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焚仙之剑 > 第101章 ;两个奇葩
    时间缓缓的流逝,转眼间一刻钟过去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这一炷香,大凯有一个多时辰。而此刻的铁牛,既然还在热身。如今的铁牛,那也是满头大汗。当然就算是如此,接下来的对战,对于此刻凝气期七层的铁牛来说,也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铁牛兄,你也累了吧!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喝上一杯后,再行比试如何?”

    话说这长时间的热身,还真让铁牛有些口干舌燥。于是,铁牛不再迟疑,收起热身,将斧头扔到一边,哈哈大笑道;

    “兄弟,你有酒么?我铁牛告诉你,我这一生,出了烈酒,就再无其它爱好了。”

    “有,在来之前,小弟刚好带了十余坛。”

    “什么?有这么多坛烈酒,那感情好啊!老子喜欢。”

    不难看出,这铁牛就是那等好酒如命的家伙。此刻的他已经远远将这次比赛抛之脑后,在他的心中,那就是只有喝酒。不一会,双方就已经不足两丈了。

    可就在此刻,忽然徐不凡一拍储物袋。下一刻,只见一张华丽的桌子,与两张凳子,就摆放在了赛场之上。紧接着,徐不凡再次大袖一抚,那一坛坛烈酒,就摆放在了桌子上。

    并且在桌子之上,还有着一堆烧鸡。铁牛见此,顿时口水就流出来了。于是乎,铁牛舔了舔嘴唇,也不再迟疑,迈步上前,将一坛坛烈酒放在地上,再将那一只只烧鸡,摆放在了桌子之上。做好这一切,铁牛这才双手叉腰,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道友我们一见如故,既然如此,今天我们就不醉不归如何?”

    这话,直接让徐不凡傻愣在了当场。娘的,天底下,既然还有如此贪吃的家伙。然而徐不凡的傻愣,也是一刹那。与此同时,徐不凡不再迟疑,急忙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

    “好,这好酒当然就要与好友喝才有味道了,来,干!”

    于是乎,徐不凡不再迟疑,抓起一坛子烈酒,打开坛盖子,就朝着口中倒。这番,看着徐不凡,那就如同是在喝白开水一般。铁牛见此,那甘落人后,双手出击,抓起两坛子烈酒来,既然开始左右开弓的猛灌。

    这场景,让台下的观众们看到,那都是面面相觑起来。当然台上的谈笑声,在台下,那是听不到的。而台下的吵闹之声,台上也是听不到的。因为这一切,在每一个比武场地的四周,都布置着有隔音禁制。

    这一切,仙盟大会的主使者,也是为了比试的同道们,不受到外界的影响。与此同时,只见在人群之中,一对百来人的人马。那为之人,是一名老者。老者见到这一幕,恶狠狠的跺了跺脚,指着铁牛所在之地说道;

    “这,这贪吃的家伙,他迟早要被吃死。”

    “师叔稍安勿躁!这人只是凝气期六层的修为。我想以铁师弟凝气期七层的境界,战胜对方,应该不是难事。再说了,铁牛的酒量,这个你也是知晓的。”

    可就在此刻,只见从老者的一旁,一名凝气期八层的修仙者,迈步上前,躬身一礼道。显然这两人,都是这个势力的重量级人物。老者听闻,长长叹息了口气后道;

    “嗯,此言有理,我们要相信铁牛!”

    这里交谈着,当然如今台上的徐不凡,铁牛二人都不知晓。话说如今不光是那里交谈着,就算是下方,诸多与二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修仙者们,也都与身旁的同道们交谈了起来。

    仙盟大会在赵国成立,也不知有多少年啦!但是在赛场之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场景,这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如今的王云仙子见此,也是面面相觑。王云仙子回头看了看林峰,韩梦悦二人,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小子,原来还是个贪吃的家伙啊!”

    “嘻嘻,师尊你是知晓我与弟弟在没有拜入云鹤宗前,所过的生活。而弟弟圸抔篵緲E'E圸抔篵緲还没有改掉。就如今,在他储物袋里的酒啊肉,也还不知有多少。”

    “哈哈哈……。”

    众云鹤宗弟子听闻,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然而就在此刻,林峰突然开口道;“王师叔你放心,徐师弟他有分寸的。若是此次我们又轻松的胜出,那不是很好么?这样子以来,我云鹤宗在这次仙盟大会上,就将埋下了两步暗棋。”

    “哈哈哈,林峰,你对徐不凡很有信心啊!”

    “嘿嘿,那是!”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期待吧!”

    当然众云鹤宗弟子们,对徐不凡也是充满了信心。话说最为看好徐不凡的,那还要数林峰。林峰对徐不凡的看好,就连韩梦悦都不如。因为林峰,可算是两次都栽在了徐不凡的手里。

    当然下面的一切,如今的二人都还不知晓。此刻的二人,喝得那是正酣。时间缓缓的流逝,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了。此刻的铁牛,手中拿着一坛子烈酒,正呼噜噜的朝着嘴里灌。

    台上的一切,也终于将台下各位观众的耐力给磨灭没了。如今还关注着这十一号赛场的,也唯有铁牛所在的势力,与云鹤宗众人了。铁牛手握一坛子酒,摇摇晃晃的呼喝道;

    “兄弟,喝!我们不醉不归,喝个痛快。”

    “喝!”

    徐不凡也是一样,走起路来都摇摇欲坠着。不过铁牛有所不知,此刻的徐不凡,那倒入进口中的烈酒,则是基本上都被他的色条顶着,流向了他的全身。

    “这,这畜生,难道它俩就要这样子喝下去不成?原本我们是可以轻松的赢取这场比赛的。但是,但是这畜生,就要将这大好的机会给送走了,真是气煞老朽也。”

    此刻属于铁牛势力的那老者,说话起来,已经是咬牙裂齿了。反而云鹤宗众人对此的看法,则是大不相同,它们也不知是从何处得来的对徐不凡的信任,一个个既然一副大有深意的看着台上的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