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一章 我可是一个有准备的男人!

第一章 我可是一个有准备的男人!

 
    因为没有惊动任何人,所以这一次的飞行之旅,算是很平静,也很顺利。?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

    从巴伦西亚到阿姆斯特丹用时将近两个小时,而在郁金香之城短暂的停留了半天之后,范毕庄一行三人再次登上了班机,这一次的旅程耗时将是十个小时左右。

    时间已经转到了深夜时分,透过风窗,能够看见外面漆黑的天空,偶尔有星光闪烁,仿若咫尺之遥,会有让人以为星辰就在伸手可及的错觉。

    机舱内已经是一片安静,乘客们大部分都已经进入到了睡眠之中,偶尔还能听到有人轻微的梦呓,不时的有漂亮的空乘小姐经过,细心的为乘客将滑落的被巾盖上。

    “请问需要饮料吗,先生?”

    范毕庄静静的坐在他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云层和星星,兀自呆。

    有漂亮的空乘小姐带着微笑向他询问,将他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空乘小姐再度一笑,慢慢走开。

    回头一看,坐在最外面的耿子羽眼睛上套着一个眼罩,睡得无比的美妙,嘴角边不但有着液体流出,甚至还打起了呼。

    “这家伙睡得就跟一头死猪一样。”旁边的莫利纳无语的抚了抚额,打趣道,“这家伙倒是不认床,在飞机上都能睡得如此安稳,也算是个人才了。”

    莫利纳同样也没有入睡,无论是此前的职业球探,还是现在的足球经纪人,这两份工作都是需要他四处奔波的,对于成为空中飞人的经历,莫利纳早就习以为常。在往常,他对于乘坐飞机不会有任何的不适,不管时间长短,反正都是一闭眼,睡一觉的事。

    不过今天倒是有些奇了,怎么样都无法入眠。或许是因为范毕庄坐在他的身边,始终睁着眼睛,这种“失眠”的状态也将他给影响到了。

    范毕庄淡淡一笑,点点头,又将目光投向了风窗外。

    “想什么呢,范?”

    既然睡不着,那么就得找点事情做,否则这么长的飞行时间,漫漫长夜将是多么的枯燥无聊啊。

    显然,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解闷方式。

    “你说,中国的夜色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和这里一样,有深深的云层,有静谧的星空?”

    范毕庄的语气很低,很轻,有着一丝向往,也有着一丝不自然。

    从来没有踏足过那块只存在于他记忆中的土地,这一次却是要回到故乡,近乡情怯太过夸张,但怅然的情绪是必然的。

    在决定夏天前往中国的时候,范毕庄就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还未等真正踏上故乡的土地,心里却有些患得患失。这样的情绪,让他都有些慌手慌脚。

    想,又不想;期待,又有些惶惶然。

    莫利纳自然能够感受到少年的复杂情绪,不管平日里范毕庄表现得多么成熟,多么沉稳,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生活曾经带给他苦难,让他学会了坚强和独立,但生活却不会交给他一种名为“乡情”的东西,有一种叫做家的东西,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会是深埋在心中的。

    “中国的夜色怎么样我并不清楚。”莫利纳语态轻松的开了一个玩笑,“因为这个时候……中国可能还是下午吧?那里来的星星和月亮……”

    范毕庄怔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然后开始他仿若自顾自一般的述说。

    “在我的记忆中,对于中国,真的没有太多的印象,从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加泰罗尼亚,并不是巴塞罗那市,应该是在距离巴塞罗那不远的一座郊外小镇吧,我已经不记得那里叫做什么了……”

    “……我四处走,四处流浪,为了让自己的肚子不再感到饥饿,为了让自己不受到别人的欺负,我……”

    “后来阿苏塞娜姑妈找到了我。当那个带着温暖笑容的女人将手伸向我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了天使的笑容,是的,阿苏塞娜姑妈就是那个最圣洁的天使……阿苏塞娜姑妈抱着我一直哭,一直叫着‘我终于找到你了,孩子!’”‘你有家了,孩子!’,当时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怀抱,好温暖,真的好温暖……”

    “我们在巴塞罗那定居下来,我有了自己的家,一个新家,也有了亲人……可是后来……阿苏塞娜姑妈走了……很可笑吧,姑妈的亲戚们很少来巴塞罗那市,不过在她走了之后,全都冒出来了,房子,车子……一切的一切,他们都拿走了……我只能再度流落街头……”

    “其实我不在意那些东西,真的不在意……我只想要姑妈永远在我的身边,可是……后来普埃塔先生来了,我就去了Tongs,一直生活在那里……直到你找到的时候……”

    “那是一座悲伤的城市,也是一座充满记忆的城市……温暖过,寒冷过……”

    范毕庄静静的述说,莫利纳静静的聆听,少年过往的经历,莫利纳自然是清楚,只是再一次听少年说起,心里的酸楚还是不断的涌出。

    一个少年,从小就流落街头,为了生存而挣扎,这样的画面一**的冲击着莫利纳的内心,却只能化作是一抹叹息。

    “孔特拉雷斯先生,你说……”范毕庄将脑袋转了回来,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莫利纳,“那里,会有家的感觉吗?”

    “会吧。”

    将到了嘴边的“不知道”三个字咽了回去,脱口而出的是两个肯定的字眼。

    品尝过生活的人情冷暖,经历过人生的百态,少年对于“家”的渴望是乎常人的。

    莫利纳指着风窗外的漆黑夜空,还有那未知的远方。

    “一定会的。”

    范毕庄笑了,终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莫利纳也笑了。

    漆黑的星空中,一架巨大的飞机仍旧在平稳的飞驰,少年的心,已经飘向了他心中最向往的目的地。

    ………………………………………………………………………………………………………

    “阿嚏!”

    “阿嚏!!”

    “阿嚏!!!”

    北京都机场大厅口,三个人影并排而立,而一个身上挂着七八个大包袱的男子捂着鼻子连连打着喷嚏,有清凉的夜风吹过,鼻涕与眼泪齐流。

    正是范毕庄一行三人。

    经过了十个小时左右的航行,三人终于是平稳的抵达了北京。

    从阿姆斯特丹起航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泛黑,而落地之后,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因为时差的原因,这个时候正是北京的凌晨深夜。

    在飞机上的时候,范毕庄还曾询问过莫利纳,是否能够看到中国的夜空。现在确实是看到了,不过感觉却不怎么样,漆黑的夜空上似乎被一层灰黑色的气体笼罩着,这点倒是跟总是雾霾沉沉的伦敦很像,天空总是阴沉,星星总是掩藏不见。

    虽然现在已经是接近五月中旬,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但是春意的寒意料峭却还是从四面八方涌来,尤其是在夜晚,温度更是接近零度左右,微风吹过,那种冷冽的感觉,还是令人忍受不住。

    耿子羽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那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愁苦模样,很是令人忍俊不禁。

    “谁让你跟头猪一样,在飞机上睡得天昏地暗,要不是我使劲踹了你几脚,就算到站了,你还舍不得从美梦中醒来呢!”

    莫利纳笑骂着说道,对于耿子羽睡觉的本事,他也算是心服口服了,十个小时的时间,这家伙没吃过一点东西,没喝过一滴水,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就那么稀里糊涂的一路睡到底。

    其间还引过一点小风波,因为这家伙睡得太死了,乍一看上去就跟睡到天堂了没啥区别,空乘人员当时还被吓得不轻,以为这名乘客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导致一直昏睡不醒,随机的医疗人员还急忙忙的跑来给他做了一个检查。

    结果自然是屁事没有,这家伙就是嗜睡。

    耿子羽没有理会莫利纳的调侃,而是张开了双臂,像是想要拥抱住身前的空气一般,咋咋呼呼的大喊大叫。

    “这就是中国,这就是北京啊!”

    “北京,我胡汉三……不是,我耿子羽又回来了!”

    疯疯癫癫的嘶喊,引的周围路过的旅客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眼神,甚至还有人偷偷的绕着几人走,很显然,是将范毕庄一行人当做是脑袋有问题的精神病人了。

    范毕庄无奈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和耿子羽保持了一段距离。

    耿子羽丝毫没有察觉,刚刚吼完,因为又有夜风吹过,忍不住又是一个连环喷嚏,使得他张开的嘴巴都给糊住了。

    这家伙也不嫌恶心,就用袖子随意的一擦,然后便蹲下身子,打开了一个包袱。

    “哈哈哈,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我早说过了,我耿子羽是一个有准备的男人!你们只背着一个背包,能带些什么东西?哈,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

    “来吧,范爷,莫利纳先生,都给换上吧!”

    耿子羽从包袱里拿出了三件羽绒服,给范毕庄和莫利纳各自递了一件,自己又给套上一件,身子这才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准备确实很充分啊。”

    莫利纳也不由赞叹了一声。他在来之前倒是做了不少功课,但有些细节确实注意不到,对于北京的天气情况,他一个老外,哪里谈得上有经验。

    好在有耿子羽这个“地主”,有他跟着,打点方方面面的事情,这一次的中国之行,会少了不少麻烦呢。

    “你还算是有点用处,耿大记者。”范毕庄揶揄了一句,随即点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