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558章 ;九剑诀
    就这一小举动,顿时就引来了影门众女性弟子的好感。八?一中?文 W≤W≥W≥.≈8≈1≤Z=W≈.≈C≥OM不过此刻的青城,照样是眉头紧皱。看上去此刻的她,就如同是要比众影门弟子,看得远一些一般似的。与此同时,青城不在迟疑,目光缓缓扫过李明星等人。

    此刻的李明星等人,虽说它们没有上前去。但是从它们的面色之上,照样是露出了那凝重之色来。虽说青城,李明星等人对徐不凡的实力强悍,那是深信不疑。

    但是,对方可是足足有着上万人!此番,也不得不由影门这些重量级的存在深思。青城不在迟疑,猛地抬起手来道;“众影门弟子听令,我等绝对要做出随时支援影帝的打算。”

    “是!”

    众影门弟子,那都是修仙者。并且这修为,这还都是筑基期以上的存在。这等存在,又能有几个会是愚笨之辈?刚开始,它们都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不过青城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语,众人那还会想不明白?双拳难敌四手,这在修仙界里,也是如此。徐不凡一身黑袍,威风凛凛的悬浮在数百丈的虚空之中。时间缓缓的流逝,转眼间半刻钟过去了。

    在这半刻钟的时间里,浩然宗众修已经到了徐不凡的四周。浩然宗这一次,不得不说,也是花费了血本。浩然宗这次,出动的门人弟子,既然足足达到了三万余人。

    此刻徐不凡的四周百余丈之处,那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浩然宗弟子。看上去此刻的他,还真如来那四面楚歌。不过在这半刻钟的时间里,浩然宗门主之子,宁岩则早已化着了灰飞。然而在这三万余修士之中,显然宁渊博也在其中。不过此刻看上去的他,这看徐不凡的眼神,就是毒辣无比。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那很有可能,此刻的徐不凡,已经死上千百回了。

    不过此刻在宁渊博身旁,则还有着一位元婴后期的强者。此人来女性,相貌中等偏上,一身华丽的长裙,一尘不染。这看上去,此女就是一个爱干净之人。

    然而在这三万余人之中,元婴期的存在,就足足达到了十人之多。结丹期的存在,则是有着数百人。其余之人,那都是筑基期的存在。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浩然宗,那也是下了血本。

    这等实力,若是放在赵国。就算是赵国的第一大派中山门,全部门人弟子加起来的实力,也没有浩然宗这才出动的力量强大。但是一定要记住,浩然宗在乱心之海,不过只是二流势力而已。就这一点,就足矣证明了,乱心之海与赵国的修仙水平,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大胆狂徒,见到本姑奶奶了,还不快快来受死?”

    可就在此刻,浩然宗的另外一位元婴后期的强者一步迈出,愤怒的咆哮道。徐不凡听闻,嘴角之上露出了讥讽之色来,不屑的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手下败将,既还敢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所谓也。”

    “不知死活,众弟子听令,给我一起上,杀了这帮砸碎,为我们的少主报仇。”

    “是!”

    众浩然宗弟子听闻,齐齐领命道。徐不凡见此,不在迟疑,双臂猛地一震。可就在此刻,忽然徐不凡的身体四周,滔滔煞气溢出。紧接着,九柄细小的飞剑就出现在了徐不凡的身体四周。

    “不知死活!”

    话语刚停,足足三万浩然宗弟子,就已经朝着徐不凡攻了过来。徐不凡见此,双手连连挥舞,口中念念有词道;“鹤鸣东流,万悟轮空,熙宁绝倒,给我灭!”

    话语刚停,可就在此刻,那原本只有寸许大小的小剑,忽然猛地一颤。下一瞬,九柄飞剑就迎风见长。刹那之间,只见这每一柄飞剑,都有着三尺长。

    话说此刻徐不凡所施展的剑诀,这正是九煞剑决。此九煞剑决,唯有拥有者有了九大元婴,加上自己的主元婴,一共十大元婴,这才可修炼九剑诀。

    可就在此刻,忽然九柄煞剑猛地一颤。紧接着,九柄飞剑划破虚空,化着九道长虹,就朝着四周绞杀而去。所过之处,一道道二十余公分长的空间裂缝,便朝着四周吗,蔓延了开来。

    “九件通天灵宝!”

    宁渊博,与那位女子一眼就看出了,徐不凡所寄出的九煞剑。这每一柄煞剑,那都达到了通天灵宝的级别。

    “啊……。”

    九煞剑刚一砸入进浩然宗弟子的群体之中,就有着那血花蹦溅,惨叫连连。时间缓缓的流逝,转眼间两刻钟过去了。然而此刻悬浮在影门上空的,也就只有二十五人了。

    这二十五人,加上徐不凡,就有着二十三人来影门弟子。然而这其余的二人,正是浩然宗的一男一女。话说就在这小小的两刻钟的时间里,足足三万之多的浩然宗弟子,出了这二人,就再无一活口了。徐不凡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手,那就得惊天地泣鬼神。

    “道友,道友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你我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们何必非要斗个你死我活的?既然如此,既然宁家的事情,小妹不管了。道友,这宁渊博你爱怎样处置,那就得看你的心情了。”

    可就在此刻,那浩然宗的女子,娇躯有些颤抖着,迈步上前,低声下气的说道。宁渊博听闻,那原本就愤怒的面孔,顿时就变了形来。宁渊博猛地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盯着那位女子怒道;

    “贱婢,你过河拆桥!”

    “哼,小女子与你也不过只是同门师兄妹的关系而已。而你那不争气的逆子,一天只知道出去惹祸。宁渊博,今日我浩然宗的损失,那都是你一人造成的。你说,你对得起我浩然宗的列祖列宗么?”

    “你给我闭嘴,浩然宗是我的,整个浩然宗都是我宁渊博的。我宁渊博想要将浩然宗怎样,那都是我宁渊博的自由,你管不着,也没有人管得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