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786章 ;贵客
    可就在此刻,忽然一道红芒朝着徐不凡击射而来。速度之快,转瞬间就来到了徐不凡跟前。徐不凡见此,也是目光一凝。于是乎,不在迟疑,猛地抬起手来,一把抓过这道红芒来,朝着天灵盖之上一按。

    少许之后,徐不凡的面色之上,便露出了似笑非笑之色了来。当然这传音符忽然进入它们居住之地,上官惊也在注意此事。于是,作为好奇之心,上官惊不在迟疑,迈步上前,笑盈盈的问道;

    “主人,我们的家,既然也有人前来拜访么?既然如此,主人,此人应该是小四吧?”

    在上官惊看来,这来拜访之人,绝对来小四。因为徐不凡在这金萧城中,除了小四,就再无朋友。然而虽说上官惊没有出来陪伴徐不凡多久!但是,小四在这段时日里,也来过几次。徐不凡听闻,也是一脸的铁青。沉吟少许之后,徐不凡这才似笑非笑道;

    “不是,此人来者不善啊!”

    “啊!是谁这么的不长眼,在金萧城中,难道他还敢对主人起歪心思?”

    “哼,此人他应该敢!然而这一次他前来,应该是想要拉拢我。”

    “拉拢你?难道此人来金萧城的势力?”

    “你等会就知晓了,就算是现在的我,也不知情。既然有贵客来拜访,我们可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主人言之有理!既然如此,小婢这就去收拾了。”

    “恩!”

    于是乎,上官惊便再次开始忙碌了前来。话说他的忙碌,其实也没什么。徐不凡的食欲很大,上官惊不过是去准备了大量食物而已。然而徐不凡,则是猛地抬起手来,朝着四周打出了数十个印决来。

    与此同时,此刻只见在徐不凡别院的大门前,一位驼背老者,正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在此等候。可就在此刻,忽然驼背老者的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之中,灵光一闪。

    可就在此刻,忽然轰隆隆之声传了过来。话说这位来者,你千万不能以貌取人。看着此人,那就是那要死不活的。然而他则是在这金萧城,响当当的人物。

    此人不是别人,他正是金萧城的横空一刀,独孤修也。他的身份,则来金萧城的左护法。独孤修见到别院大门已开,此刻的他,面色之上也是露出了似笑非笑之色来,摇了摇头,便不再迟疑,一步就迈入进了别院之中。

    而此刻的徐不凡,则也站起了身来,似笑非笑着看着大门口。等徐不凡看清楚独孤修之后,这也是面色一变。话说独孤修与他,可还有着救命之恩。

    因为在西城门外的一战,若不是有面前之人出现。此刻的徐不凡,他定然已经陨落了。只不过可惜的就是,徐不凡根本不知晓此人的姓名。再有,那就是在这段时日里,徐不凡根本就没有出个门。

    所以,徐不凡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这姓啥名啥都还不知晓。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徐不凡还欠对方的救命之恩。

    这样以来,徐不凡也不好大咧咧的站着了,等待对方的拜访语。与此同时,徐不凡便三步当着两步走,转瞬间就来到了独孤修跟前,急忙弯下腰去,恭恭敬敬的拱手道;

    “昔日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可是铭记于心。不过可惜的就是,在这段时日里,晚辈一直都在疗伤,没有时间前来拜访前辈。今日,还让前辈亲自登门拜访,此来晚辈之罪也!”

    话说虽说徐不凡口头上很是客气!不过他的心中,则如同那明镜似的。对方前来,定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绝对有事。然而独孤修听闻,则是急忙扶起徐不凡,摆了摆手道;

    “小友不必如此,你身为我金萧城人。所以,在我金萧城的地盘,那我金萧城就有义务,保小友你的周全。昔日小友身受重伤,那都是我金萧城之罪,还望小友海涵……。”

    独孤修这话,那也是将金萧城的大义凛然,搞上了天。徐不凡听闻,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再次抱拳道;

    “古人又云,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前辈对晚辈,那还是救命之恩。不管昔日前辈是处于何种考虑,而这一切对于晚辈来说,那就如同来那再造之恩。”

    “咦,独孤前辈!”

    可就在此刻,只见一旁的佣人戚夫人,便一眼就认出了横空一刀独孤修的身份来。当然这在金萧城居住了上千年的戚夫人,能够一眼认出独孤修,那也是很正常之事。

    此刻的他,正在一处角落里闭目养神。然而独孤修的到来,戚夫人这才缓缓睁开双眼。这一睁开双眼,戚夫人便大喜了起来。因为她与这横空一刀独孤修,那也是有着数面之缘的。

    这样以来,戚夫人的心中,那也是忐忑不安至极。戚夫人的不安,她是害怕,自己刚刚看到的希望,对方则不卖自己的账。而大喜,则是她看到了独孤修,她会想到,对方会看在昔日的数面之缘上,救下自己。这做别人的佣人,那是没有修士喜欢的。

    更何况,戚夫人还是合体中期的存在。这合体中期的存在,在金萧城,大大小小,那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在戚夫人看来,此事那就是一大侮辱。

    戚夫人的惊异,当然独孤修也发现了。于是乎,独孤修便朝着戚夫人所在之地扫了过去。然而当独孤修见到戚夫人在此,那也是一愣。于是,独孤修差异少许之后,这才有些差异的问道;

    “小友,这禁道大师戚夫人怎么会在你这里?你们认识?”

    “什么?她是禁道大师?前辈你没有开玩笑吧?”

    徐不凡听闻,一副就如同是听到了那天大的笑话一般似的。然而此刻,则是让横空一刀独孤修更加的看不懂这一切了。于是乎,独孤修便在原地傻傻的愣着,伸出那双弥漫了皱纹的手,挠了挠后脑勺,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