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四十六章 夜风
    更衣室里的气氛很是凝重,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比赛已经结束,最后的比分就是1:1,扳平比分之后的巴伦西亚更是气势暴涨,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比赛,但比利亚雷亚尔虽然狼狈,但最终还是熬了过来,守住了一场平局。

    虽然没有赢得德比大战的胜利,但是平局总好过于落败,这对众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了。

    其实,大好局面下,却被对手迎头赶上,甚至差一点被逆转,这实在是挺令人郁闷的,更衣室里诡异的沉默,就有这样的原因,当然,更多的,则是卡索拉的受伤,致使大家的情绪有些低落。

    至于范毕壮的恶意打人,倒是没人提起,也没人责怪。事实上,在看到卡索拉受伤倒地的场景,这些人心里也是怒不可遏,恨不得冲上去为队友报仇。范毕壮只是做了大家想做而没做的事情,而且这是德比大战,在怒头上,没人会因此指责他什么。

    “你小子够可以的啊,那一拳,啧啧,真是有气势,我在上面看着都鼓掌叫好了。”

    尼哈特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他脸上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上前去拍了拍范毕庄的肩膀,“你可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平局可不怪你,要我说,大家都在心底为你叫好呢。你是不知道,那个纳瓦罗,本来就不是个善茬,交手这么多次,明里暗里,我可吃了不少亏,你这不但帮圣迪亚戈报了仇,还帮我解了恨。”

    纳瓦罗在西甲赛场确实声名狼藉,他的暴脾气和粗野动作让不少职业球员都是又恨又怕。范毕庄今天弄的这么一出,估计会让对方狠狠的吃个教训了,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卡赫倒是说得没错,反正我就觉得范干得不错,就该给这种恶人一个教训。”

    说这话的是弗兰,本赛季的第一回合交手中,身为前锋的他和纳瓦罗经常正面对抗,其间吃了不小的暗亏,范毕庄也算是间接的给他报仇雪恨了。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不过范,今天你可是出大名了,估计第二天的报纸头条,都将是你的名字。说不定,纳瓦罗的‘恶人’名字,从今后就要归你了。”

    范毕庄毫不在意的笑着点头,其他队友被尼哈特和弗兰的打趣也是逗笑了,更衣室的气氛总算是活络了不少。

    皮雷斯笑着摊手道:“以前还真没现,小菜鸟竟然是个脾气火爆的人,今天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了。”

    “哈,说得没错,范当时的样子可是吓坏我了。我都以为他要去和对方11个人拼命呢!”

    “反正我觉得干得不错!那群家伙,就该狠狠的教训!”

    “瞧不起我们也就罢了,现在还铲伤了圣迪亚戈,活该!范,做得好,我支持你!”

    队友们嘈杂了起来,里克尔梅摇了摇头,自顾自的站起身,打开储物柜,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在看到旁边范毕庄的柜子时,他愣了愣,又苦笑着摇摇头。

    他曾经的好友,这个柜子曾经的主人,马丁.帕勒莫,不也是这样的人么?球场上无所顾忌的张扬自己的性格,行为洒脱,这让性格内向的里克尔梅很是羡慕,但同样遗憾,因为正是这样,才限制了帕勒莫在足球上更大的展。

    对足球来说,性格并不是绝对的,但影响却是很大的。

    一个真正伟大的球员,他能够认清自己,能够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并且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切都以双脚说话。

    里克尔梅突然有些担心,他担心继承了帕勒莫球衣号码和储物柜的范毕庄,会成为第二个“疯子”。

    收拾好了东西,里克尔梅准备离开,在离开之前,他在范毕庄的身边停留了一下。

    “一个真正的职业球员,他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切用足球说话。”

    范毕庄愣住了,这是今天他第二次听见这样的劝诫了,之前是主教练佩莱格里尼,现在是球队核心,有着古典中场大师之称的里克尔梅。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里克尔梅已经跟队友们招招手,径直走了。

    “别理他,他就是个闷葫芦。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什么不好?足球就是该热血,该刺激!要是老老实实的,还有个什么劲!”

    尼哈特笑嘻嘻的跑过来,揽住范毕庄的肩膀。他的这番言论引起了不少球员的共鸣,足球是他们热爱的事业,因为这够激情够热血,如果因此而压抑自己的性格,那么足球对于他们的乐趣也将减少很多。

    足坛就是一个小的社会,这里的人们有的谦逊,有的张扬,有的内敛,有的桀骜,不一而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就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一样,没有谁好谁不好的区分。

    范毕庄也认同尼哈特这番“真自我”的理论,不过他也明白里克尔梅是在提点自己,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不久后,佩莱格里尼和队长阿尔瓦雷斯参加赛后的新闻布会回来了,主教练嘱咐了几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范毕庄离开的时候,最好是走另外一侧的小门。

    在刚才的新闻布会上,不少媒体记者都将枪口对准了佩莱格里尼,确切的说,是对准了被红牌罚下的范毕庄,俱都是对使用暴力的范毕庄一片讨伐之声。

    出于保护球员的原因,佩莱格里尼不断的将话题岔开,并且严正申明将会对恶意犯规,致使卡索拉受伤的大卫.纳瓦罗,向西班牙足协提出追加处罚的申诉。

    好不容易摆脱了记者的纠缠,佩莱格里尼却是知道,记者们可是不会轻易放过范毕庄,肯定会在球场外进行围追堵截。要是被他们缠上了,以范毕庄的性子,说不定又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在球场上闹出了事儿,已经很令人头疼了,要是再出点什么问题,那还真不知道怎样收场了。是以,佩莱格里尼才有这样的提醒。

    范毕庄点头同意。

    尼哈特原本是想邀请范毕庄晚上跟他一起去夜店坐坐,喝点酒,平复一下今天的郁闷,不过范毕庄以不舒服的由头拒绝了,尼哈特也没多劝,明白对方确实情绪不高,也就作罢。

    在更衣室里梳洗收拾了一通,和队友们相互作别,范毕庄离开了球场。

    ………………………………………………………………………………………………………

    果然如佩莱格里尼所言,当范毕庄从球场另外一侧的小门跑出去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大门口,守候着不少人影,俱都扛着长枪短炮,相信就是那些不愿离去,想要获得更多新闻素材的记者了。

    范毕庄没有惊动他们,拉低了脑袋上戴着的帽檐,小跑着离开了球场周围。

    之前在离开的时候,皮雷斯和尼哈特还好意的邀请范毕庄乘坐他们的汽车,范毕庄拒绝了,他的住处距离情歌球场不算太远,而且他的情绪确实不高,想要在夜风中透透气。

    春节陪伴着范毕庄一路小跑,似乎感受到了主人不高的情绪,春节也没有如以往一般,在回家的路上四处奔跑闲逛,老老实实的跟在主人身后,不时的窜上去,用脑袋摩擦主人的裤腿,仿佛是在进行安慰。

    一边跑,范毕庄一边回想着这两个多月来在比利亚雷亚尔的经历,他的脾气性格自己很清楚,并不算太好,但这是早就养成的,一时之间也改变不了。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暴戾和冲动,这并不多见。

    范毕庄觉得,这段时间的顺风顺水,似乎让自己心态有些膨胀了。

    一加盟新球队,就有了出场机会,还有助攻和进球,这样快的展让他心态隐隐有了些骄傲自大的趋势,所以这才在比赛中,表现出了这样不可遏制的情绪。

    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过往的经历虽然让他性格上早熟不少,但心态上,也会犯一些年轻人的毛病。

    范毕庄也没有太在意,这就是他,有优点,也有缺点,就像主教练和里克尔梅所说的那样,改正错误,慢慢学会控制,那就足够了。

    夜凉如水,腥咸的海风不断的吹入范毕庄的鼻孔,在跑到一半的时候,天空忽然有黄豆大般的雨珠开始降落。

    其实在今晚比赛的时候,天气就很是阴沉,其间偶尔也有几滴水珠坠落,不过并不大,此时,积蓄已久的雨水终于落下。

    范毕庄加快了度,顶着晶莹的水珠,快的向前跑去。

    静谧的小院落已然近在眼前,跑动中的范毕庄却是猛然一顿,脚边的春节也是停了下来,冲着范毕庄的怀间“汪汪汪~”地狂吠不止。

    一团白色的影子猛地冲入了范毕庄的怀中,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体态臃肿的白猫。

    范毕庄没有理会春节,伸手摸了摸毛湿漉的白猫,口中惊奇道:“小家伙,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主人呢?”

    “喵~”

    白猫清脆的叫声响起,仿佛是在回应范毕庄的疑惑。

    顺着声音的去处而望,范毕庄却是怔住了。

    不远处,在院落的门前,一张熟悉的清秀面孔正卧坐在那里,蜷缩成一团,雨水不停的落下,女孩的头上、衣服上满是晶莹,宛若一朵被雨水冲刷的小白花,在冰冷中,瑟瑟抖。

    “费丽莎?”

    范毕庄惊叫出声,却是忙不迭的快冲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