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采阳补阴(3/4)

第一百四十三章 采阳补阴(3/4)

 
    形势对张远非常不利,他几乎注定失败,但在劣势之下,他却没有半点沮丧,他的心神反而变得前所未有的专注。

    “全力战斗到最后一刻,最终的胜利只会属于坚持到底、永不言弃的人!”这是爷爷张德的另一句教导。

    未来是不可预测的,下一秒可能发生任何事,仅仅因为失败概率比较大就心生沮丧,自我放弃,这样的人绝对成不了星空中的盖世强者,这样的种族也必然会在星空中泯灭!

    这一句话,时刻伴随张远。

    外界的干扰如潮水一般褪去,内心的忧虑、紧张、沸腾的战意也都平复下去,变得平静如水,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眼中只剩下前方的对手。

    “叮~~当~~锵~~”

    一圈又一圈空气气旋之中,两仪惊尘剑不断化解着来自娜娜的狂暴攻击,一秒之中,至少要化去13次致命攻击。

    时间一秒又一秒地流逝,流逝地速度似乎越来越慢,张远耳中听到的刀剑碰撞声也不断地被拉长、拉长,变得似乎不再真实。

    “两仪惊尘剑由太极剑法衍生而出,太极生阴阳,阴阳轮转。敌若为阳,我则为阴。待敌阳尽入阴,我则阴尽阳生......”

    脑海中不断流过他曾经看过的两仪惊尘剑的剑理,恍惚间,张远似乎觉得他把握到了什么东西,但当他想要将这东西付诸手中的充能氪金剑时,却总是有一层难言的隔膜无法突破。

    直播间观众自然看不到张远内心的变化,他们看到的就是张远和这诡异的血水晶机甲一直相持不下,同时,在独孤剑神号的机甲屏幕上则显示有一台又一台的机甲正在飞快靠近。

    “怎么办啊,魔族大军要来了!”

    “剑神这回真遇到对手了,这地方又这么狭窄,连之前回马枪战术都不好使了。”

    “我大剑神纵横星海,宇宙无敌,坐等剑神破局!”

    “有自信是好的,但盲目的自信就是悲剧了。”

    “评论狗,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盲目的自信,你当你是能看清一切的上帝啊!”

    这一切对张远没有任何影响,他仍旧一圈一圈地出剑,他能清晰感觉到心中那层隔膜越来越薄。

    “隔膜之后是什么?两仪惊尘剑的真正精髓吗?”张远心中生出一种即将寻得真理的期待。

    他一点都不急,但千里眼却有点绷不住了,等了十几秒后,他忍不住提醒:“伙计,时间不多啦,快点解决!我还要花时间入侵火种机甲呢!”

    这声提醒将张远从专注状态中惊醒过来,他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17秒,再看狂暴点数,只剩下74点,并且还在飞速减少。

    “两仪惊尘剑还是不够,虽然能挡住娜娜的攻势,但攻击力却不足,无法克敌。可我会的其他剑法面对娜娜时却显得不够快,根本没时间发动......难道真要失败?”

    正当这个念头从张远脑海中闪过时,忽然通讯里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采阳补阴,待阴阳轮转,敌阳尽而阴虚,我厚积而薄发,是以克敌!”

    这话来的很突然,但当‘采阳补阴’这四个字出现的时候,张远就感觉自己脑海中似乎有一道惊雷劈过,‘轰隆隆’一下驱散了他脑海中的所有迷雾。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远不知道通讯里是谁说的这段话,但这话却一下将他脑海中的隔膜点破,脑海中顿时生出大灿烂、大光明。

    一刹那,张远终于领悟了两仪惊尘剑的最终杀招的精髓,他手中剑招气势突然一变,从之前的中正平和变得杀机凛然。

    两仪惊尘:烈阳普照!

    这一瞬间,张远的操作速度上升到了极致,达到456个每秒,繁复微妙到了极点,但奇特的是,独孤剑神号的动作却反而变得更加简单了,从头到尾,机甲手中的增压式充能氪金剑就在画圈,画的圈还不是标准的圆,但是,每一个圈都充满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就好像这圈中蕴含着世界的真理一般。

    “当~锵~叮~”

    刀剑碰撞的声音出现了非常微妙的变化,之前的碰撞声,带着一种震颤的音调,让人感觉独孤剑神处于一种弱势,但现在,每一个碰撞声听起来都木木地,不像金属碰撞,倒像是刀砍木头。

    同时,独孤剑神号一改之前弱势,变得越来越强大和主动。

    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言语虽然无法形容,但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这变化。

    就好像你在路上碰见陌生人,有些人面色发黄,精神萎靡,有些人身上却充满了阳光,给人奋发之感,这不用仔细观察,一眼就能分辨。

    “情况变了!”直播间有观众喊出来。

    “我感觉独孤剑神似乎变成了一座火山,一座即将喷薄的火山.....好恐怖!”

    “有可怕的事要发生了吗?”

    张德也看到了,他比《机神》直播频道的观众看到的还要早上10秒,他哈哈一笑,说道:“老刘啊,真是多谢啦。”

    “谢什么,我不过是说了句剑法总纲,揭开了最后一层膜罢了,就算没有我的提醒,他很快也会领悟的。”

    张德哈哈一笑:“可我孙儿现在就要用啊,所以还得谢你。”

    “不说了不说了,就知道显摆!”

    就在这时,地下庇护所的战局出现了突变。

    前一刻,张远和娜娜还有来有往的交手,但在下一刻,原本一直处于进攻一方的娜娜忽然脚步一个踉跄,变得虚浮无力,就好像没了力气一般。

    同一时刻,独孤剑神号机臂上的增压式充能氪金剑却猛地发出璀璨的光辉,独孤剑神号本身也变得雄赳赳、气昂昂,好似突然之间获得了拔山填海之力。

    这就是‘采阳补阴’!

    每一次碰撞,娜娜的恒金刀上携带的力量都在帮氪金剑加速,加速的氪金剑转了一圈之后,这些增加的能量没有任何浪费,全部返还给了娜娜。娜娜可不懂化劲,她只知道硬碰硬,面对更强的氪金剑,她就用更强的力量去对抗,氪金剑也因此得到了更大的加速。

    数次循环之后,氪金剑上积攒的能量就超出了娜娜对抗的极限,于是,她就被打的失去了身体平衡。

    娜娜就好像是森林中贪吃熊,为了吃到树上蜂窝里的蜂蜜,不断推开猎人绑在树上的大木桩,它越推越用力,木桩也晃荡地越来越高。

    最终,熊就被自己推开的木桩给砸下了大树。

    当然,原理虽然简单,但真正实施道剑法中,其操作之精细,远超普通人想象。

    这一瞬间,娜娜变得阴虚无力,而独孤剑神却变得阳刚霸烈,双方优劣,一眼可知。

    张远进入战场以来,任何在张远面前失去平衡的机甲,没有一台逃过被斩的厄运,不存在任何翻盘的希望,哪怕是搭载魔族最新科技的智能机甲战士娜娜也一样。

    一瞬后,火山喷发,烈阳普照,所有阴秽之物全都无所遁形。

    “锵~”一线刺目亮线一闪而过,其轨迹依旧是一道流畅美丽的弧线,娜娜躲闪不过,一双机腿被一剑斩断。

    腿断了,再强的速度也成了无根之木。

    “锵~”又一道刺目亮线如闪电一般一闪,娜娜身体上下部分分开成了两截,两只手臂也掉落在地,整台机甲几乎成了碎块!

    在直播间里,观众们看到这里后,直播画面就显出‘阶段胜利’字样,宣告战斗暂时结束,开始等待下一阶段开启。

    在高级战场模式中,这是常有的事,观众倒没感觉多少突兀,直播结束后,许多人还在品味之前的战斗。

    “剑神无敌天下,谁不服,站出来?”

    “.......看把你能的,那是剑神厉害,又不是你厉害!”

    “话说回来,以前我还能看懂剑神的操作,但刚才直播,我却看不大懂,明明显示操作数高达400,但独孤剑神号的动作却简简单单,好奇怪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大道至简?”

    “还求道修真呢,神神叨叨的。”

    地下庇护所。

    “咕噜噜~”娜娜没有手臂的上半身滚落在地,却还能动,它不断在地面上挣扎着,竟朝庇护所大门滚去,其身体破碎碎块也在地上滚动,试图再一次连上身体。

    张远自然不能让其成功,他再出一剑,将娜娜上半身钉在地上,任其如何扭动都无法逃脱。

    “快,张远,快削掉这东西胸口护甲,里面会有一个控制端口!”

    张远立即照办,氪金剑左右一削,娜娜胸口就出现一个大洞,里面果然出现了一个物理接口。

    他立即将娜娜上半身搬到超级计算机旁边,他这个动作让娜娜的四肢和下半身也跟着滚过来,就好像他手里拿着的一块大磁铁似的。

    “把控制线缆插进去,对,对啦!”,

    张远将控制线缆插进端口一瞬间,刚才还在不断震动试图挣扎的娜娜身体猛地一震,停止了所有动作,就好像昏睡过去一般,但之前被张远切断的四肢和躯体却仍旧朝娜娜滚过来,试图重新和主体融成一体。

    这一回,张远没有阻止。

    “我已经检测到这台火种机甲的识别讯号了。我现在拥有1级权限,破解程序已经启动啦,最多15秒,我就能突破进去,重写控制程序!”

    “15秒?那倒是不错。”张远看了看虚拟舱上的侦测结果,魔族机甲战士已经在突破矿道中的最后一层屏障了。

    不过没关系,庇护所的屏障很厚实,挡住对方15秒时间一点问题都没有。

    15秒之后,他就轻松了,因为娜娜将成为他的帮手,以娜娜的力量,他不用动,她就能轻松解决门外的魔族战士。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第10秒的时候,娜娜身体在外形上已经恢复了,但仍旧静静躺着不动。

    第13秒的时候,千里眼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啦?”张远心中生出不妙预感。

    “不好!”千里眼惊呼一声,然后键盘声噼里啪啦响成一片,同一时间,地面上的娜娜突然‘呼’一声坐了起来,一伸手,将胸口链接的控制线缆给扯掉了。

    “!!!”张远吃了一惊,就准备攻击。

    “等等!你不要动!一点都不要动!隐身,快隐身!”千里眼突然喊住了他。

    “现在什么情况?”张远严阵以待。

    “我不大清楚,好像.....好像把她给解放了。”千里眼说话有些结巴,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