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两百七十六章 又有白痴在作死了!

第两百七十六章 又有白痴在作死了!

 
    在这个下午,范毕庄一伙人可谓是被主教练折腾了个够呛,在跑完十圈之后,佩莱格里尼又将他们留下来,狠狠的操练了一番,这才暂时的放过了他们。八一?中文网 ? W?W㈠W㈠.㈠8?1ZW.COM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对于敢无视球队纪律私自“脱逃”的球员,智利老帅可是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软的,他表示,从明天开始,范毕庄等人的训练量会至少加重一倍,持续时间是一个星期。

    更严厉的惩罚还在后面,在周末的联赛中,他们几个人将面临队内禁赛的处罚,也就是说,在下一轮客场与毕尔巴鄂竞技的比赛中,背负着队内处罚的范毕庄几人,将无法出场,甚至都不会被列入十八人大名单。

    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惩罚了,当然,除了让这群刺儿头们长点教训以外,佩莱格里尼还考虑到了其它方面的因素,新年以后,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以范毕庄为的一众主力的出勤率极高,几乎是场场打满九十分钟,要再算上前半个赛季,这样的损耗下来,就算是铁人都受不了。

    比利亚雷亚尔毕竟不是什么大球会,没有太多可供轮换的替补球员,板凳深度不够,所以想要取得好成绩,就只能死撑着用一套阵容打天下。佩莱格里尼决心改变这一点,所以才会在冬季转会期大手笔的招兵引援,为的就是让阵容厚实一些,能够让主力们有喘息之机。

    这段时间以来,球队的成绩很是不错,联赛排名也是一个劲地向上猛蹿,如今的他们暂时位居积分榜第四位,几乎看见了下赛季进军欧冠联赛的希望,身上的压力可谓是轻了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智利老帅就在考虑着在一些对手实力不强的比赛中,让更多的主力球员进行轮换,同时也是给新人们一些机会。所以这一次,也是借着范毕庄等人“逃训”的由头,干脆就给他们放个假。

    范毕庄等人倒是不清楚主教练的良苦用心,对于他们来说,身体上的折磨也就罢了,这能够接受,毕竟犯了错就要认,挨打就得立正。但是不让他们出场比赛,这就足够令人垂头丧气了。

    几名球员连连摆正态度,心虚的承认错误并且求饶,但主教练依然不为所动,无奈之下也只能认命,接受下轮联赛坐在看台上的悲惨命运。

    …………………………………………………………………………………………………………………………

    虽然确定下轮联赛无法出战没,但该训练的还是得训练,似乎是为了博得主教练的同情和原谅,范毕庄几个人在第二天的训练中表现得格外卖力,一副“您看我很乖,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求放过!”的模样,倒是让佩莱格里尼和鲁本先生看得是哑然失笑。

    但决定已经做下,自然是不会更改,范毕庄等人“求放过”的心思注定只能落空。

    常规的训练结束后,收拾妥当的球员们三三两两的准备离开。范毕庄几个人却是留了下来,球队内部惩罚还没过呢,他们只能是继续留在训练场里,加练两个小时。

    “还真是可怜啊,白天的时候如此受累,这会儿又得继续受累,啧啧,这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啊,所以说,刺儿头还是不能当的啊!”

    看着还在训练场上绕着跑圈,挥汗如雨的几个人,费尔南德斯如此轻声感慨,他有些庆幸,昨天罗西还邀请他一起逃训,幸好自己拒绝了,否则此时受苦受累的人当中,必定也少不了他的身影。

    “只是多跑个几圈罢了,对他们来说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曼努埃尔先生有他的打算,在联赛逐渐进入冲刺阶段的时候,他可不会真的狠下心来,冒险对自己的球员进行太过严厉的惩罚。”

    里克尔梅在他身边站着,听到他的感慨,扭过头来轻轻笑了一下。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足球,颠了两下,慢慢的向场上移动而去。

    “喂,罗曼,你不回家的吗?训练可是结束了。”费尔南德斯朝着他的背影喊道。

    “再练一会儿吧,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可以做,每天陪范在训练结束后加练一会,早就成习惯了,不多动动,反倒浑身不自在。”里克尔梅回头又是笑笑,“你也知道,我年纪可不小了,不多活动活动,状态可不是那么好保持的。”

    “哈,你可真努力。那么,我就先走了,罗曼。”

    “明天见,马蒂亚斯。”

    转过头,费尔南德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些人还真是够勤奋的啊,可是又有多大的作用呢?球员最重要的是天赋,只要不懒惰,那便足够了。”

    费尔南德斯的想法很正常,事实上,这也是众多南美球员普遍的一个常态,南美球员往往大多都是天赋出众,技术出色脚法细腻,但相较于欧洲球员来说,他们在纪律性上就要差了不少,他们的作风比较懒散一点,不喜欢太过严谨死板的生活方式,对待训练也是一样,他们只愿意完成既定的训练量,而不乐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练习补强。

    很多人都说成功是源自九十九分的汗水,和一分的天赋,但当天赋达到了九十九分,那么只将精力分出一分,用在努力上,这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反正在费尔南德斯看来,他就是一个天赋型的球员,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相信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能一飞冲天。至于汗水和努力,哈,能过得去就足够了。

    挎着运动桶包,费尔南德斯溜溜达达的走出了训练场,不过很快他就站住了脚步,他现正前方站着一个穿着米黄色风衣的女人,正驻足在栅栏外,专注的看着训练场。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尽管面貌上看起来似乎有些冷冰冰的气质,但不可否认,这令她更增添了一些高贵的气质,就像是一座冰山,虽然冰冷,却足够巍峨,令人禁不住的想要去攀越。

    尤其是她的一双美腿,修长笔直,尽管被黑色的长裤所包裹住,却丝毫不影响美感,有种无法言喻的吸引力。

    费尔南德斯在脑海中禁不住的拿对方和他的女神费丽莎相比较了一下,却是觉得,两者各有各的美,费丽莎是那种俏皮纯真的青春美,而这位冰山女人,则是一种成熟、知性,甚至是混杂了性感的美。

    两人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真是一个完美的漂亮女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费尔南德斯自然也不例外,他由衷的轻赞了一声,踌躇了一下,抬脚走了过去。

    很多职业球员的日常生活都是很简单,甚至是枯燥的,除了训练比赛,他们很难有太多的时间出去游玩。再加上现代足球的竞争激烈,所以很多球员喜欢在闲暇之余去酒吧里坐坐,喝点酒缓解无聊的精神状态。

    而不喜欢混迹夜店的球员,那么除了窝在家中看电视看录像或者打游戏,那还真是没有什么娱乐节目了。

    费尔南德斯不喜欢泡夜店,尽管大部分南美球员都喜欢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可他就是没多少兴趣。但是南美球员浪漫的因子他还是有的,见到漂亮的女人,他还是很乐意上前去搭讪一下的——万一成了呢?真要是那样,以后的夜晚可就不会那么孤单寂寞了。

    “哈,美丽的女士,我能够坐在这里,和你一起观看训练吗?”

    费尔南德斯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阳光的笑容,双手转了转,更是做了个绅士的礼节——这是他从电视上学来的,认为很酷的他一直幻想着在某些场合,能够在女士面前排上用场。这不,现在就活学活用上了。

    而这样做的效果就是……呃,没有效果。

    冰山依旧是冰山,没有任何回应,眼神更是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自顾自的看着训练场,仿若那里有什么彻底吸引她注意力的存在。

    这种无视的态度让费尔南德斯很是尴尬,甚至他都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这两天还真是流年不利,昨天见到了自己喜欢的电视明星,结果被女神戏弄了一通,今天在训练场又惊艳的现了一名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士,结果呢,冰山压根就把他当作了空气。

    费尔南德斯不想放弃的再次出声:“美丽的女士,看你的样子,你是很喜欢足球这项运动?哈,我就是一名非常专业并且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没错,我就是这里的球员。我觉得你需要一名专业的‘解说员’,哈,我认为我就是这个人选。”

    冰山依旧不为所动,费尔南德斯彻底的没辙了,垂头丧气的他无奈的摇摇头,只得转身准备离开,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却是看见眼前的女子,脸上突然绽放出了笑容。

    这一刻仿若是冰山笑容,颇有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思,费尔南德斯都有些看得痴了。

    而这种“痴”,连三秒钟的时间都没有保持住,而后心中便是止不住的羡慕嫉妒恨,有种哔了狗的郁闷感觉。

    范毕庄已经走到了近前,脸上带着些许的错愕,看着眼前的女子,疑惑的叫了一声:“贝拉?”

    费尔南德斯清楚的看到,冰山女神,也就是这名被称作贝拉的女子,带着喜悦的情绪,上前和范毕庄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好久不见,范。”

    一向高冷范的贝拉却突然做出如此亲昵的拥抱动作,范毕庄都是给愣了一下,不过出于礼节,他还是和对方互拥了一下,然后分开,嘴里嘟哝道:“其实也不算很久……”

    贝拉轻笑着点头,对于范毕庄来说,分别不过还不到两个月,但是对于她来说,却仿佛已经过了两年——她并不清楚这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而且开始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有时候,她就是会莫名的怀念起两个人斗嘴吵闹的时光。

    一旁的费尔南德斯已经快要羞愤欲死了,你妹啊,昨天是小萝莉,今天是熟女御姐,该死的范毕庄,你这是得有多无耻啊,难不成你还要将全世界的美女都搜罗到你的怀里啊!

    这个……混蛋!

    这个时候,贝拉突然转过头,看向了智利人,语气淡然的如同轻描淡写:“你刚才的手势做反了,绅士礼节可不是这样做的。”

    费尔南德斯顿时有一种被五雷轰顶的郁闷感。尼玛,昨天的逼没装好,今天又来上这么一出,还被人当面指出来,还要不要人活了……我就是想撩个妹,有这么难么?

    费尔南德斯愤恨的瞪着范毕庄,他将自己陷入难堪的原因都归结到了队友的身上,恨恨的咬了咬牙,挥手大叫道:“范,我要向你挑战!让我们像男人一样的决斗吧!”

    范毕庄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在抽的哪门子疯。

    卡索拉正好经过,听到了费尔南德斯的“豪言壮语”,不由得想到了之前自己和范毕庄打赌的情况。看看范毕庄,又看看费尔南德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从嘴里吐出一句话,然后转身走了。

    “又有白痴在作死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