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267章 ;难道来错地方了

第267章 ;难道来错地方了

 
    娘的,太完满了,此女的****太完美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可就在此刻,白袍女子的声音突然传来道;“对的,晚辈二人什么事情都可满足前辈!只要前辈需要,晚辈二人都可伺候前辈。”

    这么一说,徐不凡猛地转过头来。娘的,又看到了那不该看的地方。徐不凡不是圣人,那七情六欲,他也是有的。顿时徐不凡就感觉到了全身热血沸腾起来,而此刻的二女都在等待着徐不凡的呼唤。

    但是,徐不凡绝非那等贪花好色之辈!最后的徐不凡,还是用自己那无敌的定力,将这热火朝天的心情压了下去。此刻的徐不凡也想笑了,因为此次他前来,那是为了材料而来。

    但是谁知道,这里既然是寻找窑姐的地方。二女都在等待着徐不凡的召唤!不过时间足足过去了一刻钟,徐不凡既然都还无动于衷,根本没有反应。可就在此刻,徐不凡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怀里。与此同时,徐不凡不在迟疑,急忙仔细一看。

    娘的,那白袍美女,既然投怀送抱了。白袍女子缓缓抬起芊芊玉手来,轻轻抚摸着徐不凡的脖颈,细声细气的说道;“前辈,晚辈很疯狂的喔,晚辈一定能够满足前辈。等我们事情办完了,你在购买材料也不迟。”

    “是啊前辈,我姐妹两伺候前辈一晚,一共加起来才三千下品灵石。”

    “我kao,打劫啊!”

    可就在此刻,突然徐不凡一把退开白袍女子,挑起了身来。这番,则让二女都愣住了。这两女就算是风尘中的女子,但是这出现了这一幕,这也是让二女的脸都红了起来。徐不凡退后数丈之后,急忙抬起双手来,双手合拢喃喃自语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这厮,既然也装逼着念叨起了佛经来。当然这管不管用,这个就只有徐不凡自己才知晓了。佛经,虽说云鹤宗来道门!但是里面,还是有一小部分佛经的。徐不凡念叨了一会,这才感觉道心中那不怀好意的**,被压了下去。于是乎,徐不凡缓缓抬起头来道;

    “二位请自重,我想我这是来错了地方。既然如此,我们后会无期了,两位告辞。”

    “前辈且慢!”

    可就在此刻,那红袍女子急忙迈步上前道。徐不凡见此,也一愣。于是乎,徐不凡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我这什么都没有做,难道这也要付灵石?”

    “我想前辈你是误会了!当然这先前,那也是晚辈二人误解了。前辈此次前来,晚辈所想,那是单纯的购物。既然如此,那还请前辈将需要的清单列一份出来,晚辈这就去办。”

    经过红袍女子的解释,徐不凡这也明白了。于是乎,徐不凡回到原位,不在迟疑,就拿出了清单。半个时辰之后,徐不凡就离开了中山商行。

    话说这一次他很幸运,他不但将炼制九煞剑的辅助材料全部够齐了。反之,这最末的主材料,徐不凡既然也得到了两种。徐不凡回到客栈,盘膝在练功房之中。不过此刻的他则没有闭目养神,而是皱着眉头,开始苦思了起来。

    “不错,既然在中山商行随便的就够到了两种主材料。而现在的九煞剑,也就只差四种主材料了。无边草,祺祥果,万年寒金,与固体期的九头鸟金丹。不过通过那二女口中得知,这四种材料,看在六个月后的拍卖会上会不会出现。”

    当然不用多想,在赵国这修仙界里,这四种材料都是极为少见,极为珍贵的。时间缓缓的流逝,一晃眼就是第二天了。这一夜徐不凡没有修炼,而是在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一道传音符就破门进入。徐不凡接过传音符来,仔细的一查看。下一瞬,徐不凡的面色之上就露出了感兴趣之色来。因为这道传音符不是别人来的,而正是欧阳文所。

    徐不凡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这才不急不忙的走出了房间。当徐不凡退开房门之时,此刻只见欧阳文已经恭候多时了。欧阳文见此,抱了抱拳道;“胡道友,我们该出了。”

    “好,欧阳道友请带路!”

    徐不凡跟着欧阳文,不一会就离开了中山城。这南岳古荒之地的安全区域,这对于二人来说,那根本就没有危险。时间缓缓的流逝,转眼间六个时辰过去了。

    在这六个时辰的时间里,以这二人的度,也足足疾驰了六七千里路程。可就在此刻,突然从徐不凡二人的正对方一道长虹破空而来。度之快,既然不输给自己二人。

    当然徐不凡的度,那也是他控制的。否则,这欧阳文不早就被他甩掉了。当然这欧阳文是否是在用全力飞行,这也不是徐不凡可知晓的事情。少许之后,长虹就来到了二人跟前。

    徐不凡见此,也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来。此人不是别人,他正是那天与欧阳文有过一面之缘的黄姓老者。黄姓老者见到欧阳文,脸一板道;

    “哼,真是冤家路窄啊!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这家伙?”

    当然黄姓老者不是在说徐不凡,而是在说欧阳文。欧阳文听闻,也没有动怒,只是抬了抬手,没好气道;“黄道友,这真巧啊!”

    “哼!”

    黄姓老者也不多言,一个转身,就朝着三人的正中间,一处峡谷之中扬长而去。欧阳文看着黄姓老者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道;“唉,这老家伙,还真记仇!”

    “欧阳道友,此人与你有仇?”

    “哈哈哈,有仇谈不上。六十年前,此人与我,那还是师兄弟。”

    “什么?你不是散修么?再说了,你们这关系,怎么如此的恶劣?”

    “哈哈哈,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既然如此,我们边走边聊。”

    “好!”

    显然这参加交换会,这峡谷就是必经之路。二人疾驰着,欧阳文就将自己与黄姓老者的事情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