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就这么写!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就这么写!

 
    北京演播室里,在足球入网的一刻,贺伟和张璐已经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别看这两位按年岁说算是“半老头子”了,但搞足球工作的,就没有谁不是激情满满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球进了!进球了!!里克尔梅开出的角球,范爷绕前抢点,这一记脚后跟磕球射门,太精彩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防不胜防,堪称是四两拨千斤!这个进球,想象力十足!”

    “联赛六连胜!创造俱乐部历史上新的连胜记录!两个助攻一个进球,还是如此惊艳的进球,这个夜晚,范爷的经历可谓是十足的完美!本轮西甲联赛的最佳进球,舍我其谁!”

    “范毕庄冲到了场边,他再次做出了扇耳光的手势!他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诋毁和质疑他的人,这就是他的反击!霸气!十足的霸气!”

    “虽然是华裔,但是范毕庄跟我们寻常印象中的国人可不同,他冷漠,他低调,却又充满了张扬和霸气!或许有球迷会难以接受,但是这就是足球,这就是真正的热血足球!我们中国足球,就缺少这样的激情,这样的霸气!干得漂亮,范爷为咱们中国球迷长脸了!”

    两个人在演播室里兴奋得手舞足蹈,各种夸赞溢美仿若不要钱一般的倾洒而出,而在毕尔巴鄂市,鲁斯托的脸色却是阴沉一片,同时眉宇间也有着深深的无奈。

    无论他再怎么厌恨范毕庄,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如今是彻底的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他可以诋毁,他可以四处宣扬对方的品行不端,但这又有什么用,作为一名职业球员,范毕庄只要在绿茵场上一如既往的表现出色,那么球迷们就只会记得他的好,而记者们也只会苦着喊着的去跪舔。

    鲁斯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且不甘的看着屏幕中的正在挥手扇向虚空的少年,忽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他愤愤的关掉了电视,却是一言不,兀自坐在沙上沉默着。

    如果说鲁斯托是因为想报仇而不得,心怀不甘和怨恨的话,那么在巴伦西亚府,还有另外一个人此刻也是怒火滔天了,确切的说,愤怒之中,还带着一丝恐惧。

    这个人就是有着巴伦西亚的足球评论员和《巴伦西亚体育报》专栏撰稿人双重身份的科雷亚了。

    他可是没忘记,他的身上可是背着两个赌注不小的打赌呢,原本在他看来,范毕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出于和阿尔塞斯的争锋相对,才定下了打赌,结果呢,范毕庄在联赛中顺风顺水,逐渐有一飞冲天的态势,照这样继续展下去,他输掉赌局的可能性可是极大的。

    一想到要当着全国媒体以及同行的面向阿尔塞斯低头,并且承认专业素养不如对方,这就让科雷亚一阵面色愁苦。这还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如果赛季结束后,范毕庄的出色表现得到了整个西甲联盟的承认,那么他将是出一个大丑,甚至沦为全国民众的笑柄——脱掉衣服,在比利亚雷亚尔的大街小巷中,赤果的爬行!

    这样的后果是他无法接受的!

    真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足球评论界,恐怕整个伊比利亚半岛都将再无他的容身之所,一出门就被球迷指指点点的嘲笑,那还不如让他去屎来的痛快。

    科雷亚想不明白一个突然冒出的小菜鸟为何会表现得如此生猛,而且有越来越生猛的趋势,他真的很不甘心,也很恐惧,害怕到了赛季结束,自己真的会输掉一切。

    “不!我绝不能让那样的事情生!”

    屏幕中的少年还在和队友们肆意的庆祝,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科雷亚却是恶狠狠的盯着他,牙齿都被他咬得“咔嚓”作响。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阻止他,阻止这个可恶的少年,继续成长下去!

    ………………………………………………………………………………………………………

    有人欢喜有人忧。喜欢支持范毕庄的球迷在为他惊艳的表现而欢呼雀跃,而想看范毕庄出丑的人却是如同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除了愤愤的低骂泄之外,却也无能为力。

    范毕庄却是不知道别人正在想些什么,此刻的他正和队友们一起,肩并肩的向到场的球迷进行感谢。

    比赛已经结束,范毕庄最后时刻的精彩进球算是为这场比赛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6:2,球队主场大胜,创造了俱乐部新记录之外,多名球员都有所斩获,范毕庄也用事实反击打了质疑者和抨击者的脸,所有人都可谓是酣畅淋漓。

    本场比赛的赛后全场最佳是给了上演帽子戏法的迭戈.弗兰,范毕庄和里克尔梅的表现都算是颇具份量,但弗兰的三个进球实在太耀眼了,尤其还是连续两场联赛上演帽子戏法,这种表现,纵观西甲联盟的整个历史,都不多见,他的当选实至名归。

    弗兰是最受球迷和记者追捧的最佳球员,但范毕庄的吸引力也不差,不说他本场比赛的两传一射,实际上,新赛季开始之后,范毕庄的名气和影响力都随着他不断出彩的表现而水涨船高,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话题人物,自然的,记者们对他的兴趣也是极大的。

    没有任何意外,范毕庄刚刚走到场下,便被十数名记者团团包围,各类长枪短炮蜂拥而来。

    “范,恭喜你们赢得了今晚的比赛,也恭喜你们创造了球队新的连胜记录!作为本场比赛获胜的大功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能说一下,你在场边做出的巴掌手势,是什么意思吗?这是你对球迷和某些人的挑衅吗?”

    “能说说你的第一个助攻吗?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样的一脚传球,只有上帝才能做得到!撕裂了对手的整条防线,穿越了所有的防守球员,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认为是运气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抛出各种问题,范毕庄应对这样的场面已经算是有不少的经验了,说三分留三分,既要给记者们一些甜头吃,也要注意自己的措辞,别什么都往外爆料,否则这就是在坑自己了。

    在范毕庄看来,应付记者实际上比踢一场九十分钟高强度的比赛也不遑多让,不同的是,前者是心累,后者是身体累。但要做出选择的话,范毕庄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他的性格本就是对陌生人有些冷淡,但经历的人情世故多了,范毕庄也耐着性子随意的回答了几个问题,当然,也都是浅尝辄止。

    好在范毕庄冷漠的性子,记者们也算是习以为常,只要范毕庄能够做出一些回应,他们也能够接受。

    范毕庄应付了几句,忽然推开身前的记者,目光看向了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记者,他对这名记者有几分印象——事实上,不认得也没关系,对方胸前挂着的记者牌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

    一干记者们不清楚范毕庄这是什么意思,俱都疑惑的望向了金丝中年同行,一看到他的记者牌,俱都露出了了然和看好戏的神态。

    金丝中年看到范毕庄朝他走来,心中还莫名的一喜,以为范毕庄是要来接受自己的专访和提问,结果,转眼就看到同行们戏谑的眼神,顿时意识到不妙。

    “你……你想做什么?我可是记者,这里还有这么多同行,还有摄像镜头,你可别自误……”

    金丝中年身材倒是挺高大的,不过这话一出口,就暴露了他是一个怂货的本质。

    “别误会,我可是一个老实人。”范毕庄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神在他胸前的记者牌上流连了一下,点头道,“《巴伦西亚体育报》的记者是吧?唔,真不知道,你们怎么还有脸来到这里,难不成还想厚着脸皮来采访我们吗?或者说,难道你们不清楚,你们是这座城市最不受欢迎的人吗?”

    范毕庄跟《巴伦西亚体育报》之间的仇怨,经过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可谓是全国皆知,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以范毕庄为的一群比利亚雷亚尔球员,更是在镜头前表示,不会再接受这家报社任何形式的采访。

    却是没想到,《巴伦西亚体育报》的记者竟然又出现在了情歌球场,这让不少记者都是生出不屑和鄙视的心思,不管双方对错如何,别人都明切表示不欢迎你了,尤其是在“中伤”了别人之后,你还舔着脸过来,你这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同行们鄙视的眼神金丝中年自然看在眼中,他在心中将自己派遣到这里的主编骂了一遍又一遍,嘴上却是兀自强辩道:“我是记者,我有采访权,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没有资格过问……”

    “这倒是,好了,我知道了。”

    范毕庄依旧是冷着脸,不过离得近的人却是感觉到他在笑,只是笑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你想采访?好吧,我给你这个机会,也为你准备新闻素材!”

    范毕庄忽然抬起手掌,金丝中年以为范毕庄是要对他动粗,吓得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范毕庄却只是在半空中狠狠的挥了一下,眼中的嘲弄之色更甚,“范在赛后侮辱记者,用打耳光的方式恐吓记者……对,就这么写,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中伤和诋毁你们最在行。别客气,这就是我的态度,就是我对你们的反击,然后……滚吧!”

    范毕庄冷笑一声,在金丝中年记者愤怒且畏惧的目光中,风轻云淡的走了。

    “这个混蛋!”

    金丝中年咬牙切齿。

    面对这样的“侮辱”,他无能为力,但他做不了什么不代表他身后的报社做不了什么,他知道,他们和范毕庄之间的“仇怨”是越结越深了,两者注定是势成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