “魔王都承认不如对手了,看来这个张远的确是超级高手。”

    .......

    黑天魔王没去看这些留言,他已经下线,找到了张远的通讯号拨过去,他现在对张远这个凭空出现的家伙非常好奇。

    不过事实让他有些失望,通讯接通了好久,对面却一直没有人回应,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黑天魔王才失望地放弃。

    他却不甘心,想来想去,他准备亲自去白鹿城去见一见这个张远。

    就在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通讯却再次响了起来,低头一看,却是军方通讯,接通后,里面出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魔王,有紧急敌袭,立即归队!”

    “是,将军!”黑天魔王心神一凛,顿时就放弃了所有和游戏相关的念头。

    就在黑天魔王赶回太空基地的时候,飘雪和战队成员一齐登上了星际列车,直朝白鹿城赶去。

    星际列车的速度非常快,3个小时后,飘雪就跨越了上千万公里的距离,到了白鹿城甜馨公寓天下第一战队所在的公寓门口。

    “嘟嘟嘟~”飘雪轻轻敲了敲门,一边敲门,她一边好奇打量着这公寓的环境,她没想到,一个拥有如此可怕技术的家伙,竟然会住在这么普通的地方。

    ‘咔擦~’门打开了,门后露出一张年轻清秀的少女脸庞,她打量了飘雪和她身后三个人一眼,略有些警惕地问:“你们找谁?”

    飘雪脸上显出一丝微笑:“你就是艾米丽吧?我是飘雪,请问你们的队长张远在吗?”

    开门的正是艾米丽,她脸上显出一丝吃惊,上下打量了下眼前的女人,这人身高足有一米七五,比她高大半个头,身材匀称,有一双修长的腿。她脸颊有天然的腮红,一双凤眼非常明亮,再加上得体的衣着打扮,无需化妆,就显出一种光彩照人的艳丽来。

    艾米丽心中有一丝嫉妒:“飘雪?你找张远干嘛?输不起吗?”

    飘雪略有些尴尬:“不不不,我输的心服口服。我只是想认识认识他。”

    艾米丽却遗憾地摇了摇头:“那你们要失望了。”

    “怎么?张远不想见我们?”

    “这我不知道。”艾米丽打开了门:“你们别再门口站着了,都进来吧。

    等天风战队的人走进房间,艾米丽带着她们到公寓大厅角的工作台边上:“张远刚刚走

    了。”

    “走了?为什么?”飘雪越发迷惑了。

    艾米丽也不隐瞒,将她遇到张远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和盘托出,等说完了,她说道:“张远是个游学者,他的愿望并不是游戏,而是打造一台真正的机甲,他自己本人也一直梦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机甲战士。你们发出邀战之前,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离开天下第一战队了,决战胜利之后,他就直接离开了。”

    “打造一台真正的机甲?还要成为机甲战士?”站在飘雪身后的长风砸了咂嘴,觉得张远这个人真是疯狂。

    阿香却是一脸敬佩:“我们只是在玩游戏,他却将机甲当做了毕生的愿望,难怪他会这么厉害。”

    飘雪目光则在打量着大厅,她目光定在大厅中整齐摆放的四个球形虚拟上:“那是什么?”

    “虚拟舱。”艾米丽并没有隐瞒:“张远给我们打造的新型游戏控制器,比目前的游戏控制器要好用十倍!”

    “虚拟舱吗?我能试一试吗?”飘雪问。

    “当然可以。”艾米丽走过去,打开了自己的虚拟舱,同时略有些自豪地道:“整个金色天域可就四台虚拟舱,你用了这东西之后,肯定就再也没有心思使用其他机甲控制器了。”

    飘雪半信半疑地进入虚拟舱,按部就班地登录星际战神游戏,进入机甲舱,然后迈出了一步。

    就这一步,飘雪忍不住发出‘咦’地一声。

    一步之后,她又迈出第二步、第三步......最后,她在路上尽全力狂奔,在狂奔中,飘雪就感觉到自己化身成为一个追风的强大战士,她能一跃十几米高,她能用身体直接撞碎岩石,她能一拳将街道上的汽车打碎,那种仿若真实的力量感一下就激发了她心中的热血。

    一直在虚拟舱里体验了10分钟,飘雪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虚拟舱,她也终于明白张远为什么能如此细致地控制游戏机甲了。

    她心中顿时就不服气了:‘难怪这么厉害,原来有这么好的控制器.哼哼,我如果有这样的控制器,也未必会输给他!’’

    “你知道张远去哪了吗?”飘雪目光灼灼地问,她要找张远也打造虚拟舱,无论出多少钱她都愿意,到时候她和队员们再苦炼一番,天下第一必然还是他们的。

    “我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艾米丽失落地摇了摇头。

    “这样啊。”飘雪却并不失望,金色天域虽然大,但信息高度透明,以她家族掌握的能量,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

    “那多谢你了,艾米丽,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艾米丽忽然说道。

    “怎么?”飘雪好奇地问。

    “他说如果有人想打造虚拟舱,不用去找他,去工作台下载机械图纸,照图打造就是了。”

    “嗯?”飘雪心中大喜,她立即走会工作台,打开智脑,果然就看到了虚拟舱的图纸文件。

    急忙将这图纸下载到自己微型智脑上,打开,结果却让飘雪一脸的黑线。

    图纸只打开了一半,然后就停住了,上面跳出一个对话框:‘如需观察完整图纸,请往该账号汇入200万星币。’

    一旁的长风看了一眼,顿时瞪圆眼睛:“200万星币,这家伙狮子大开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