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九十八章 小孩子别看,辣眼睛!

第九十八章 小孩子别看,辣眼睛!

 
    伦敦的天气总是显得阴沉沉的,雾霾连天,伴随工业时代而来的,除了辉煌和更为现代化的生活,还有令人厌恶的废弃和污染,这点极为压抑。(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或许在伦敦生活久了的人们,对此早已习惯,但对于第一次来伦敦的范毕庄来说,却显得有些不适应了。

    伊比利亚半岛的天气总是明媚,阳光,沙滩,在比利亚雷亚尔这座海边小城,还有和煦的海风,当微风拂过脸颊,伴随着海洋的腥咸,令人温暖宁静,心旷神怡。

    虽然伦敦的现代化程度比比利亚雷亚尔高出了不少,也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和历史的沉淀场馆,但范毕庄还是更喜欢阳光明媚的西班牙。

    两天的时间里,范毕庄和莫利纳,还有春节,游览了伦敦的一些著名景点,伦敦塔,汉普顿宫,威斯敏斯特教堂……这些景点都有自己的历史和属于它们的故事,但范毕庄却始终有些提不起劲来,说不清楚是实在对这些景点没兴趣,还是这里的天气影响了他的情绪。

    贝拉是一个很好的导游,她陪着几人四处浏览,博学的她总能清楚清晰的讲述每一个景物的过往历史,其中的一些传闻故事也能娓娓道来,这倒是让范毕庄对她另眼相看,这个世界不缺花瓶,但一个博学有内涵的美女,绝对与花瓶是沾不上边的。

    当然,如果贝拉能够在解说讲述的时候表情和口吻不那么清冷,那就更好了。在充满古老和现代混杂的气息的伦敦城里,一位极品美女热情的讲解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和过往,这样的画面想想都能让人心情大好——只不过,这只是奢望罢了。

    除了在面对莫利纳的时候会和颜悦色,在范毕庄的面前,贝拉时刻保持着冰山的傲娇风范。

    难道中国的先贤们都说,自古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因为初次见面多看了几眼,就被“忌恨”到现在,这小气的程度,也是没谁了。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站在酒店门口,范毕庄看了阴沉沉的天空一眼,无奈的摇头叹息,“伦敦的天气真的太差劲了。”

    “如果不喜欢这里的天气,你大可以离开,回你阳光明媚的伊比利亚去!”酒店外的街道边,贝拉的小车就停在那里,汽车的主人不屑的嘲讽了一句,看了看满是雾霾的天空,“这样的天气很正常,一年三白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是这个样子。莫利纳,不用带伞,这雨不会落下来的。”

    贝拉对着正想要返回酒店去找门童要两把雨伞或雨衣,贝拉出声阻止了他。她在伦敦呆了这么多年,对这样的天气习以为常,经验丰富的她并不认为这雨会真的下起来。

    莫利纳看向了范毕庄,后者摊了摊手:“听她的,她是这里的主人。”

    莫利纳点点头,拍了拍春节的脑袋,一人一狗坐上了汽车。

    范毕庄也坐了上去,贝拉坐在驾驶席上,头也不回的说道:“春节也上来了?难不成你们还要把春节带进球场?球场是不允许宠物入内的,我想你们是做无用功!”

    “为什么不呢?”

    范毕庄和莫利纳相视一笑,也不回应,倒是春节不满的“嗷呜”了两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贝拉的脸庞,冰山美女被痒得有些绷不住清冷的表情,不自觉的“咯咯~”笑起来。

    “好吧,我也很喜欢春节,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告诉我。”

    在春节的“撒泼耍赖”的攻势下,贝拉缴械投降了,虽然不清楚小流氓和莫利纳是打算用什么法子将春节带进球场,她还是表示自己愿意帮忙。

    “真不知道,这样的小流氓怎么会有一支如此可爱灵性的狗狗。”

    贝拉轻声嘀咕了一句,动汽车,向着温布利大球场的方向驶去。

    范毕庄郁闷的摸了摸鼻子,小流氓?嘿,我可比春节那只色.狗好得太多了好吧?那家伙,才是真正的色胚呢!

    ………………………………………………………………………………………………………

    贝拉很快就知道范毕庄和莫利纳是打的什么主意了,在球场的门口不远处,范毕庄叫住了她,而后对着莫利纳点点头,后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件特大号的羽绒服,递给了贝拉。

    “贝拉,这是给你的,你先穿上吧。”

    黑色的羽绒服确实很大,不用穿上,贝拉就知道,这东西一笼罩在自己身上,估计整个人都会胖上不止一圈。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打的什么算盘,顿时摇头不止:“不,我拒绝。”

    莫利纳的表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劝说道:“你知道的,贝拉,我们两个男人,穿上这件羽绒衣有些不大方便,怕是不好蒙混过关。”

    “那也不能让我穿啊,天呐,现在是什么月份了,我还穿羽绒衣,而且还是这样宽大臃肿的衣服,你想让我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吗?”

    贝拉继续摇头。

    现在已经快是九月中旬了,伦敦的天气虽然阴沉,但温度却不低,大街上的人们大多穿着单衣,偶尔有披着外套或风衣的,但穿冬天的羽绒服的,还真的挺少见,尤其是如这般宽大的羽绒服,估计一穿上,保管会成为人们注视的焦点。

    贝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想自己更加漂亮,这衣服一穿上,估计什么形象都没有了,所以她的心思是百般抗拒。

    “这么丑的衣服,我才不愿穿上。要穿你让那个小流氓穿,打死我都不要。哼,莫利纳,你是我亲哥么?还是说,你想看我出丑?”

    贝拉哼哼唧唧个没完,范毕庄实在是没了耐心,一把抢过莫利纳手中的衣服,二话不说就往贝拉的身上套。

    “你不是说有需要帮忙的就说话吗?现在我们就说话了,喂,难不成你想要成为言而无信的小人?在我的国家,听说没有信用的人会没有小**……呃,会被浸猪笼淹死的哦!”

    “那是你们国家,不是我们!这里是英格兰,英格兰……不要,我不要穿……”

    贝拉气呼呼的反抗,哪里还有平时冰山美人的高冷范儿,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叫闹个不停。

    这让范毕庄忽然想起了小妮子费丽莎,难道莫利纳家族中的成员,都有小女孩脾性的传统?

    果然这才是一家人啊!

    叫得如此凄婉委屈,这倒是让范毕庄有些于心不忍了。

    当然,想是这么想,范毕庄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完全无视对方恨得快要把银牙咬碎的目光,忙碌了好一阵,总算是将衣服给贝拉套了上去。

    “好了,忙完收工。”

    范毕庄呼了一口气,看着贝拉,突然嘴角抽搐了两下,就连一直怵在旁边当看客的莫利纳,看着自己妹妹此刻的模样,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其它的先不说,就只说她的身材,原本曼妙的身躯和笔直的双腿被遮得严严实实,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被吹满气的大气球,膨胀了起来,远看的话,活脱脱一个臃肿的大号粽子。

    “我……我跟你拼了!”

    贝拉看不见此刻自己的模样,但是从两人的笑声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此时的模样恐怕不怎么美观,忍不住大叫一声,挥舞着手臂就要冲上来和范毕庄拼命。

    “喂,你小心一点,别……”

    话音还没落下,“臃肿”的大粽子因为体型的骤然增大,还未适应,只是跑了两步,脚下便是一个拌蒜,仰面就要栽倒。

    好在范毕庄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将其搂抱住了。不过……这右手放的位置好像有些不对,唔,好像是在胸脯上……

    “啊!小流氓!你这个该死的小流氓,我要杀了你!”

    尖锐的叫声骤然响起,臃肿的大粽子手臂胡乱挥舞,一副要把范毕庄生吞活剥的凶狠模样。

    “真是的,叫什么叫,只是碰了一下胸脯罢了,多大的事儿啊,衣服这般大,还隔着你的身体,碰也碰不到那里啊!真是女人小心眼,要不,我让你摸一下,就当扯平了?”

    范毕庄“|厚颜无耻”的嘀咕,引得贝拉又是一阵气恼的大叫。莫利纳则是淡定的看着打闹的两人,你们闹,我就笑笑不说话。

    他倒是没其它的想法,事实上,他压根就不担心范毕庄和贝拉会生些什么,两人年纪差了十多岁,辈分也隔着一层,这有什么好忧心的,就当是两个人玩闹了。

    最重要的是,和范毕庄闹腾的对象不是他的女儿,只要不是费丽莎,其他人他还真没操闲心的心思。如果换了是费丽莎被范毕庄占了便宜,瞧着吧,莫利纳绝对会瞬间拿着两把菜刀,狂砍十条街!

    “啊!”

    一道低沉的痛呼声忽然响起,再看范毕庄,痛得是呲牙咧嘴。

    原来是贝拉趁范毕庄不注意,一口咬在了他的右手手腕上。

    “md,你是属狗的啊,还咬人!给我松开!”范毕庄愤愤的叫道。

    “咬死你!就不松,我咬死你个小流氓!”贝拉不理,咬着其的手腕,就是不松嘴。

    “你不松是不是!好好好!”

    范毕庄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左手一扬,贴在了贝拉的另一边胸脯上。

    “啊!小流氓!你这个该上绞刑架的小流氓!你给我放开!”

    “那你松嘴!”

    “不松……唔,就不松!”

    “不松?那我继续放在上面了啊,我还要捏一下,我捏,我捏,我捏捏捏……”

    “混蛋!无耻!该死!我,我……咬咬咬,咬死你!”

    “我继续捏捏捏……”

    两个人都是瞪大着眼睛,不服输的你来我往,莫利纳则是张大了嘴巴,被雷得不要不要的,这还是自己那个高冷,对别的男孩都不屑一顾的妹妹吗?还有,这真的是范吗?说好的冷漠,说好的冷面狂魔呢?

    唔,这个世界真疯狂!

    莫利纳叹了口气,看着春节蹲在地上看得津津有味,伸手捂住了它的眼睛:“太凶残了,小孩子别看,辣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