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机甲工程师宋天哲(下)(3/4)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机甲工程师宋天哲(下)(3/4)

 
    迦楼兰,黑岩天城。

    “嘟嘟嘟~哐当~”隔间金属门突然打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时,隔间小床上趴着的一个眉目俊朗、身材修长的年青人身体猛地一哆嗦。

    “又是一次痛苦轮回吗?”年青人看着洞开的房门,白皙英俊的脸庞上显出极度的厌恶,厌恶中又夹杂着绝望的凄凉。

    房间外的过道上,明媚温暖的人造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在地面上映照出一片片圆形的光斑,驳杂的脚步声、喧闹的人声从通道尽头传过来。

    这是监狱中难得的放风时间,本该是轻松一刻才对。

    但年轻人却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神一片麻木,外界的视界再热闹都和他无关,他眼中的世界一片灰暗冰冷。

    十几秒后,房门外传来‘恶魔’的脚步声,又过了一会儿,一群壮汉出现在房间门口。

    “嘿嘿,小伙子,今天很识趣嘛,这就趴好啦。”

    “看这脸嫩的,啧啧,就和娘们似的。”

    “汤姆,你先把风,我先进去爽快下。”

    一个满身青色纹身的光头壮汉走进来,一把将年轻人扯到床边,扯下了裤子,他自己也跟着扯下裤子......年轻人没有做任何反抗,他过去曾经这么做过,但这除了增加他的痛苦外,没有任何作用。

    10分钟后,这壮汉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房间,又一个壮汉走了进来,拿起裤子擦了擦年轻人的屁股,又开始新一轮蹂躏。

    一个小时后,‘嘟嘟嘟嘟~’铃声响起,放风时间结束了,壮汉霎时间走了个干净,房门也再次关闭。

    年轻人蠕动了下身体,一股撕裂般的剧痛从两股间传入脑海,他努力翻了个身,无神的眼睛直盯着天花板。

    “服刑111年,一直到死,我都要过这种日子吗?”年轻人心如死灰,他想到自杀,但他知道这不会成功。

    监狱在每个人身体里植入了电子芯片,一旦有人生命体征出现危险,狱警会第一时间赶过来救人。

    现代科技发达,哪怕大脑开始死亡了,也能抢救回来,一个普通人想要自杀并不简单。

    他如果自杀,狱警同样会来救他,顺便治好他的伤,然后就会迎来新的蹂躏,没人会管他的痛苦,他得罪的人能量很大,没人会自找麻烦。

    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小时,年轻人缓过来了一些,他伸出手,开始在床上写写画画,他写的是一些力场方程式,画的是机甲设计图。

    在这个冰冷绝望的监狱里,这是他唯一的慰藉。

    “杨强,如果有一天我能走出这地方,我一定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我发誓,我一定会!”年轻人用指甲狠狠地抠着墙壁,指甲断了,血流出来,他就用血在墙壁上作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房门竟然开了,年轻人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下意识一哆嗦。

    “宋天哲,穿好衣服,你自由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是监狱狱警。

    “什么?”宋天哲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他立即转头看去,就见狱警手里正拿着一把消磁枪走过来。

    ‘呲~’宋天哲的脖子上被打了一枪,有微微的刺痛,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他知道这是在消除他体内的电子芯片。

    “你运气不错,有人给你交了巨额罚金,把裤子穿起来,跟我走吧。”狱警嫌弃地看了一眼宋天哲大腿上干涸的污迹。

    宋天哲却顾不得这些了,他一把提起裤子,不顾双腿之间的剧痛,飞速爬起身来,不管是谁在帮他,只要能让他走出这监狱就行。

    跟在狱警身后的时候,宋天哲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息心中的激动,他问道:“我能知道保释我的人是谁吗?”

    “我不知道,你见了自然就会明白。”狱警懒得多嘴。

    宋天哲只能压住心中好奇,跟着狱警走向监狱出口,一路走到通道,又坐上反重力悬梯,一路往上,大约半小时后,宋天哲就站在了监狱出口的自由广场上。

    自由广场呈圆形,直径超过300米,上空包裹着半球形的透明罩子,透过罩子能清晰地看到无垠的星空。

    在出口不远处,一艘豪华悬浮车正静静地悬停着,车前靠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有一双幽黑如墨的眼珠,一身黑衣,明明身高只到他肩膀,但身上却显出一股渊渟岳峙的沉厚气势,当面对这少年的时候,宋天哲隐隐觉得对方就是他命运的主宰者。

    他以前在公司年会上见过给他类似感觉的人,听说那是南荒山林星林家的大公子,拥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量,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命运。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小步走上去,然后他听见自己用一种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谦卑声音说道:“是您救了我吗?”

    “上车吧。”少年淡淡看了他一眼。

    宋天哲看了下豪华悬浮车,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他害怕搞脏了对方的车。

    “是租来的车,脏了无所谓,车里有干净衣服,你换了这套囚衣吧。”

    “谢谢。”

    宋天哲这才进了车门。

    悬浮车启动,很快就冲出了自由广场,进入了太空,在太空中一直前飞了30多公里后,前面出现了一艘纯白色的天梭豪华光轮。

    宋天哲认识这飞船,天梭豪华光轮,一亿的天价,上层社会的门票,他再一次感到了自己和少年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时,宋天哲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衣服很合体,他穿着很舒服,整个人也恢复了一丝活力。

    等悬浮车靠近光轮之后,光轮打开了一个口子,有牵引光线射出来,将他和少年牵引进了豪华光轮。

    进了光轮,宋天哲眼睛猛地一亮,视线一下定在前面大厅中的一个少女身上,少女一头灰白头发,眸如点漆,肌肤如玉,整个人似乎散发着光芒,就和天使一样。

    少女一下发现了他的目光,眼睛一下看过来,眸中显出冰冷的寒光:“真是恶习难改,刚刚恢复自由,就忘了教训吗?”

    宋天哲被少女眼中寒光刺的整个人一哆嗦,心中欲念一下消了个干净,他低下头去。

    张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对这个宋天哲的评价顿时低了一大层,他现在怀疑老丁是不是推荐错了人。

    他淡淡地一抬手:“坐吧。我有些关于机甲的问题要问你,希望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

    一说起机甲,宋天哲眼中再次出现亮光,声音也有了底气:“您请问吧。”

    张远拿出一台狂暴级幽蓝剑客的机甲结构图,往前一推,结构图的光影就滑到宋天哲跟前:“这是一台幽蓝剑客改装版的设计图,你看看有问题吗?”

    宋天哲目光看着设计图,神情专注而认真,这和刚才那个谦卑猥琐的家伙完全是两个极端,张远和夏希颜对望了一眼,都微微点头,现在这模样才有点意思。

    大约2分钟后,宋天哲摇头,手指在设计图上做了好几个标记:“这个改装有问题,有很大问题。动力输出和机身结构不匹配,如果强行改装,一旦机甲在全力冲锋时做出极限机动,这几处就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应力集中,这简直是谋杀!”

    张远看了下标记点,顿时非常满意,这张设计图是老丁给他画的,张远来之前,给好几个机甲工程师看过,最快发现问题的人,也花了10分钟,而且还得借助量子脑进行模拟运算,而且没有一个能发现全部问题的。

    现在,宋天哲单纯用肉眼观察,2分钟内就将老丁故意设计的破绽全部找出,这水平的确非常高。

    张远对宋天哲的能力顿时放心,连带着之前对他的坏印象也消散了不少,他脸上出现了真诚的笑容。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需要一个专业的跟船机甲工程师,我们干的是冒险的买卖,非常危险,一直找不到人,老丁就向我推荐了你......”

    一张机甲设计图让宋天哲找回了过去的自信,他深吸口气,说道:“有多危险?”

    “我们是跟魔族打交道,随时有生命危险。”

    宋天哲沉默了会儿,开口道:“没问题。但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要杨强的命,如果你能办到,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我免费给你干一辈子。”宋天哲咬牙切齿地道。

    “没有问题。”张远拍了下手,旁边一个房间门打开,一个满脸惊恐的肥胖中年人出现在房间里,身上被力场束缚着,一下都没法动弹。

    “杨强!”宋天哲眼睛一下红了。

    张远递过去一把匕首:“自己的仇自己报吧。”

    “啊......好!”宋天哲惊了一下,他这辈子没杀过人呢,犹豫了一下,他一下抓住匕首,大步冲进了房间:“杨强,你也有今天,老子特么地是自由恋爱,招你惹你了?还你看中的女人我不配?你是天王老子啊,你看中的女人老子就动不了?我杀了你!”

    宋天哲大吼着,匕首朝杨强心口扎下去。

    杨强大声嚎啕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宋爷,我就是一时糊涂,爷爷哎,爷爷,您就饶了我吧,我喊你爷爷啦!”

    “嘿嘿嘿,老子才不要你这孙子!”宋天哲手中的匕首停在杨强心口上,虽然口中发狠,但却怎么都刺不下去。

    杀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以前从没干过这事。

    “爷爷,我就是你孙子,您饶了我吧。你要多少钱,五十万?一百万?爷爷哎~您说话呀。”杨强涕泪横流,下身满是骚臭味,浅黄色的尿液从裤裆里‘滴滴答答’地流出来。

    看着昔日仇敌如此不堪的模样,宋天哲忽然感到一阵无趣,沉默一阵后,他将手中匕首往地上一扔,转身对张远道:“我不想杀他了,他就是一只下水道老鼠,我杀他脏手!”

    “那你的仇恨呢?”张远问。

    “我不恨了。我以前也荒唐,这次经历,就当是对过去的一个了断吧。”

    “很好。”张远拍掌赞道,他又转头对杨强道:“宋先生是放过你了,你得了一条命。不过你和宋先生一样,都回不到过去了。你身上挂着3条人命,这足够判247年刑。后半生,你就在黑岩天城待着吧,会有人好好‘伺候’你的。”

    说完,杨强就被送出了天梭光轮,光轮外的悬浮车将人接上后,就直接返回了黑岩天城。

    宋天哲看着远去的悬浮车,看着车内一脸绝望的杨强,心中闪过强烈的快意,他知道张远口中的‘伺候’的意思。

    目送悬浮车消失后,他转身对张远道:“机甲的事,以后就交给我。我绝不会让你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