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498章 ;夫妻重逢
    当然此刻的徐不凡,他也怒了,并且还是真的动了雷霆大怒。?八一?中??文 W≈W≥W≥.≠81ZW.COM因为在徐不凡看来,君莫问的玉手,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再也没有人有资格这样子拉着她的手了。

    因为君莫问他是徐不凡的老婆!徐不凡作为一个男人,若是有人在自己面前,如同是夫妻一般的样子拉着自己老婆的手。这样以来,若是这徐不凡还无动于衷,。

    那么此番的徐不凡,就将太不是男人了。话语刚停,徐不凡就不在迟疑,身形一晃。如今的五人,只感觉到虚空之中波纹扭动。下一瞬,徐不凡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君莫问身旁。

    度之快,这就别说是那四名元婴中期的存在了。就算是最后出现的元婴后期巅峰强者鬼修,他既然也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身法。高手,绝对性的高手。

    如今在五人的心中,同时升起了这个成语来。徐不凡目光如电,恶狠狠的朝着鬼修瞪去。可就在此刻,忽然一股危险之意从鬼修的心底之中猛地升起。

    这股危险之意来得突然,同时也来得很是诡异。与此同时,鬼修那残迈的身躯猛地一颤。下一瞬,一股冰凉之感,便从他的心底升起。鬼修见此,急忙收回目光,愤怒着咆哮道;“阁下这是何意?”

    “想要杀你!”

    话语很是简单,不过就在徐不凡话语刚一停息之时。就在此刻,忽然一股滔天的杀意,瞬间就传遍了五人的全身。五人见此,同时身躯猛地一颤。

    话说如此之中的杀意,在这五人的身上,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遇到。这股滔天杀意,就算是那名元婴后期巅峰的鬼修,也是自愧不如的。

    可就在此刻,它们只感觉道眼前一花。下一瞬,徐不凡就出现在了君莫问,与鬼修二人之间。可就在此刻,忽然徐不凡大袖一扶。与此同时,只见惊人的一幕浮现了。

    因为就在此刻,忽然一团火焰凭空出现,瞬间就贴在了鬼修先前那拉住君莫问的玉手的手上。顿时一股闻之欲呕的肉臭味传来,紧接着,传入进五人眼睛的一幕,则是那堂堂元婴后期巅峰鬼修的手臂,已经有着那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烈火焚烧,瞬间就传遍了鬼修的全身。

    “啊!”

    鬼修化着一团火人,就连滚带爬,在地上翻滚起来。同时,那求饶的话语,便持续不断的传来道;“道友,道友手下留情。”

    然而此刻徐不凡对对方的求饶,则是无动于衷。如今其余四人的身躯,那都是持续不断的颤抖着。就算是那很是嚣张的萧明,如今也一下子焉了下去。

    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你就得屈服。徐不凡出现的一幕,足可引起众人的重视。与此同时,只见那鬼修的声音越来越小。少许之后,鬼修陨落。而他的元婴,则是被徐不凡收走。

    而他的本身,则是成为了一堆灰尘。可就在此刻,忽然君莫问那巧丽的脸蛋之上,露出了那开怀的笑容来,一把拉住徐不凡的手,嘻嘻笑道;

    “嘻嘻,夫君这些人好无聊啊!”

    “哈哈哈,问儿,那这些人渣该如何去处理?”

    “这个嘛!那就得看夫君你的心情了。”

    话说在修仙界里,那就是强者为尊。若是在强者面前,这捏扁捏园,那也唯有看强者的心情了。四人听闻,niang的这什么来的?自己等人,先前的一幕幕,不过只算得上是一个戏子而已。

    并且,自己等人这还怕了老虎屁股几巴掌。如今的四人,这肠子都悔青啦!不过修仙界里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卖。

    “这位前辈,先前都是晚辈冒犯了。不过晚辈还恳求前辈,你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恕晚辈这一回吧!”

    可就在此刻,忽然百毒老魔对着徐不凡拱了拱手,一副甘心臣服的样子,躬身一礼道。徐不凡听闻,嘴角之上露出了讥讽之色来,似笑非笑道;

    “老家伙,你认为此事可以就此罢休?”

    “前辈,只要前辈肯放心晚辈,晚辈今生今世,可为前辈你老为奴万马。”

    徐不凡的实力,在这四人看来,那出了是震撼之外,那就还只剩下震撼啦!当然这小命,在修仙界里,诸多之修,那都是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

    “哼,原本你有这个资格做老夫的牛马!不过嘛,谁让你冒犯了我的问儿。冒犯我问儿者,这结局那就只有一种,陨落!”

    徐不凡话语森冷!同时在他的双目之中,也露出了滔天的杀意来。可就在此刻,突然徐不凡不在迟疑,大袖一扶道;“赤乾!”

    话说这四人,它们准备一同联手对付那鬼修。这样以来,这四人之间相隔的距离,那就是极为的近。徐不凡的赤乾施展出来,照样是无声无息。

    此番传入进四人的眼中,让它们也不知所措起来。徐不凡的赤乾,也不知可说成是雷声大雨点小呢,还是该说成雷声小雨点大。原本四人还在认为,对方的这一击,不过是在吓唬自己等人而已。

    可就在此刻,忽然它们四人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就如同是在被用那刀子,缓慢的将自己的肉身划开一般。并且每一人的感觉,那还不是一处这种现状。此等现状,则是有着成百上千,甚至更多之处。

    “啊!”

    可就在此刻,忽然四人同时出一声惨叫来。紧接着,血花蹦溅!四人的身躯,顿时就化着了四团血雾,直接爆裂了开来。少许之后,四人爆开的血花,也被徐不凡通通都收入进了混元珠的底层之中。

    可就在此刻,忽然君莫问一个纵身,一下就扑到了徐不凡的怀里。君莫问抱着这想了一两个月之久的怀抱,哭泣着说道;“夫君,你担心死问儿我了。”

    “傻丫头,夫君我又何尝不是?夫君在此地,已经足足等你两个多月啦!问儿,你知道夫君我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是怎样熬出来的么?”

    “夫君,问儿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