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友记(五)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友记(五)

 
    这样浅显的事实摆在眼前,估计就算是个傻子都不会真的相信,范毕庄是不认识这群怪异的家伙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珍妮女士摇摇头,告诫他:“范先生,希望你能够让你的朋友们安静下来,这里是医院,不能让他们影响到其他病人的休息。这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困扰,请你理解。”

    “好吧,我会让他们安静下来的。”

    珍妮女士点点头,又扫视了一下病房里的几人,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你的病房并不大,范先生,所以你的朋友们可能无法全部上来。”

    范毕庄只能继续点头。

    珍妮护士转身走了,范毕庄对莫利纳说道:“又要麻烦你了,孔特拉雷斯先生。”

    “说实话,除了菲德尔,Tongs酒吧的人,我真是一个也不愿看见,他们可都不是好打交道的家伙。”莫利纳无奈的笑笑,还是答应了一声,也跟着出去了。

    很快的,楼下的嘈杂声再度增大了一个分贝,再然后,声音渐渐变小。没过多久,莫利纳就回来了,随行而来的还有菲德尔,光头纳多,尼尔森,坎多斯等几个老面孔。他们算是这群老朋友派上来的几个代表了。

    “范,你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没什么大事情吧?”

    这是菲德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关切,进门之后就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头上,脚下,东摸摸,西捏捏。

    这还算是个正常人,接下来的几位,则是让范毕庄忍不住的翻白眼。

    “我说范,怎么几个月没见,你就被人给揍得躺病床上了?哈,这个时候你会不会很想我?没的说,咱们谁跟谁啊,比赛我看了,是哪个小矮子干的好事吧?放心,我会让我的跟班们在街上多注意一点,如果碰见他,我们就把他送到医院里来给你当陪伴。”

    这是光头纳多,这样一张嘴就开炮,喊打喊杀的人,除了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范,你的比赛我们最近都有看呢,哈,表现不错,来,为了庆祝,喝一口怎么样?”这是尼尔森大叔,他已经将手中的酒瓶子递到了范毕庄的身前。

    范毕庄忍不住连连翻白眼,大叔,我现在是一个病人,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特么的,能喝酒吗?你们就不能正常一点吗?该死的……混蛋!

    范毕庄将欣慰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人,坎多斯正把一口袋橘子往柜子上放。

    “哈,还是坎多斯有个正常人的样子,还知道探望病人需要带礼物来。坎多斯,好久不见啊,哈,好朋友,来来来,这边坐。离纳多他们远点,他们脑子都有问题。”

    虽然只是一袋橘子,但好歹也是礼物,礼轻情意重嘛,没见着无论是恩里克和比拉诺瓦,还是劳伦,都是打着双手优哉游哉就来了,这脸皮还真是厚得没边儿了。

    还是坎多斯够意思,也不枉我以前在酒吧里这么照顾他了,有一次打扰我睡觉,我都还让他少给了几个欧分呢。

    “好好。”坎多斯在床边坐下,自顾自的说,“我弟弟从乡下给我送了一车橘子,都快大半年了,还没吃完。这不,你嫂子听说我要来看你,就叫我提上一口袋。我倒是觉着哪里用得着啊,吃不完也别浪费啊,我可以做成橘子汁放冰箱存着啊!”

    范毕庄郁闷得差点没直接吐出一口血,敢情这吃不完的橘子你就送我这来了?甚至连这你都不打算给我,要不是嫂子开口了,这礼物就成了你家冰箱里的橘子汁?

    上帝啊,这特么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莫利纳等人憋笑得脸都快绿了,范毕庄无语的扶额拍头,从牙齿缝里吐出一个字:“滚!”

    光头纳多不乐意了,气呼呼地道:“有礼物和没礼物的差别待遇怎么就这么大呢?范,在我印象里,你可不是那样的人啊?哼,不过别说我们不够意思,这点我们早就想到了,咱也不是蠢货,也知道人情世故,这不,大家伙凑了点钱,一起集资给你买了点好东西。”

    范毕庄眼睛顿时一亮,凑钱?集资?给自己买了礼物?范毕庄来劲了,好奇地道:“哪呢?哪呢?礼物在哪呢?”

    尼尔森大叔哈哈一笑,喝了一口酒,洋洋自得的道:“马上就到,礼物有点大,搬运起来有点困难,埃尔迪正在往上搬呢,估计很快就到了。我可给你说,范,好东西咱们可都是给你留着的,你如今去了比利亚雷亚尔,很少有机会再尝到家乡的味道了。哈,我们就是要把家的味道当做礼物送给你!”

    大?搬运起来困难?还有……家的味道?

    范毕庄越的好奇起来,朝着几人眨巴眨巴眼,一副快点告诉我的模样。菲德尔等人都是笑而不语,这神秘的功夫,倒是做得挺足,看来势必要给他一个惊喜了。

    “哎呀,累死我了!我说你们这几个混蛋,也不帮帮忙,虽说我个头大,但这么重的一个大东西,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不行,今晚你们得好好的请我喝一杯!不,两杯!”

    正说着,病房外响起了咋咋呼呼的抱怨声音,再然后,房门推开了,进来的人倒是没看见,因为一个大木桶将其完全挡住了。

    “砰~”的一声轻响,大木桶被放在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粗犷大汉的脸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正是Tongs的酒客之一,埃尔迪。

    “怎么样,范?看起来你的精神很不错啊,哈,我就说嘛,咱们的范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小伤就哀怨悲叹,肯定是生龙活虎的!”埃尔迪靠在大木桶上一边喘气,一边对着范毕庄挤眉弄眼,“哈,我还得谢谢你,这次让我打赌赢了钱。下次你回Tongs的时候,我请你喝酒。”

    范毕庄没有去计较埃尔迪等人拿自己做打赌对象的事情,他的目光已经被放在地上的大木桶给完全吸引了。

    这样大的一个圆桶,还是土黄色的,上面还有一个小的水龙头模样的物事……这东西范毕庄越看越熟悉,也越看脸色越不好?

    这东西他能不熟悉吗?在Tongs酒吧当了多年的酒保,他总不会连自家的酒桶都认不出来吧?

    “这就是你们精心为我准备的礼物?”

    范毕庄已经在咬牙了,如果不是他的腿脚不方便,估计此刻他已经跳下了床。

    当事人已经在爆的边缘,几名来客还尤不自知,纳多更是一脸的洋洋自得,邀功似的大笑不已:“怎么样,范?这就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够大够重吧!哈,这东西你一定喜欢,这么长时间没有品尝到家的味道了,这么一大桶,足够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家的温暖当中了。”

    “对,这就是我们给你的礼物,送给你的……家的味道!”尼尔森大叔举起酒瓶,欢呼一声,“为了家的味道,干一杯……唔,你的表情怎么有些不对劲?哈,被我们的惊喜给吓坏了吧?哈,不用感动,我们谁跟谁啊,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就是你的哥哥,叔叔……”

    “哥哥你个头!叔叔你个大头鬼!”

    范毕庄都快气疯了,这特么还惊喜?是惊吓好吧?我现在是病人,能喝酒吗?就算是身体无恙,我特么现在也是职业球员,酒精这东西,我是能不沾就不沾,你们倒好,是专门来膈应我的吧?

    范毕庄扭头四下张望起来。

    莫利纳好奇道:“范,你找什么东西呢?你腿脚不方便,告诉我一声,我给你拿过来!”

    找了半晌,没找到称手的物事,看见柜子上摆放着的水壶,范毕庄眼睛一亮,对莫利纳道:“把那个水壶递给我。”

    “你是渴了吗,范?也是,客人来了,该给他们倒杯水的,我倒是忘了,真是抱歉啊菲德尔。”莫利纳拍拍额头,对周围的几人歉意的笑笑,就要拿着水壶去找纸杯。

    范毕庄大急,连连叫道:“找什么纸杯!拿给我,快把水壶拿给我!”

    看范毕庄急不可耐的模样,莫利纳只能将水壶递给他,嘴上还道:“你小心一些,这水可是刚烧开的,其实我给他们倒水就好了,你不用亲自动手的,你……唔,你要做什么?范?”

    接过水壶的范毕庄脸上已经是冷笑连连,他一把扬起了手中的水壶,嘴里叫道:“倒水?倒个大头鬼!这群混蛋,老子都这样了,还给我送酒?还是这么一大桶?我特么能拿得回去吗?还惊喜?惊吓还差不多!看老子不活剥了你们!”

    “……”

    这下谁都知道范毕庄拿着水壶不是要给众人倒水了,范毕庄曾经穷凶极恶的面目再次浮现在菲德尔等人的脑海里,看见即将飙的范毕庄,众人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落荒而逃。

    “喂喂,我们送你的礼物,就算你不喜欢,也用不着这样啊?”

    “范!你可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先把水壶放下来啊!我说伙计,你该不会真的要把热水泼我们身上吧?”

    “咳咳,别说了,范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快跑吧,别真的被泼了一身,还没处说理去!”

    “那个……范,我们先走了,下次我们再来看你!”

    几个人溜得比兔子还快,临走之前留下的话把范毕庄又是给气得不轻。

    “下次来看我?卧槽,这不是咒我下次还要进医院吗?这群混蛋,看来几个月不见,他们都快忘了我范毕庄是谁了!哼,下次回Tongs,一定要他们好看!”

    范毕庄气氛不停的兀自咒骂,莫利纳等人则是面面相觑,无奈苦笑。

    这还真是……人家好好的来探望你,就算是礼物不喜欢,也用不着直接就要赶人吧?这还就罢了,这几个家伙也真是奇葩,直接就开溜了,再往楼下看看,大部队也是作鸟兽散,快的跑得连人影都见不着了。

    不得不说,不管是范毕庄,还是这群酒客,还真的是……正常人都理解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情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