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父女的争执

第一百四十五章 父女的争执

 
    “范,晚上有时间吗?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共进晚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还可以去酒吧里喝一杯,聊聊足球,当然,聊其它的也可以哦。?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瑟琳娜直勾勾的看着范毕庄,性感的嘴唇不断的蠕动,一种说不出的魅惑,而她勾人的眼神也不断的送着秋波。

    “聊聊足球?还可以聊其它的?”

    如此的魅惑撩人的妖精,范毕庄差一点就忍不住点头了。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所谓的卫道士,从小在街头厮混,后来又在Tongs酒吧那种环境长大的人,再怎么样,对于社会的复杂也算是见识过不少。

    共进晚餐,聊足球聊人生,再然后会生点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这可是实打实的“勾引”,而且还是对方上赶着送上门来的,这怎么看,似乎都没有拒绝的道理。要是换了尼哈特,阿巴瑞纳等猴急的家伙,估计早就兴高采烈的跟对方开放区探讨人生去了。

    范毕庄倒是不介意跟如此性感魅惑的女郎来上一段灵魂和**的双重刺激,要是在以往,他二话不说就跟着对方走了,可现在不成,费丽莎正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估计他要是一点头,小妮子恐怕立即就会爆。

    范毕庄扭头,果然,小妮子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确切的说,是盯着范毕庄和瑟琳娜两人,估计在她的心里,这两个家伙就是一对可恶且不知廉耻的“狗男女”了。

    心内的涟漪立即消散一空,范毕庄换上一副正人君子般的严肃模样,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是好人”几个字,只听他义正言辞的拒绝道:“瑟琳娜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很抱歉,晚上我并没有时间,我得陪伴我的家人。”

    说着,范毕庄还向费丽莎投去了一个眼神,似乎在说,看,我说了我是好人来着,我的表现很不错吧?

    费丽莎气哼哼的用鼻腔出了一个重重的音节,这也算是给范毕庄回应了,表现还算不错,继续努力。

    范毕庄很“狗腿”的笑了。

    遭到拒绝的瑟琳娜倒是没什么失望的情绪,她自然是看见了范毕庄和小萝莉之间的眼神交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要回去陪你的女儿么?你可真是一位好父亲!”

    费丽莎肺都快气炸了,这狐狸精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样说,分明不是挑衅么?

    正想要跳出来恶狠狠的回敬回去,只听瑟琳娜又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下次再见了。不过我相信,我们再见面的时间不会太久的。”

    说着,瑟琳娜又丢给了范毕庄一个极尽魅惑的眼神,如水蛇般的细腰前倾,身子几乎快靠在了范毕庄的肩膀上,伴随着她的话,还有如兰的气息:“你知道的,范,我会在这里停留两天。”

    这算是最直接的引诱了吧?停留在这里两天,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什么时候都可以找上门去和对方谈人生谈理想?不对,是谈足球?

    更让范毕庄心跳加快的是,随着瑟琳娜的身子离开,一张纸条不着痕迹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知道这是什么,也知道凭借着纸上的电话号码,他能得到些什么。

    瑟琳娜嫣然一笑,一股说不清的风情弥漫在空中,挥挥手,转身走了。

    “这女人,真是个性感尤物,迷死人不偿命。”

    范毕庄这样感慨着,转过头,费丽莎气势汹汹的又迎了上来。虽然没有说话,但那股咬牙切齿的气势,却是让范毕庄都有些心惊肉跳。

    他连忙打了个哈哈:“哈,这可与我无关,她自己上赶着过来的。唔,我这不是拒绝她了么……”一看费丽莎的眼神不对,范毕庄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是你不在,我也会严词拒绝的,哼,我是谁啊,我可是一个好人,可不是那什么不知所谓的妖艳..贱..货!”

    费丽莎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范毕庄的左手。

    心里一阵挣扎过后,范毕庄心知躲是躲不过去了,干脆利落的将纸条拿出来,撕了个漫天飞舞。

    “哼,这什么东西啊,简直不知所谓!想引诱我,没门!还是那句话,我是一个好人!”

    费丽莎这才满意的冷哼了一声,挽着莫利纳的手臂走了。

    范毕庄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这关总算是勉强过去了。心里感慨着只要费丽莎在小城一天,自己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郁闷的跟了上去。

    ………………………………………………………………………………………………………

    如果说,范毕庄想的是费丽莎一离开,他的日子就会重见日月,拨云见雾,那么接下来莫利纳和费丽莎做出的决定,就让他有种哔了狗的痛不欲生感。

    劳累了一天,三人回到了范毕庄的住处,而回到家之后,范毕庄倒是轻松了,而莫利纳这对父女的“战争”才算是刚刚拉开帷幕。

    父女两人生了剧烈的争执,一则是因为莫利纳对女儿不声不响的来到比利亚雷亚尔感到很愤怒,二来呢,则是费丽莎在学校殴打同学,不尊重老师的行为,也被莫利纳得知,自然又是少不了一阵呵斥。

    范毕庄和春节还有圣诞在一旁充当吃瓜群众,事情的经过他也算是知道了,离家出走先放在一边不说,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爽也要习惯,费丽莎就是这么一个精灵古怪却有着自己主见的女孩。

    至于殴打,这就说得严重了,最多算是和同学之间有一些小冲突。小孩子打打闹闹不是挺正常的么,哪个学生在学校的时候没经历过口角甚至打闹的矛盾啊?

    严重的是后面的事情,也就是费丽莎不给老师面子,摔桌绊椅的离开了学校,这可是极为犯忌讳的事情,学校毕竟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老师们的权威是不容质疑的,费丽莎这样做,让学校很是下不来台。校方通过电话都已经表示,希望莫利纳将费丽莎领回去,为她重新寻找学校,他们学校不需要这种“害群之马”。

    莫利纳最气愤的也是这一点,在他眼中,女儿一向乖巧懂事,很少和同学产生什么矛盾,可是没想到,一生矛盾就直接来了个大的,打了同学还不算,连老师的面子都驳了。这简直就是捅破天了。

    他的妻子离开的早,两父女一直相依为命,可以说,费丽莎就是他生命中的全部,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自己的女儿,在费丽莎身上,他寄托了所有的期待。

    但没想到,费丽莎却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如今还要面临无学校上学的窘境。

    莫利纳气得够呛,很想直接一巴掌扇在女儿的脸上,可手抬起来了,却狠不下那个心,于是只能愤怒难平的重重喝骂,结果,费丽莎什么也不说,就是坐在沙上哭,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别说是范毕庄了,就连春节和圣诞两个小东西都是一脸的于心不忍。

    当然,范毕庄也知道,估计费丽莎这是在以退为进呢,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哭一阵,哭得莫利纳不敢再训斥她,那么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这招在以往算是屡试不爽,不过这一次,费丽莎却是低估了自己父亲的愤怒程度,莫利纳不停歇的连连怒骂,几乎半个小时都不带停歇一下的,到了最后,说得口干舌燥,喝了杯水,又继续批评。

    范毕庄也算是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平日里稳重话不多的莫利纳还有话痨的一面,只能说,他对自家女儿的宠爱和照顾,已经到了一个令人指的境地了。

    老板不间断的唠叨,费丽莎终于是受不了了,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她从沙上一跃而起,一转眼就从哭泣的小白兔变成了一只气势汹汹的老虎,斩钉截铁的和父亲顶撞道:“不去!说什么我都不会回去道歉!大不了,我不去上学了!”

    莫利纳要求女儿跟他回巴斯克区,去给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道歉,虽然学校话说得挺重,但莫利纳也知道事情并非是不可挽回,他打算舍掉这张老脸,也要带着费丽莎回去道歉认错,只要表现得诚恳,应该还是能够让女儿重返校园的。

    但费丽莎死活不同意,现在更是直接表示,就算打死她,她都不会回去。

    莫利纳是真的怒了,抬起了右手,看样子就要一巴掌打过去。

    费丽莎却夷然不惧,梗着脖子道:“打!你打死我好了!反正妈妈已经不在了,就算你再怎么打我,她也不会知道,也不会有人来关心我……呜呜呜……你把我一个人扔在毕尔巴鄂,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每天面对冷清的房间,每天一个人,我难受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我生病的时候你也不会出现……既然这样,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呜……”

    莫利纳的手掌停留在半空,却是怎样也打不下去了。半晌后,他颓然的坐在了沙上,无力的埋下了脑袋。

    范毕庄也是沉默不语。

    这一次的哭泣,他感受得到,费丽莎是真的心里很难过。

    想想也是,不管她再怎样懂事,再怎样早熟,实际上,她也只是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少女啊。

    每天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活,面对空荡冷清的房间,看着别的同学都有着父母的疼爱,自己却总是孑然一人,这样的失落感,对一个小女孩来说,实在是过于残酷了。

    “对不起,费丽莎。”

    莫利纳再次抬起头,愤怒之色早已消失不见,眼中是有着溺爱和愧疚的复杂神色,他将女儿抱入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

    而费丽莎,依旧是小声的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