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建造帝国 > 第38章 二月二
    四旋翼直升机停在了空地上,孙老将军马上跑了过去,左摸摸右看看,带着一丝惊叹,望着四个方向布置的螺旋桨,又带了一丝遗憾,两旋翼的还没研究出来呢。≧>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车间工作人员直接把四辆机械开进了四旋翼直升机后舱里,里面的面积大的惊人,足够装下十辆类似的车辆。

    四旋翼直升机毫无压力的升空,而后奔着南方飞去。

    四旋翼直升机:运输机,研究院制造,巡航度35okm/h,可持续飞行6小时。需2星基础人员:3名。

    从这里出,直线飞行,距离也就m,到了国都军区加满油又可以飞回来。

    “老头,记得给上面说一声,一亿的货物,别到时候把我的飞机当做不明飞行物打下来了。”杨大利对着孙老将军说道。

    “你这有电话没?我这就打个电话说一声”

    “有,那,路边就是,投一元硬币,随意打”

    “一分钟一元钱?这么贵?”

    “一元钱随意打,听不懂咋的”

    “可我只需要打一分钟啊”

    “那你别用”

    “好吧,给我一个一元硬币”

    “我xxxx”

    因为看到孙老将军与五爷爷的真挚感情,杨大利并没有立马要求付款,至于这个钱国家会不会赖账,这也是杨大利准备试探的地方,毕竟后面的好东西多的是,如果这一次国家准备豪强抢夺,那看来今后在国外展次级城镇中心就迫在眉睫了。就在杨大利胡思乱想的时候,第二天一早,国都办事处的老张打来电话,说是有一笔一个亿的汇款单,杨大利放下了心中的忐忑,跟老张说明了一下情况,顺便安排了在国都办理拖拉机销售的相关事宜。但心里的警惕,依旧没有放松。

    如今谷地1o个仓库,还有张家屯的1o个仓库,里面停满了拖拉机,整整一万辆,等路修好了就可以直接用谷地的火车运到漠河,再用国家的火车转运到国都。

    至于销售价格,杨大利已经排办事处人员跟国家农业局的主管部门商议了,每辆拖拉机两千元,但是必须要身份证,禁止转卖,维修需要到特定的地点维修。便宜吗?不便宜,在这个年代,处于中上游的工资每月也就一二百,贵吗?一点都不贵,无论是动力,还是省油方面,都要越同类车辆十几倍,而价格更是比市场上的机械便宜了一半还多。因此,杨大利怕有人趁机倒卖赚钱,甚至是转运国外,不得不跟相关部门商议了身份证限购的规定,违反规定,国家有权收回拖拉机而不退款,并且由国都周边的农村农村向四周扩散,杨大利相信,后续源源不断的拖拉机,过不了多久,就会让国家大部分村子,都能拥有一台拖拉机耕地种地,摆脱牛耕人种的原始方法。

    孙老将军似乎不打算回去了,一连十几天,早上跟着老族长打打拳,上午在谷地里转转,看看那些啧啧称奇的建筑,下午和老族长打打象棋,晚上则是在餐厅里看那五十几寸的大彩电,听着里面咿咿吖吖的京凋,小日子似乎过的很满意。

    而他那四十多岁的秘书兼司机加保镖最近也和门卫室的两个士兵杠上了,一开始掰腕子,输了,后来打拳,又输了,再后来实在忍不住连输两局的窝囊气,掏出自己的警备枪比枪法,又输了,再后来就死乞白赖的缠着俩门卫要学这,要学那,看着孙老将军在谷地十分安全,也就不再跟着孙老将军了。

    至于直升机,送他俩来的当天就飞走了。

    二月二日是个好日子,这一天修往漠县的马路和铁路一起竣工了。

    龙抬头的日子里,杨大利手里抓着一把燎豆,一个一个的弹到嘴里,慢慢的噘着。

    “老板,我还是第一次吃这样做的豆子,真香啊”年过半百的娄成海就像个贪吃的孩子,嫌弃一个一个的吃着不爽,就用小袋子装着,不时的捏一把塞进嘴里,使劲的噘着。

    “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怕把牙隔掉,给我点五香的,我给你点甜的”丁国强捏了一把递了过去,藏好自己的,然后另一手要夺老娄的袋子。

    老娄一看急了,“抢个蛋子,我给你拿,唉唉,别扯,扯烂了”

    “老板,这是谁明的吃的,太香了”已经坐上杨大利秘书的小东子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这是咱山东老家的习俗,二月二吃燎豆,辟邪祈福”

    “哦”一群人明白了。

    “大家加把劲,争取多炒点,十点还要举行通路仪式,不只是让咱们的人能分上一小份,那些漠县来的人也都分点,来者是客嘛”

    “好嘞老板”餐厅里一群人加厨师十几口大锅,全都忙活了起来。

    ········

    “马县长,您也去参加那个通路仪式吗?”一名穿着洗的有些掉色的中山装,胸口别着钢笔,约有五十岁的老年人对着远处站着的一个人,大声的喊道。

    “哎,刘书记,你也来了”马县长当然是漠县的县长了,坐上县长三年了,八年前这个破旧的小镇子被提为县以后,上一任累死累活了五年,终于搞出了些县城的样子,被调走了,然后自己上位,可物力,人力所有的资源,能用的已经被上一任全用了,自己上任以后,四处的寻找投资商,开商,可这么偏远的地方,谁会来啊,最后不得不搞起了农业,林业,可这些见效慢啊,本来上任的时候三十几岁,张的还算富态,可现在,看面相就跟刘书记是兄弟似得,看身材,都快瘦成猴子了,看着依旧难以展的漠县,马县长愁啊。

    “马县长,您说这个修路的也真奇怪,人家都是由大城市修到下面去,这个倒是好,直接从山里修出来了”刘书记挨着马县长小声的说道。

    马县长看了看四周,整理了整理自己内套毛衣外罩西装,又加了件防寒服的衣服,“嘘,听说那老板可了不得,跟国家军队都有关系,又是直升机,又是装甲车的,叫咱们去,咱们看着就是了,听说他们还有录像呢”

    刘书记咽了咽口水,连忙点了点头“是啊是啊,那火车修的跟咱们这的火车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