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五十二章 为什么要紧张?

第五十二章 为什么要紧张?

 
    “一杯啤酒,谢谢。?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范毕庄懒得理这几个无耻的家伙,径直坐到吧台前,招手要了一杯啤酒。

    尼哈特笑了笑,也不在意,跟身前的两个金女郎说了两句,两女一边抛着媚眼,一边走了。

    哈维和阿巴瑞纳则是对着费丽莎好一阵挤眉弄眼,结果引得费丽莎一阵痛骂:“你才是他女儿!你全家都是他女儿!”

    两个人面面相觑,尴尬不已,倒是没想到这小姑娘如此泼辣。

    “臭流氓,这就是你的朋友吗?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不说,还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模样,简直Lo死了。”

    费丽莎一点儿情面也不留,毫不客气的埋汰几人,第一次来夜店的她也不怯场,数落了几人一通之后,便在几人讪笑的注视下,大咧咧的拉了张转椅,坐在了吧台前。

    “跟他一样,给我一杯啤酒!”

    费丽莎很有气势的招招手,结果引来了酒保的一阵大笑。

    “小姑娘,想喝啤酒?你成年了吗?哈,未成年是不能饮酒的!”

    费丽莎立即就不高兴了,胸脯一挺,气道:“你觉得我哪里没有成年?”

    酒保上下打量了一阵,嘟哝了一声,还是拿出了酒杯,准备给她满上一扎啤酒。

    范毕庄紧紧的盯着酒保,他在Tongs酒吧里干了这么多年,夜店是个什么样子,他很清楚,别看这里的人这会儿貌似还不错,但一喝多了,就跟神经病没什么两样,他可不想费丽莎处于这样的“危险”之中。

    酒保都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了,拿着酒杯的手都尴尬的不知道放哪,最后还是范毕庄放过了他,朝他吩咐道:“给她一杯牛奶。”

    啤酒瞬间变成了牛奶,这差距貌似有点大,费丽莎看着眼前满满一杯乳白色的液体,朝着范毕庄呲牙抗议道:“喂,凭什么不让我喝酒?我要的是酒,啤酒,不是这小孩子喝的玩意儿!”

    范毕庄轻轻的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嘿笑道:“你可不就是小孩吗,哈哈!”

    费丽莎气得张牙舞爪,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抱着牛奶吐泡泡,哈维和阿巴瑞纳则是乐不可支,这熊孩子,一点也不知道尊重长辈,这下吃瘪了吧,真是畅快!

    “你女儿可真是有个性,就跟你一样!”

    尼哈特满脸笑吟吟的喝了一口啤酒,本来还想伸手去摸摸费丽莎的脑袋,结果费丽莎将对范毕庄的不满全泄在他身上了,装作喝牛奶喝急了,一个劲地咳嗽,吐了他一身的白沫子。

    范毕庄一脸的幸灾乐祸:“真是抱歉,卡赫,不过不得不说,你衣服上的这朵白花可真漂亮!”

    尼哈特郁闷的一边找纸巾擦拭衣服上的“白花”,一边做出凶恶的模样去吓唬费丽莎,结果小姑娘冲着他扮了一个鬼脸,又是作势欲呕,反倒是将他吓得不轻。

    “好吧,我认栽了,小姑娘,你厉害!你比小菜鸟还厉害!”

    尼哈特低头认输,周围几人大声哄笑,费丽莎得意的扬扬脖子,又去折腾哈维和阿巴瑞纳去了,她可是很记仇的,刚才说自己是臭流氓女儿的几个人,尼哈特受了教训,这俩人还没有呢。

    而范毕庄则是尼哈特靠在吧台边聊天。

    “她哪来的?别告诉我她真是你的私生女,她看起来年纪不比你小多少……”尼哈特抬眼看了一眼旁边,小妮子正变着花样的折腾两位同伴,失声笑着询问了一下,随即又抱怨道,“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邀你过来玩玩,看见刚才那两个靓妞儿了没?其中一个是为你准备的,当然,你要是愿意,两个都可以带回家……真是浪费了我的一番好意,你带个拖油瓶出来还怎么尽兴?”

    对于尼哈特的抱怨,范毕庄自动忽略,只回答了他前一个问题:“我说是我捡来的你信不信?”

    “你当我是傻子吗?怎么没有漂亮的姑娘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捡回家?”尼哈特不满的叫嚷,一脸表情仿若在说,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爱信不信。”

    范毕庄懒得解释,直接进入了正题:“曼努埃尔先生怎么说?他是个什么态度?”

    范毕庄接受尼哈特邀请来酒吧的原因,一个是对方多次相邀,老是拒绝不怎么好,另外一个,就是想打探一下口风,毕竟尼哈特是俱乐部的老成员了,人脉很广,球队有个风吹草动,往往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昨天的比赛,自己闹出了那么大的篓子,先不管联赛委员会做出什么惩罚,俱乐部内部肯定也是会有惩戒的,所以范毕庄就想来问问,看尼哈特有没有什么小道消息。

    “什么态度?这我倒是不知道,曼努埃尔先生并没有在赛后多说什么。”

    尼哈特的回答还算是不错的结果,主教练佩莱格里尼什么都没说,那就意味着球队内部暂时不会对他有什么惩罚。

    范毕庄心里刚刚松了一口气,尼哈特又似笑非笑的补充道:“是不是心里轻松了,觉得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哈,小菜鸟,你想多了。”

    范毕庄抬眼看他,尼哈特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勇气,虽然场上打那个混蛋的行为确实令人痛快,不过……算了,估计你这个赛季只能在看台上度过了,本来还想着我的禁令结束,咱们在球场上好好的合作,大杀四方,看来,只有等下个赛季了。”

    尼哈特没有直说,但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小子你太牛了,敢在球场上恶意使用暴力,你真真足协是吃干饭的啊?没的说,铁定是长时间的禁赛,本赛季你是别想再重回球场了,下个赛季见吧!

    范毕庄的脸色很不好看,但对于这个结果他也是早有准备,沉着脸点点头,一口气将杯中的啤酒全倒进了嘴里。

    “对了,今天我们去看了圣地亚哥,临走的时候,他让我对你说一声谢谢。”

    尼哈特突然又说了一句。

    范毕庄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嗯”了一声,将空酒杯一推,站起了身。

    “走了,费丽莎。”

    三个人正在一旁玩要骰子的游戏,当然,受害者肯定不是这个未成年少女,哈维和阿巴瑞纳苦着脸,每个人的脸上都贴满了纸条,一看到范毕庄望过来,顿时如同看到救星一般,扯下脸上的纸条,大呼“不玩了!”“噩梦般的经历总算结束了!”。

    “这就走了?还没玩够呢。”嘴上这么说着,还是站了起来,将喝光的牛奶杯放在了吧台上,笑吟吟的冲着哈维和阿巴瑞纳挥手告别,“两只乌龟叔叔,和你们相处真是太愉快了,咱们下次再玩。”

    “傻子才跟你这个只赢不输的精灵鬼下次玩!”

    两个人心里大骂,面上却是堆起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挥手再见。

    “这就走了啊,这两个妞儿……”

    尼哈特的话音还未落下,就感觉一道杀气凛然的目光盯着自己,看着如同小媳妇似的,拉扯着范毕庄袖口的小萝莉,嘿嘿干笑了两声,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里,讪笑着挥手说再见。

    看着两人推门离去的身影,尼哈特摸着下巴思索了老半天,这才感叹道:“没想到小菜鸟竟然喜欢这个调调……萝莉养成计划么,唔,似乎很不错呢,改天得试试!”

    哈维和阿巴瑞纳以为他憋了老半天会说出什么话来呢,结果尽扯淡了,顿时哭笑不得。

    ………………………………………………………………………………………………………

    “你经常去酒吧?”

    清冷的街头上,路灯昏黄,行人已是不多,一对身影并肩前行,身后还拖着两个小跟班。

    范毕庄一边走,一边轻声询问。

    “第一次去。孔特拉雷斯先生很严厉,不允许我去这样的场所。这一次出来,倒是见识了不少从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很新鲜呢。”费丽莎踢踏着脚步,蹦跳着回应,看得出她的心情很不错,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几乎弯成了一条缝,如同天边悬挂着的弯月,“不过你的朋友倒是逊毙了,竟然还想给你介绍什么金妞!哼,这样没品的家伙,以后少接触,免得被他们带坏了!”

    范毕庄哭笑不得,拜托,是我提问呢,怎么反倒是变成你训斥我了?你又不是我妈,管得还挺多的。

    “看你一点儿不紧张的样子,还以为你经常去这样的地方。”

    范毕庄摇了摇头,回应道。

    费丽莎歪着头,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紧张?”

    范毕庄愣了一下,随即低声失笑,这个问题挺蠢的,是啊,为什么要紧张。酒吧又不是洪水猛兽,又不会吃人,何必要紧张呢。

    这样想着,有夜风拂过脸颊,仿若刀割。费丽莎缩了缩脖子,范毕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的身上。

    “刚刚从医院出来,别再着凉了,要是莫利纳知道你在我这儿成了一个病秧子,估计他会拿着刀找我拼命。”

    说着,抬脚又慢慢的向前走去。

    费丽莎感觉身上有暖流淌过,不知道是这件外套的缘故,还是因为范毕庄的关心,对于这个打了自己屁股的臭流氓,她倒是刷新了不少的印象。

    “为什么要紧张呢?你不是在我身边吗,臭流氓!”

    心里低吟了一句,费丽莎扯了扯身上的外套,蹦跳着,追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