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一百四十章 再见费丽莎

第一百四十章 再见费丽莎

 
    夜风微凉,清冷的乡间小道,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不疾不徐的缓慢行走着。?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因为刷新了球队历史上的连胜纪录,队友们的兴致都很高,尽管俱乐部并没有举行什么庆祝活动,但在比赛结束后,队友们还是相邀着找了一间酒馆,兴致盎然的去放松庆祝一番。

    按理说,一场高强度的职业联赛下来,球员们再怎样都会有些身心俱疲,但今天的比赛实在是太过于让人兴奋了,大家伙也都是化疲惫而力量,纷纷叫嚣着不庆祝庆祝,晚上连睡觉都睡不着。

    佩莱格里尼也没有阻止,难得所有人都开心,而且比赛的过程和结果他也无比的满意,只是叮嘱了球员们几句不要玩得太疯,便放任不管了。

    范毕庄原本是想带着春节直接回家的,比赛结束之后已经是将近11点了,再在球场内耽搁一会儿,离场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接近12点。范毕庄不是不喝酒,也不是对夜生活有排斥,只是这么晚还要出去疯出去浪的经历,他还从未有过。

    不过队友们都是兴致勃勃,他也不好扫兴,只能随大流,跟着去了小酒馆,喝了几杯酒,聊了一阵,便提前走了。

    队友们也没有再管他,如阿巴瑞纳和哈维.文塔等人,已经顾不上他了,这些见到漂亮姑娘就迈不开腿的色中恶鬼,已经勾搭上了酒馆里的性感妹纸,准备去开房**一刻了。

    月亮已经深埋在乌压压的云层之中,天空只挂着零散的几颗明星,忽明忽暗的星光洒向大地,有夜风吹拂过脸颊,这让范毕庄感到些许的惬意。

    说句心里话,范毕庄对如今眼前的一切,至今都有些置身梦幻的感觉。在一年之前,他只是拉玛西亚训练营一个被人遗忘的足球学徒,再后来,他被恩里克看中,并且得到了其和比拉诺瓦的提拔,逐渐崭露头角。

    他并不喜欢巴塞罗那,虽然他几乎是在那座城市长大的,也在拉玛西亚呆了很多年,但他对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但是因为恩里克和比拉诺瓦的出现,出于感恩的心理,他愿意留在那里,他的第一选择还是为巴塞罗那效力。

    结果呢,人家看不上他,他只能另寻新的出路。

    去了巴斯克区,得罪了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原以为只能回拉玛西亚蹉跎岁月,未来再找个业余队厮混度日……却没想到,半年前却出现了转机,他来到了海边小城比利亚雷亚尔,在这里他遇上了和蔼的教练,友好的队友,热情的球迷,他很快的融入球队,他很快的学习和成长,并且逐渐的成为了球队不可或缺的主力……

    范毕庄觉得,他来这里真是来对了。不只是这里是他实现梦想之路的起点,更重要的是,他在这里感受到了温暖,久违的家庭般的温暖。

    他是个缺爱的人,也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为了不被人欺负凌辱,从小到大,他都是用冷漠的外层将自己与外界隔绝起来,但是在这里的大半年的时间,他忽然现,自己正在逐渐的改变。

    那样的改变,让曾经那个如同刺猬一般的自己回看来,是多么的不可置信。

    但这就是事实,他虽然骨子里冷漠,但是他的笑容,却是一天比一天多。

    “春节,你喜欢这里吗?”

    范毕庄忽然停下了脚步,蹲在了路边,四处乱蹦的春节摇着尾巴跑了过来,伸出大舌头不断的舔着主人的手心,既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做出回应。

    “看来你很喜欢这里呢。也是,这里的人们都很喜欢你,他们愿意陪你玩,不会有人欺负你,而且小城里你可以去任意的地方,就算走丢了也不要紧,因为人们知道你是我的亲人,会将你送回来。”

    范毕庄乐呵呵的自言自语,再度拍了拍春节的硕大脑袋,站了起来,“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里。”

    春节歪着脑袋,用它充满灵性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家主人,它不知道主人为何今晚会出这样的感慨,但是它能够感受得到,主人心中的愉悦和快乐,这就已经足够了,春节摇晃着脑袋,在范毕庄的腿边亲昵的蹭了蹭。

    “走咯,回家咯。”

    范毕庄笑着招呼了一声,把手揣进兜里,悠悠的继续往前迈步,春节立即跟上。

    一人一狗,缓缓前进,月亮突然从云中冒了出来,银色的光芒洒向大地,将两者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

    “臭小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院落已经触目可及,在经过胡安老头家小院的时候,一声洪亮却带着疲惫的怒吼猛地响起,范毕庄扭过头,就见着胡安老头正气冲冲的瞪着他。

    范毕庄愕然,倒是不清楚这老头子究竟是抽了什么风,大半夜的不睡觉,为的就是在这里给自己脸色看?

    “你有病吧?”

    范毕庄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夜色清净,胡安老头还是听得清楚,当下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重重的哼了一声,大叫道:“有病?我特么确实是有病?如果没病的话,我会跟你这个小混蛋做邻居?我……我……”

    胡安老头越说越激动,最后差不多是狂吼出声,这让范毕庄更是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倒是小小的担心了一下,这老头一大把年纪了,不会因为情绪激动而一下嗝屁了吧?电视上不都这么演么,半百老头气急攻心,导致昏厥休克,再然后,回归上帝的怀抱……

    这样一想,范毕庄忍不住恶寒了一下,他可不想第二天的《小城晚报》上报道出老头因愤怒而憾然离世,华裔球员范毕庄疑是罪魁祸这样的消息,连忙走到了近前,犹豫着关心道:“您老没事吧?得得得,都是我的错,您老别火了,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说,我给您老道歉认错还不成么?别气坏了身子,要是挂了就不好了……”

    范毕庄不安慰还好,一安慰,胡安老头更是火冒三丈,你见过冷着一张死人脸安慰人的家伙吗?你见过安慰人的时候告诉人家,小心别挂了这样的言辞吗?

    这……这个混蛋小子!

    “我……我……哼!气死我了!”

    胡安老头手指着范毕庄,想要大骂却是不知该怎么说,范毕庄这张“死人脸”他天天见到,都习惯了,这还真怪不了人家,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真是想骂都找不到由头。

    “臭小子,这么晚才回来,你到底是死哪里去了!”

    胡安老头转移了话题。

    “结束了比赛,大家要去庆祝,我跟着去喝了两杯。”范毕庄实打实的回答,随即又是疑惑道,“我回来得早晚,好像不关您老的事儿吧?”

    “你……我……谁说不关我的事!该死的臭小子,你要是早一点回来,我哪里会受这么多的罪!”

    胡安老头又是一通埋怨和斥责,他把脸凑了过来,借着微弱的月光,范毕庄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老头的脸上,横七竖八的印着几条黑线,纵观交叉,就跟乌龟壳没什么两样。这还不止,头也是乱糟糟的如同鸟窝,更可乐的是,花白胡子也是一边高一边低,不知道谁给他剪的。

    “笑?你小子还敢给我笑?”胡安老头见到范毕庄乐不可支的模样,顿时又高声叫嚷了起来,他指着自己的脸,又指着身上被剪得破破烂烂的睡衣和睡裤,“我真是倒了大霉了,我这招惹了谁啊,我就困了睡个觉,唉唉唉,我……”

    范毕庄点了点头,四下张望了一番,了然道:“原来是家里招贼了啊,这可是大事,不过……这贼也忒缺德了,偷东西还不算,竟然还将您老给恶作剧成这个样子,真是太可恶了……唔,太有意思了……”

    “招贼?有意思?你还敢跟我说有意思?”胡安老头彻底的爆了,“哪里是什么小贼?简直就是一个小魔女!你不知道吧,这都是你那小女友的杰作,我这正睡觉呢,她不声不响的摸了进来,等我醒了,就成了这副模样……她还不准我睡觉,可怜我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连合眼都不敢,一闭眼,就是一剪刀过来……我我我……臭小子,你赶紧把她给我弄走,我老头子年纪不小了,受不得惊吓,赶紧的,别磨蹭!”

    愤愤不平的说完,末了,胡安老头又补充了一句:“你说你要是早点回来,我也不会被捉弄得这么惨,哎哟,我的胡子啊……”

    小老头胡安一脸郁闷加痛惜的兀自哀叹,范毕庄却是完全愣住了,小女友?是费丽莎么?她怎么突然来了?

    脑海中那个性格多变,精灵古怪爱捉弄人的小妮子的样貌忽然浮现在眼前,范毕庄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却现不是自己的幻想,那个可爱的小萝莉已经站在了小老头的家门口,正对着自己,笑颜如花。

    月光轻洒在她的身上,小白猫圣诞扑朔着眼睛也正望着他,夜风再度拂过,风中的笑容,仿若让黑暗的夜色,都变得无比明亮起来。

    范毕庄笑了。

    “费丽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