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千零五章 因果现

第一千零五章 因果现

 
    原本,离子冠根本没有关注米悠然和米小经,可在一次偶然的时候,他发现两人竟然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这也是那个敲鼓金仙带来的,因为米小经和米悠然在利用这人,而离子冠也在利用这人,他神识扫过的时候,正好发现了两人。

    顿时,离子冠就动心了。

    他当然知道米小经和米悠然,这两人可是八天帝君的敌人,当然,八天帝君并没有将两人放在心上,不过作为下属,离子冠觉得解决他们,也就是顺手的事情。

    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也参加了这次封堵仙界缺口的任务,很清楚这次收获有多大,他相信只要干掉两人,绝对等同于开发了一座宝藏。

    如果对手是两个金仙,哪怕只是初级金仙,他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可两人明显没有这个实力。

    哪怕米小经是准金仙,但比起真正的金仙还是差了不少,这种顺手发财的事情,真的很难抗拒,而且他相信白帝没空理会这种事情。

    这次任务已经失败,白帝应该会迅速离开,这就是他的机会了。

    离子冠和离子青并不在一起,两人原本距离不远,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本能的各自逃遁,在这种混乱的地方,除非像米小经和米悠然那样早有准备,不然绝对会被冲散。

    一路向外狂冲。

    米悠然并没有发现离子冠,他虽然算计到了危险,可这种偶然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件都能掌控的。

    就像霍子俊原本一直盯着两人,可大陆崩塌后,也只能先顾着逃跑,这时候再盯着不放,那才是真的不明智,这种恐怖的地方,一旦分心,真的不知道会被什么样的力量搅碎。

    最终,米小经和米悠然还是冲到了虚空,两人心有余悸的回头看看,这种威力当真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要不是米悠然早有准备,估计都不可能逃得出来。

    那样就算最终不死,至少也去掉半条命了。

    白帝吩咐了手下几句,自己就先离开了,这次实在有点丢面子,他都不好意思和大家见面,不过该给的奖励还是留了下来,这种事情交给手下办就可以了。

    米小经和米悠然也没有停留,虽然知道白帝会留下奖励,可两人真的不敢耽搁下去了。

    米悠然虽然不清楚离子冠就在附近,但他对危险极其敏锐,这种本能的危机感,让他决定立即离开。

    走之前,米小经发出一道信息,直接给了清微上人,他可不想放弃属于他们父子的奖励,只好让清微上人帮忙带领。

    这奖励可是白帝的手笔,这种高手随便流出来的一点,对他们而言都是宝贝,当然不能轻易放弃。

    不得不跑,这就是米小经和米悠然的悲哀,成长路上总会惹出一些事情。

    尤其米悠然,为了得到这个儿子,之前积累了许多因果,终究还是显露出来,仅仅一个八天帝君,就让他们吃不消了。

    还算是八天帝君养伤去了,可就算他不在,只凭手下也让两人极其头痛,至于其他的,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厉害家伙在惦记着他们。

    米悠然是个果断的人,只要察觉到不安,根本不会有任何犹豫,两人立即远遁,奖励都不去领了。

    而这一点完全出乎了离子冠的预料,他原本以为,这两个小家伙一定会留下来,将白帝分发的奖励领取,那时候他只要盯住两人,不但可以毁掉对方,还能得到白帝给两人的奖励。

    可事情却没有按照他想的发展,没想到两人竟然就这么逃了。

    不但离子冠抓狂,霍子俊一样抓狂不已,他也发现米小经和米悠然不见了。

    这下可就很难找了,之前是因为两人不能走远,需要随时等候白帝的召唤,所以找起来还算靠谱一点,现在再想找到两人,就只能凭借机缘运气,谁知道这两个家伙会跑到哪里去?

    米小经和米悠然逃得极快,也幸亏早有准备,九曲陷仙大阵已经完全收起,虽然也消耗了大量资源和仙石,并且大阵本身也稍稍失衡,可和其他人比起来,已经算相当幸运了。

    九座大仙阵,九曲陷仙大阵是损耗最小的,保留的也最完整,其他大仙阵多少有些损伤,其中甚至有的已经接近崩溃。

    米小经带着米悠然直接一个虚空大挪移,这和宇宙大世界的星空大挪移一样,是跨越式的挪移,一次大挪移距离遥远,可以到达很远的地方,别人想要追踪,那是无比困难的。

    同样是虚空大挪移,人为控制总会有一丝丝偏差,而这一丝丝就比十万八千里还要远得多,想要准确跟上必须有精准坐标。

    然而米小经的大挪移,根本就是随便选的方向,最后会落在什么位置,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连续几个虚空大挪移,米小经也有点吃不消了,问道:“老爹,这里安全了吗?”

    米悠然道:“还是小心一点,后面会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米小经完全无法理解,奇怪道:“他们应该追不上了……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米悠然很干脆的说道:“不知道!”

    理直气壮的不知道,搞得米小经都傻眼了,忍不住道:“那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

    他心里明白,以老爹缜密的思维,是绝对不会胡说八道的。

    “因果而已。”

    米悠然苦笑一声,说道:“为了生下你,我结下了无数因果……没想到最终还是你我来还,这次的征兆已经很明显了,具体是什么我也算不出,因为这牵扯到了我自己……”

    算人不算己,这是算计之人最基本的认知,每个精于算计的人,都没法算出自己的命运。

    当然这是可以解的,那就是算计自己亲近的人和事,这样能够得到蛛丝马迹,多少能够推敲出来,不至于太过被动。

    米悠然知道,现在因果已经爆发,却不知道会如何爆发,所以只能让米小经也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