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建造帝国 > 第93章 吴少强
    连续被阿彪按了三次后,寸头汉子也闹明白了所处的环境,看到四周密密麻麻的突击枪,不知是被水激的还是被吓得,打了个哆嗦。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哎呦,彪哥,呵呵,来来来,坐这,好好讲讲事情的经过”杨大利起身看了看满身水渍的寸头汉子,示意阿彪把这货扔到椅子上。

    寸头汉子先是愣了会神,然后茫然道“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看来苦头没吃够啊”杨大利给阿彪打了个颜色,阿彪拿出那把硕大的沙漠之鹰对着寸头汉子的大腿就是一枪。

    “啊··”寸头汉子抱着大腿弓着身子疼的直抽搐,阿彪可不会管他疼不疼,涉黑的人会是好人?单手拎起寸头扔在了椅子上。

    旁边的三个人看的想冲上来,可是被四周密密麻麻的突击枪又逼着退了回去。

    浴室里人一多,封闭的大厅里就开始热了起来,杨大利给领着特战冲上来的赵兵打了个招呼,赵兵安排了几人打开了这巨大的浴室四周的窗户。

    一道道强光照射进来,四周全是直升机,更加惊人的是武装直升机两侧电子控制的机炮和重机枪。

    被风一吹,醒来的曹烈风擦了擦鼻血,刚有所动作,就被三把突击枪顶在了脑门上,被冰冷的枪管一刺激,打了个激灵,等看到四周带着强光的直升机后,脸色苍白的打了个哆嗦,然后被薛秦拎着扔到了沙滩上。

    “说吧,不说的话,今天晚上你们五个一块到松花江水底摸泥鳅去”杨大利掏出烟来,点了一支,吹在了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寸头汉子脸上。

    林子华僵硬的扯着脸想露出个笑容,可比哭还难看“杨爷,您有啥事,咱好好说好么,咱们几个兄弟,确实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您那两个兄弟确实不是我们做的”

    一旁的阿德和吴少强依旧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据我说知,天门在东北只有四个老大吧,不知这位阿德兄弟哪里高就?”杨大利看了看铁塔一般的汉子,欣赏的问道。

    “他是海市钱老板的手下,这次过来是做生意的”林子华陪笑道。

    “海市钱老板?不知道”杨大利抽了口烟,老娄和老丁似乎提起过。拍了拍寸头的后背“不准备说么?那你们五个就去摸泥鳅去吧”

    说完,杨大利一摆手,身手冲出了五个特战,叫阿德的铁塔汉子还想反抗,却被薛秦向着双腿各打了一枪,瞬间老实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你们放了我几个哥哥”

    “呵呵,挺讲义气啊,不过这年头,义气确实能当饭吃,说吧”

    “是哈市的大公子姜涛,他看到了他老子办公桌上的文件,想着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好孬捞一点就够玩几年的了,然后背着他老子查了建造集团的底细,现没什么后台,然后就联系了我,说是事成之后分我三成,我觉得不就是个工程队么,就帮他做了这个生意”

    “那我工程队的合约是怎么回事?不只是漠县工程合同给我改了,大兴安岭地区的合同也给我改了?”

    “这个是黑省的卫省长的儿子卫龙做的,姜涛后来觉这么大一个工程不是他能独吞的,就拉拢了一些朋友,说是有个好项目,完全可以夺过来自己做,不过一些人听说是修路,就退缩了,最后只拉上了卫龙,其他的细节方面我不懂”

    听到这里,杨大利看向林子华,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林子华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杨爷,我们真的没参与,我完全不知道这事,光是大兴安岭地区修建公路和铁路,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我哪敢搅和啊,不说涉及的资金问题,就是背后国家的扶持,我们这小商人也不敢卷进去啊”林子华彻底的怕了,这么大的阵仗,又是直升机又是军队的,今天这事要是没个解决,估计今晚五个人真要去松花江里摸泥鳅去了。

    “听说你们生意做得很大啊”杨大利从赵兵手里拿过一个皮包来,抽出了一叠文件,放在了桌子上,对着林子华和吴少强说道,“天门在黑省的势力真不可小窥,你们是自己说呢,还是我念给你们听听?”

    一直淡定的吴少强仍旧没说话,林子华看了看吴少强,然后无奈的挤了挤脸,仍旧没挤出笑容来,干笑道“杨爷您说笑了,我们只是小打小闹,哪敢在您面前逞大,今后有什么事情,您吩咐”

    “没问你,我问他呢”杨大利指着吴少强说道。

    “杨少,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这件事情完全是个意外,我们并不知情,不过既然涉及到天门,也是我们的过错,彪子随您处置,另外我们赔给您天门在哈市一半的家当如何?”吴少强推开身前的林子华,坐到了杨大利的对面。

    “哦?看来吴兄算是天门在黑省的当家了?”杨大利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戴着一副浅褐色眼镜,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走在大街上,或许会认为是一个大学老师呢。

    “在下不才,被上面看重,委任东三省的管事”吴少强认真的看着杨大利说道。

    杨大利抽了支烟扔了过去,自己点了一支,吴少强接住后,点着抽了起来。

    “赔偿就算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今后呢,我就希望我的生意能在东三省里畅通无阻,当然,我的意思是道上的,明面上的不需要你们操心”杨大利想了想说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道理还是懂的,依照薛秦探查了一个月都没有探查清楚天门的势力,背后肯定还有这不为人知的底细,即使今天处理了这四个人,或许明天天门上面又排下来四个人,今天给他们震慑一下,也好让他们上面收敛一些,至于为国除害,自己都要被赶出国了,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不过哈市的大公子姜涛还有黑省的大少卫龙,有些麻烦啊。

    “好,我们今后在东三省的势力遇到杨少全都退避三舍,绝不阻拦”

    “呵呵,希望咱们以后见面能够愉快一些”杨大利笑了笑,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噗··”

    阿彪手腕一抖,银色手枪消失不见,躺在地上的寸头男子眉心漏出了一个冒着血液的细洞。

    哈市郊外,豪华的两层楼别墅里,一众男子笑闹着打着牌,等着老大回来,忽然空中出现两道拖着尾巴的飞行物。

    “轰···轰····”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