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神传承系统 > 第十八章 怒火中烧
    父亲南剑离还活着,这个消息一定要告给母亲穆芊芊,给她一个惊喜!

    还有另外一件欣喜的事情,昨天晚上天王斩了河伯,南海明救出沐千雪,系统小灵提醒南海明他的味觉恢复了,为了庆祝这件事情,南海明大吃一通,一个人吃了四个人的饭,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有味觉的感觉真好!”

    南海明拍着鼓的像皮球般的肚子,打着饱嗝,幸福的享受着阳光的温暖,那种食不知味的感觉简直太痛苦了。

    从此南海明爱上了吃,成了一个真正的吃货,他几乎是一路上吃回了巨剑城。

    离开巨剑城近半个多月了,南海明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母亲穆芊芊,一回巨剑城他便直奔南府。

    终于他们四人到了南府的正门,南家是巨剑城有名的世家巨阀,建筑自然是大气恢弘,亭台楼阁林立,十分的气派。

    “少爷,似乎有些不对劲!”

    海东流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前几日他被河伯所伤,至今伤势未痊愈,但他的阅历和敏锐性却还在,未进南府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南府好歹也是大家世阀,门口竟是连个守卫的小厮都没有,事出反常必有妖!

    “娘亲,我回来了!”

    南海明却不管这些,他迫不及待的冲进南府,高兴的大叫道。

    声音传出,可是院子里空落落的,久久没有回应,若是往常,穆芊芊早就迎了出来,他也发现了不对劲,南府静的有些诡异,静的让人有一种压抑感。

    “咦?人都到哪里去了?”南海明嘀咕道。

    他迈开步子,往前厅走去,海东流紧随其后,预防着可能发生的一切。

    柳絮儿之前来过南府,但也被南府的气派所深深的吸引。小女娃子沐千雪彷如一只好奇的喵星人,这看看,那看看,仿佛两只眼睛都不够她用的。

    四人来到前厅,却发现前厅中坐满了人,似乎是在开会。

    前厅的首位空着,那张椅子代表着权利,是一家之主的位子,也是南剑离曾经的位置。穆芊芊坐在首位的下手位置,南家老老少少有坐有站,挤满了前厅,似乎在大声争论着什么。

    “明儿,你回来了。”几日不见,穆芊芊竟是满脸的憔悴,见南海明回来了,才露出几分喜意。

    南家老少看到了南海明,大厅中顿时一片寂静,穆芊芊迎着南海明在她旁边坐下。

    看到母亲穆芊芊眼中偶尔闪过的愁意,南海明莫名的揪心,他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在座的南家众人,道:“各位,不知道我出去的这几日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刚才在议论什么?怎么见我来了都不说话了?”

    南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闪过歉意,竟是都闭口不言。

    南海明脸色一冷,沉声道:“若是让我知道谁趁我不在欺负我的母亲,我定不会饶了他!”

    大厅中气氛一窒,空气似乎凝固,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首座下排第一个座位上一老者慢慢的站了起来,道:“既然大家都不说了,那就容老夫说几句?”

    “大长老有话请说!”

    南海明双目如炬,紧紧的盯着这说话的老者,他是南家的大长老南剑通,此人修为极高,现在南家的第一高手,化象境巅峰的高手。

    南剑通负手而立,捋了捋长髯,道:“刚才李家来提亲了。”

    “提亲?提什么亲?”

    南海明脸色一沉,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

    李家也是巨剑城的世家巨阀,与南家向来不和,南剑离活着的时候,李家一直被南家压着,现在南剑离不在了,李家竟来提亲,这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怀好意。

    南剑通老脸抽了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吞吞吐吐道:“李家老祖向……向夫人提亲。”

    “向谁提亲?”

    南海明一听,顿时大怒,整个人彷如一头发怒的狂狮,双眼中可见熊熊燃烧的怒火。

    李家竟然无耻的向他母亲穆芊芊提亲,而且提亲的对象还是李家老祖,这李家老祖李玄霆大概有八百岁了吧,李家这么做明显是要羞辱南家,甚至想借提亲之名吞并南家。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南海明的你两便是他的亲人,李家竟然敢打他母亲穆芊芊的注意,此刻南海明在心里已经判了李家的死刑!

    那日进入南剑离陵墓的也有李家!

    他还没有找李家的麻烦,没想到李家竟然生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李家,必灭!

    “向你母亲穆芊芊提亲!”既然说开了,大长老南剑通也不在乎什么了,大声道。

    南海明脸色阴沉的可怕,双眼中怒火熊熊,沉声道:“那大长老你是什么意思?”

    南剑通脸皮抖了抖,沉声道:“李家老祖乃天人境高手,而且李家不知道从哪里又请了一位天人境高手来帮忙,我南家断断不是李家的对手,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失了大半的产业,如果我们不答应李家的要求,恐怕……恐怕很难在巨剑城立足啊。”

    南海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南剑通,一字一句的道:“那……大……长……老……什……么……意……思?”

    南剑通深吸一口气,拔高了嗓音道:“老夫希望夫人能答应李家的要求,老夫这样做也是为了南家,请夫人和少爷见谅。”

    “见谅?”

    南海明冷笑一声,嗤笑道:“我听说大长老有一孙女南敏刚办完成年礼,为了南家,我看就将大长老的孙女南敏嫁于李家老祖,如何?”

    南海明此话一出,大厅中顿时鸦雀无声,空气瞬间凝固,火药味“噌噌”暴涨。

    谁都知道南剑通平日里极疼他这宝贝孙女,南海明这样说,无异于竟在老虎屁股上拔毛,着实是胆大之极。

    “你……”

    大长老南剑通一听,果然瞬间暴怒,一张老脸瞬间憋成了酱紫色,咆哮道:“竖子,你竟敢如此侮辱老夫,老夫孙女刚成年,那李家老祖八百余岁,老夫怎么会将宝贝孙女嫁于他?”

    南海明嗤笑一声,争锋相对道:“你这老匹夫,你不肯让你的宝贝孙女嫁给那李家老祖,为何要将别人往火坑里推?”

    南剑通气的浑身发抖,怒道:“那李家老祖是向夫人提亲,又不是向我孙女提亲,你这竖子不要颠倒黑白!”

    “哼,老匹夫,我父亲在时不曾亏待于你,你如今却如此不要脸,简直丢我南家的脸,我南家没有你这样胆小如鼠的老乌龟,我现在以少家主的名义宣布,老匹夫南剑通你已经被革出南家,你已经不是南家的人了,没有权利在这里指手画脚了,给我滚出南家。”南海明横眉冷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