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二十四章 “谈”经验

第二十四章 “谈”经验

 
    “什么是突破?或者说,在球场上,突破又有什么作用?”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球员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训练场,而范毕庄则是留了下来,与他一起留下来的还有里克尔梅。???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㈠8㈠1㈠Z?W.COM里克尔梅答应了要告诉他一些自己在球场上应对比赛的经验,训练的时候自然是没这个机会,那么只能是将学习的时间安排在训练结束后了。

    空荡的训练场上,范毕庄和里克尔梅坐在绿色的草皮上,里克尔梅并没有一上来就教导范毕庄实际操作,而是先从理论说起。

    他的话语很平静,但说出的问题却是范毕庄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所以一时间,范毕庄也回答不上来,只好沉默。

    什么是突破?突破又有什么作用?

    这其实很好回答,突破就是过人,就是把对手甩在身后,至于作用,当然就是向前再向前,直至对对手的球门形成威胁。

    只是,以里克尔梅的聪睿,他的问题会是这样简单吗?

    反正范毕庄觉得不会,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等待着下文。

    果然,里克尔梅似乎也没指望范毕庄回答与否,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足球不是花拳绣腿,也不是秀自己的球技脚法,说到底,任何的技术,花活,都是为了整体而服务,你的技术好或不好,究竟怎么做,其目的都是为了让对手抢不到球,而后继续带球向前。所以,何不化繁为简,用最简单的方法,做最实用的事情?”

    范毕庄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一名球员,做出了十多个漂亮花哨的假动作,才将对手甩掉,和一名球员只做出了一个动作就将对手甩掉,结果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十个还是一个,压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能不能将对手骗过去。

    “很多人其实是陷入到了一个误区,认为自己技术好,脚法够华丽,所以在场上总是不断的做各种花活,秀自己的球技,在我看来,这其实是舍本逐末,浪费时间和精力了。”里克尔梅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职业足球的本职,其实还是更重于结果的,你的技术再好,再让人惊叹,就算你能两只脚转换着颠橘子,如果不能有实际的效果,那要来又有何用?”

    里克尔梅将眼光看向了还在远处奔跑的尼哈特,这家伙因为身上的“惩罚”,这会儿还在受罪呢。里克尔梅这会儿就将他当成了举例的对象。

    “就好比卡赫。他的技术怎么样?”

    范毕庄扭头看了过去,这家伙一边跑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粗气,春节跟在他的身边,上蹿下跳,也不知道是在陪着他一起吃苦,还是在把他当乐子来逗弄。

    范毕庄好笑的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实打实地道:“抱歉,我并不清楚他的技术到底好不好。”

    无论是在训练中,还是在比赛中,尼哈特都很少有个人表现的时候,他总是不断的跑位,不断的接球传球,和队友寻求配合,偶尔带球突破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扣球,转身,像什么连续突破,连过三四人之类的举动,他从未见到过。

    所以在他想来,尼哈特的突破能力应该只是一般吧。

    “其实卡赫的个人能力很不错,突破摆脱能力也很强。”

    出乎预料的,里克尔梅却是摇着头赞叹了一声,他看出了范毕庄的疑惑,随即解释道,“很疑惑?其实很简单。原因就是,用不着。”

    “职业足球的节奏是很快的,你能够突破一名防守球员,但是两名,三名呢?好吧,就算你的个人能力确实很厉害,但成功突破三名球员之后,球队的进攻节奏已经被拖慢了,对手的防守已经到位,再想有所斩获就很难了。所以,这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卡赫很聪明,作为一名前锋,他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进球,过不过人对他而言,不是重点,所以他就不断的跑,找到机会就射门。瞧,这一点他就做得很不错。”

    范毕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那这样说来,突破不就是没有必要了?只要我们各司其职的做好各自的事情,那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不过实际上,却是不一样的。卡赫是前锋,他游弋在对手的防线最深处,所以他的空间更气他位置的球员更小,他只能用最简单最有利的方法去触球。我们则不同。”里克尔梅继续说,“职业比赛可不会永远只有一种局势,在比赛陷入僵局的时候,或者是时机来临的时候,突破就能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以点破面的道理听过吗?”里克尔梅再次举例,这一次他将足球场形容成了一块玻璃,“你在这个点上,不断的突破,不断的搅乱局势,那么对手就必将将更多的防守精力集中在你的身上,其它地方的防守力量必然会薄弱,会出现空当。这个时候,就是机会来临的时候。”

    他用手指在空气中戳了一个点,而后再将这个点不断的扩大,“你在这个点上,将影响不断的扩大,直至形成最后的威胁,这就是突破所带来的作用了。”

    范毕庄眼睛一亮,他对自己的传球能力很有信心,如果再学会了这一手突破过手的功夫,那么他的传球威胁性将大大的增加,就好像里克尔梅所说的这样,以点破面,他这个点,将对手的防线搅乱,再配上他精准的传球,那么在球场上,还不是无往不利?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你既不是贝利,又不是老马,还想以一己之力对抗整支球队,你还以为自己是球王啊!”

    看范毕庄这样热切的样子,里克尔梅就明白对方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他好笑的拍了一下范毕庄的脑袋。

    “你在训练和比赛中表现出来的特点,并不适合那样小范围的连续突破。”

    这句话无异于给心里渐渐火热的范毕庄泼上了一盆凉水,他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失望的神情。

    他在比赛中也感受到了,虽然最终是成功的突破了孔特拉的防守,但更多的却是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对手完全集中精力,他能不能原地摆脱对方还得两说。

    “不过你也不用灰心。”在心中黯然的时候,里克尔梅的声音就像是福音天籁一般的再度响起,“突破可不仅仅只是有原地摆脱这一种,你的优势在于你的度,将动作和度结合起来,这样的突破,其威力不下于玩小技术,甚至更实用。”

    这可不是里克尔梅的安慰之言,而是他的真实想法,想想也是如此,原地突破,小范围腾挪辗转,对手被晃开之后,还有可能再度追上来,而高突破,往往能够将防守球员彻底甩开,直插对手的心脏地带。威胁性也更大。

    没有理会范毕庄又亮起来的眼睛,里克尔梅继续说:“这就又回到了刚才那个问题,无论是哪种方式的突破,都是为最终的目的而服务。突破是什么,就是摆脱,就是让防守球员无法再对你形成阻碍。所以无论哪种方式,只要能够甩开对手就算是成功,过程不重要,结果对就行了。而你的度,就是最为有利的武器,试想一下,你骗过了对手,然后将对方甩在身后,他的度不如你,那你是不是成功突破了呢?”

    范毕庄低头一想,确实如此。孔特拉不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吗,被自己骗开,然后甩下,再想追,根本就追不上,只能远远的跟在自己身后吃灰。

    “那我是不是只需要充分挥自己的度优势,一拿球就跑起来。这样就行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你以为足球是田径比赛啊!”范毕庄有些想当然的话把里克尔梅逗笑了,他摇了摇头,“你想过没有,如果对方卡住了位置,挡在了你的奔跑线路上,你无法提怎么办?还有,如果对方也是一个度很快的球员,又该怎么办?要知道,只要对手能够跟住你的脚步,都不用断下你的球,一直纠缠你,你就无计可施了。”

    范毕庄恍然:“对啊,前天比赛的时候,那个边后卫就一直盯着我,我很少有机会能够全冲刺,他总是挡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这不就对了。”里克尔梅摊摊手,这才真正的说到重点,“所以你要学会对节奏的把控和变化。”

    “节奏的变化?”范毕庄似懂非懂,“就像你在比赛中那样,有时候快,有时候慢?”

    “差不多吧。你得细心观察,并且让对手拿不住你究竟会怎么做。不要怕失败,你的度很快,只要一次闪开了对手,那么就能将其彻底甩开,你的度优势就能立刻挥出来了。”

    “所以,你不用学那些花哨的突破技巧,你只要能忽快忽慢,忽左忽右,熟练掌握高奔跑中一些迷惑人的动作,那么就将威力剧增。”里克尔梅站起身来,又拍拍范毕庄的肩膀,视作鼓励,“度是你的天赋,多加练习,合理运用,只要熟练了,在比赛中轻松的施展出来,那么你所在的这条边路,就将真正的成为球队的一把锐利尖刀!”

    说着,里克尔梅拍拍屁股上的草屑,抬脚走了。

    范毕庄有些愣,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罗曼,你去哪里?”

    “回家啊。”里克尔梅笑着回头,“经验都告诉你了,怎么练习是你的事,我不走,留在这里干嘛?”

    “……”

    范毕庄都快晕了。说是谈经验,还真的只是“谈”啊,就不能有一点实际上的指导吗?陪我练练就不成么,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道路啊。

    范毕庄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对方的背影喊道:“罗曼,你说要结合度,可是我在比赛中没见你跑得很快啊。”

    “那是因为,我的度不快啊,我可没你这样的天赋。”里克尔梅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一边走,一边从兜里掏出两个小橘子,往半空中一抛,两只脚变换着轮流颠“球”,还有余力继续说话,“度是你的优势,而我呢,只能去玩这样没什么意义的小技巧了。哈!”

    “……”

    范毕庄看得是目瞪口呆,脚颠橘子已经很牛叉了,两只脚轮流颠橘子,这尼玛已经牛.逼到快突破天际了好吗?

    “呼……呼哧……小菜鸟……范!”

    尼哈特终于喘着粗气完成了今天的训练,跑了回来,他四下看了看,疑惑道:“罗曼呢?走了?”

    “走了。”

    范毕庄还沉浸在里克尔梅那细腻精巧的脚下技术中,没有回头的回了一句。

    “抱歉啊,小菜鸟,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下次再到你去见识金大洋马吧。我得回去休息了,我现在只想洗个澡,躺在床上,呼呼的大睡一觉。”

    尼哈特点点头,拖着疲倦的身子就想要离开。

    却没想到,范毕庄一把拉住了他。

    “亲爱的卡赫,能帮我个忙吗?刚才罗曼告诉了我一些怎样突破的经验,我想要试一下,要不,你陪我练习一会吧?”

    “……”

    累成狗的尼哈特泪流满面,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