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295章 ;围追堵截
    可就在此刻,这片区域,原本很是安静祥和的。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可就在此刻,十道长虹突然破空而来。下一瞬,只见十名身穿中山门服饰的修仙者,就幻化而出。这为的,是一名绝美的女子,修为也是筑基后期巅峰。

    其余之人,修为都不低。最低者,也是筑基中期的存在。显然这一次的一千人,那都是中山门精英中的精英。女子环顾着四周,临近之后,还是没有找到徐不凡的踪迹。

    可就在此刻,突然在十人前方大约百丈之处,虚空之中波纹闪动。下一瞬,一名仪表堂堂的少年,就幻化而出。此人既然也是中山门弟子,修为也是筑基后期,不过不是巅峰。

    “李师姐,我们跟丢了。”

    “什么?以师弟的跟踪手段,既然跟丢了对方,难道说对方现了你的存在?”

    “不知道,原本我与那贼子一直都保持着五六里的距离,一直都相安无事。而就在此地,那贼子的度突然猛地增加。等我赶到这里之时,他既然就全无踪迹了。度之快,则足可堪比结丹期的前辈。”

    不得不说,徐不凡真的失算了。就面前这位筑基后期的修仙者,徐不凡还真没有将对方现。李师姐听闻,皱眉沉思少许后,樱桃般的小嘴微动道;

    “不行,此事我们得赶快通知司马统领。否则,后面若是出现了什么变故,那不是我等担当得起的。”

    司马乐在这些中山门弟子的心目中,那就是统领级别的存在。与此同时,只见相隔这里大约上万里之地,司马乐带着足有上百人,正朝着徐不凡离去的方向赶来。

    可就在此刻,突然司马乐脚步一顿。公孙碗明等百余名中山门弟子见此,也同样停下了脚步来,都看向了司马乐。公孙碗明身形一晃,瞬间就与司马乐并肩而行问道;

    “司马统领,生了什么事情?”

    虽说公孙碗明与司马乐私底下有一腿,但是在门面之上,那还是要以上下级之分的。司马乐没有开口,而是一拍储物袋,取出传讯牌来就贴在了天灵盖上。少许之后,司马乐缓缓放心传讯牌来,面无表情道;

    “此人绝对是徐不凡!他的度,既然让跟踪之人,不到半刻钟,就失去了对方的踪迹,通过乔长老的讲解,一名筑基期的修仙者,度有如此之快,也唯有徐不凡了。公孙道友,传令下去,赶往安全区域与危险区域的交接点处,我们一定要在那里,将此贼子擒住。”

    “是!”

    于是乎,公孙碗明吩咐下去后,又一次的拿出了传讯牌,忙活了起来。而司马乐也是如此。与此同时,只见距离徐不凡最近的十一名修仙者,那李师姐,缓缓放下传讯牌来吩咐道;

    “统领有令,让我们用最快的度,赶往安全区域与危险区域的交接点。贼子,他定然是逃亡了那里。”

    不得不说,司马乐的脑子也够灵光。徐不凡的逃脱路线,也都被他猜想到了。当然此刻的徐不凡,他还在飞快的疾驰着。他动用的度,已经是本身最快的了。

    这一次,徐不凡也是做出了准备。这剑走偏锋,也就是如此了。只要九煞剑一旦炼制成功,到时候徐不凡又会多出一招杀手锏。时间缓缓的流逝,一转眼又过去了两天。两天的时间,此刻徐不凡距离危险区域,已经不足千里的路程了。此刻虽说徐不凡度不减,但是,随时都在观察着四周,看是否有异动。

    可就在此刻,徐不凡目光寒芒大作。不过他没有选择停下来,而是度不减,扬长而去。因为就在他的前方十余里处,一对修仙者,正抬头的看着徐不凡所疾驰而来的方向。

    这一对修仙者,也都穿着中山门服饰。而为的,既然有两人。不用多想,这两人,那都是筑基后期巅峰的存在,一男一女。男子风度翩翩,器宇轩昂,还真有几分阔少的味道。而那位女子,则是一位老太婆。勾络驼背,一头洁白的长。一张老脸上,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弥漫了皱纹。手中拿着一根丈许长的拐杖,看上去,此人也是仙风道骨。

    “吴兴小子,你说此人会是徐不凡么?”

    老太婆摇摇的看着前方,沙哑的说道。话说这声音,已经难听到了紫的地步。听闻,就如同是从九幽之地传来的一般。那有着阔少气势的年轻人,显然就是吴兴了。吴兴眼皮跳动了几下,舔了舔嘴角,感兴趣的似笑非笑道;

    “最好是传说中的徐不凡,此人传闻很牛,我都很期待,能够与其碰面,看看对方到底来何方神圣。”

    如今的徐不凡,这在赵国修仙界,那就是传奇般的存在。当然这吴兴,如今它们一方可是有着足足二十人。这在他看来,灭掉徐不凡,那绝对是不在话下。当然活捉对方,也不用说,一定能行。

    这样以来,可说对于吴兴,与那老太婆二人来说,那是好处多多啊!别说活捉徐不凡后,宗门内丰富的奖励。到时候,自己等人在整个赵国,定然也会名声大起,名扬天下。虚名虚利,这对于某些修仙者来说,也是极为的有诱惑之力。

    “哈哈哈,笑话!我中山门足足二十名精英在此,就算他徐不凡长着有三头六臂,也休想从婆婆我手中逃脱。”

    老太婆狂妄的阴森森道!吴兴见此,皱眉沉思少许后道;“老巫婆,这徐不凡如今在赵国有如此大的名气。再有,宗门内花费大力气,既然都没能将其捉住。此人,也绝非那些酒囊饭袋,定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

    “嘿嘿嘿,老婆子我有同样的想法,就是不知吴兴小子,你有何打算?”

    老巫婆听闻,则是用那让人听了就会做噩梦的嘎嘎之声道。吴兴沉思少许,瞳孔之中寒芒闪过,阴森森的说道;“老婆子,我们不如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