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完美机甲剑神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破禁!(3/4)

第一百三十一章 破禁!(3/4)

 
    张远看了下对抗时间,这场人人对抗才花费了17分钟,离机甲组装完成还有5个多小时,时间还非常充裕。

    本来他只准备教一场的,不过林珑学习速度飞快,他教的也挺有意思,略一犹豫,就道:“也好,那就再来一局吧。”

    两分钟后,两人再度排进人人对抗地图,这回是潘多拉的水晶峡谷。

    林珑迷上了狐妖,一进去就秒选狐妖,张远自然还是一成不变的金色武士,进入游戏后,两人就按部就班地到一个采矿点守着,然后等对方主动来攻。

    奇妙的是,直播间里的观众一个不少,反而多了几百万,大家都来看张远教美女徒弟的。

    “剑神这徒弟......啧啧,怎么说呢,的确有点天赋,学东西飞快。”

    “那是剑神教的好。”

    “我主玩远程攻击机甲,本来以为玩的有点溜了,现在一看剑神的教学,我觉得我以前真是low爆了。”

    这一场新对局只持续了17分钟,17分钟后,4个魔族战士被林珑打爆了3台,剩下一台狼狈逃窜后直接认输。

    最后,林珑还被评为了MVP!

    游戏场景还没退出呢,小姑娘就软语相求:“师父师父,再来一局吧,好不好嘛?”

    “好好好。”张远一心软,又应了。

    结果这一打,就打了足足2个多小时时间,张远陪着林珑足足打了8场人人对抗,除了第一场外,之后每一场林珑竟然都是MVP。

    其中张远一路护持是一方面,林珑本人飞快的进步也占了很大因素。

    “轰~~”随着林珑用小心磁轨炮将一台防御型机甲打爆,第10场人人对抗结束,林珑再一次获得了全场MVP,张远则收获了3点狂暴点,也算小有收获。

    林珑打了个哈欠:“师父,好累啊,我想休息了。”

    张远却没有一点困倦,这样级别的对局他闭着眼睛都能玩,不存在半点难度,不过他也玩厌了:“嗯,出虚拟舱休息下吧。”

    打了这么多场游戏,张远和林珑也算彻底熟悉了,一开始的尴尬也没了,在虚拟舱里脱下动作捕捉紧身衣,换上休闲服后,他走到了飞船中央的圆形大厅。

    过了一会儿,林珑也出来了,她将满头黑亮顺滑的头发扎成了干净利落的马尾,眉如远黛,眸如寒星,身上则穿着飞船里的中性风格的纯白色休闲装,显出一双修长美腿,清清爽爽一美少女。

    张远竟看的心脏猛地一跳,他急忙转过目光,心中暗道:“林将军的基因果真是不错。”

    林珑却不知道张远所想,刚才明明有点疲惫的,但走出虚拟舱后,她就精神起来,小跑到张远对面椅子坐下,兴高采烈地道:“师父,机甲原来这么有意思啊,在机甲里,我感觉我都成超人啦。”

    “是这样的。”张远笑着点头,同时接过机器人递过来的热饮喝了一口。

    林珑则无视了机器人的饮料,她现在只想着机甲呢:“那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样厉害啊。”

    张远哑然失笑,这算什么?还没熟练走,就想着在天上飞啦,不过他转念一想,林珑天赋很好,有目标也是好的,万一以后实现了呢?

    他便认真问道:“林珑,你真想变强起来?”

    “当然啊!”林珑理所当然地道:“这样我就可以和师父一起战斗啦,我要保护师父!”

    张远一怔,倒没想到林珑会是这个想法,他不再开玩笑,严肃起来:“林珑,你要明白,我参加的是真正的战斗,面对的是鲜血和战火,现场非常的惨烈......”

    林珑坐直了身体,也认真起来:“我知道的,我妈妈也在战场,我不仅要保护师父,还要保护我妈妈!”

    说着,她竟然站起身来,走到张远跟前,深深鞠了一躬:“师父,我虽然自己不大会操作,但我一直都喜欢看直播,其实我知道我刚才学的是最最基础的操控技术。所以,请你教我真正的机动技术吧!”

    张远没有说话,他一口一口喝着热饮,林珑就一直弯着腰,没有动。

    十几秒后,张远开口,声音深沉,没有半点少年人应有的清越明亮:“机甲战士这条路,非常艰苦,非常残酷,非常惨烈,每一点进步,每一点成就,都要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

    此时张远的心神非常强大,强度已经高达180点以上,和前世神话级高手也相差不远,当他沉浸在某一种情绪时,其精神感染力相当惊人。

    当声音响起的时候,林珑清晰地感觉到张远话中的沧桑,她脑海中恍惚出现一个模糊的少年影像,这少年咆哮、呐喊、沉默、痛苦,而她竟感同身受。不知不觉间,林珑眼睛就湿润了,泪水模糊了视线,溢出了眼眶,最后从脸颊上滚落而下。

    “师......师父,我不怕吃......不怕......”林珑想说自己不怕吃苦,但她从张远声音中感受到的那种刺人骨髓的痛苦却让她浑身发抖,从小娇生惯养的林家公主向来被周围人捧在手心之中,她从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如地狱一般的苦难。

    这苦难让她心神颤栗,心生胆怯,只想逃的远远的,所以,这最后一个‘苦’字,她一直就说不出来。

    张远伸手轻轻拍了拍林珑的肩膀:“去休息吧,小姑娘。”

    林珑身体一震,她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师父对我失望了吗?他对我失望了吗?他明明和我一样是16岁,却叫我小姑娘,是看不起我吗?”

    “师父......”她抬起头,一双烟云笼罩的眼眸依旧泪眼朦胧,但脸上满是不服输的执拗。

    张远淡淡一笑,他一眼看透了小姑娘的想法:“林珑,未来的路还很长呢,不要那么轻率做出能影响你一生的决定,好好想一想。”

    林珑半知半解,她浑浑噩噩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她脑子里各种念头翻腾沸涌。

    不知道什么时候,曾经在冰冻休眠时做的噩梦再一次浮现出来,她再一次看见了那个张开血盘大口的妖魔,看见了被妖魔一脚一脚踩成肉酱的母亲,最终,画面定格在那一缕从天而降的光辉中。

    这一回,林珑看清楚了,在那如天堂圣光一般的光辉之中,是一只粗壮的机械手臂,它是一台机甲!

    一声呐喊从她心底冲了出来:“不,我不能再这么弱了,我不是远古巨坑,我一定要掌控强大的力量,我要成为强大的机甲战士!”

    这个念头是如此强烈,她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旋风一般冲出房间,正好就看到张远正站在大厅中央练着奇特的体操,张远的神态很奇怪,咬着牙,表情痛苦,额头身体都是汗水,但他的动作却一直连贯流畅,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师父,你怎么啦?”林珑惊道。

    张远没有回答,动作依旧不停,他在练习先天功,同时在忍受着身体强化到精锐段位的剧烈痛苦。

    “远儿,你要记住,想要获得傲视星河的力量,你必须付出无人可及的痛苦!”这是爷爷张德对他说的话。

    “起来,你给我起来!爬进机甲去!”爷爷张德咆哮着,一张脸狰狞如同厉鬼,他将刚刚注射伽马3型强身剂,被无尽痛苦折磨的张远揪起来扔进了机甲驾驶舱,因为在这时候进行训练,最容易形成近乎本能的肌肉记忆。

    在张远原本的印象中,爷爷就是恶魔,但经历星空6年血战之后,他倒是有些理解爷爷的苦衷了。

    和伽马三型强身剂那种让人感到绝望的剧痛相比,强化到精锐段位的痛苦根本不值一提!

    先天功流畅不停,身体肌肉、骨骼、五脏六腑等一切都在按着完美方向重组。

    大约过了15分钟,张远停了下来,长吐了一口气,现在,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精锐下段,强化进度是精锐级:1/10000,能无损驾驶狂暴下段标准机甲,同时还有365点狂暴单作为备用。

    直到这时,他才开口,对一直等在一边的林珑道:“想清楚了?”

    林珑点头:“师父,我不要做软弱的小公主,我要做击败妖魔的守护战士!”

    这一刻,林珑神色平静,但她眼中却燃烧着不屈的斗志,之前那娇嫩柔弱小女儿神态全都不见。

    张远心有感触,他缓缓点头,说道:“远程攻击机甲的基础射击要领,我已经全教你了,练熟了之后,足够你在《英雄》里打到精锐上段。既然想明白了,那就登录《英雄》,靠你自己的力量,打到精锐上段吧。”

    林珑重重点了点头,转身就去了虚拟舱。

    张远又看了下时间,才过去三个多小时,离机甲完工还剩下不短的时间,他便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不过这一次,他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忽然间,他想起了父亲。

    如果历史轨迹不变的话,父亲这会儿应该被爷爷逼婚,最终娶了南荒星域上林星一个不被家族重视的普通林家女,婚后两人生活极不幸福。之后父亲又以中年人的身躯承受伽马3型强身剂的极端痛苦,在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牺牲之后,他勉强获得驾驶了精锐上段机甲的力量。

    张远还记得自己和父亲通话的时候,看到父亲满头黑发已变成了银丝,他还挺好奇,而父亲呵呵一笑,说他紧跟潮流,特意去染了发,当时的他竟然还信了。

    ‘呵呵~当年我真是幼稚啊。’

    张远突然想通了,既然他已经重生而回,还获得了足以傲视星河的天赋,又何必去战战兢兢,循规蹈矩呢?

    “既然我回来了,那总会破坏曾经的历史,既要破坏,何不破坏个彻底?我明明有改变一切的力量,又何必让父亲去承受那非人的痛苦?我何必让父亲忍受不美满的婚姻?我何不用我手中的剑,再造个全新的未来?!”

    好友王成,老丁,千里眼,林冰清,钱连科教授,还有夏希颜,白帝、黑猫女王......一张张面孔在张远眼前闪过,这些全都是能和他站在统一战线对抗魔族的战友。

    “我最大的依仗,绝不是对未来的前知,而是我手中的剑、操控的机甲和身边的战友。多少人能预测到未来,但却无力去改变。多少人看到灾难降临,却只能眼看悲剧发生,而我,却幸运地拥有阻止这一切的力量,我又何必自我禁锢?”

    刹那间,张远觉得自己思想桎梏尽去,整个人看世界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打开个人电脑,拨通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通讯号。

    “嘟嘟嘟嘟~”

    足足半分钟后,对面才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喂,我是张德,你找谁。”

    “爷爷,是我。”

    “你是谁啊?”张德竟记不住张远的声音,只因为过去的张远无足轻重。

    张远心中无喜无悲:“爷爷,我在《英雄》中的ID叫......荡魔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