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八章 脾气古怪的邻居

第八章 脾气古怪的邻居

 
    当天晚上,范毕庄和春节就搬进了这座清幽的小院。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莫亚先生和苏珊娜大婶确实很热情,前者主动的赶着牛车去城里的大市购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后者则是就在范毕庄的新家中,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就当是为范毕庄加盟比利亚雷亚尔和乔迁之喜祝贺了。

    鲁本教练也留下来,帮着范毕庄一起收拾新家,在用过餐后,才向范毕庄道别。

    莫亚夫妇离开的时候,再三叮嘱范毕庄,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找他们。

    范毕庄很是感动,他在巴塞罗那生活了很多年,但是这样温暖的感觉却是很少经历过,热心肠的鲁本教练,团结友爱的队友,善良热情的莫亚夫妇,尽管只是初来乍到,但是这里的一切,都让范毕庄很是满足。

    范毕庄推开窗子,看着漆黑的天空,有斑驳的星光从窗外的树叶缝隙之间轻洒下来,微风拂过,夜的清凉和花草的味道传入鼻中,令范毕庄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春节,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从今以后,我们就要生活在这里了。换了新地方,有了大院子,你也很开心吧?”

    春节惦着两只后腿同样站在窗前,两只前爪搭在窗边,涎着大舌头,学着主人的模样,好奇的看着窗外的夜色。听到主人的问,它兴奋的从窗边下来,来回的在房间中奔跑蹦跶。

    它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范毕庄,它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可以让它随意的奔跑和玩耍。

    “就知道你会喜欢,Tongs还是太小了。”

    范毕庄乐呵呵的摸了摸春节的脑袋,继续看着窗外。

    不过很快的,范毕庄就怔了一下,透过树叶的缝隙,他音乐的看见对面似乎有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这让他惊骇了一番,再仔细一看,原来橄榄树的背后同样是一扇窗户,窗边,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兀自伫立着,虽然天色黯淡,但范毕庄还是能够感觉到,对方正看着自己。

    “应该是那个叫胡安的邻居吧。”

    与这座小院相邻的还有一座庭院,在来看房的时候,范毕庄就已经注意到了,格局差不多,院子里也有着花花草草,不过面积更大,足足有范毕庄所租下的这座小院的一倍还有余。

    听苏珊娜大婶说,他的邻居是一个名叫胡安的老头,他的老伴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他的儿子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没有在西班牙,甚至不在欧洲,而是满世界的到处飞,所以,胡安老头一个人独居了多年。

    苏珊娜大婶特意叮嘱,这个老头的脾气有些古怪,不喜欢与人接触,平时都是深居简出。不过她也让范毕庄不用在意,因为作为这座小院的主人,这么多年下来,莫亚夫妇都没怎么和胡安打过照面,范毕庄住进了这里,估计也不会有太多和对方的交流机会。

    傍晚的时候,范毕庄几个人在小院中忙进忙出的,也没看到过那位叫胡安的邻居,却是没想到,这会儿,倒是打了一个照面,虽然因为天色的原因,可能彼此之间连对方的面容都瞧不清楚。

    范毕庄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口喊了一句:“胡安先生?”

    那头没有回应,但是范毕庄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眼神依然落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他又喊了一句:“我叫范,是新搬进这里的,我们以后可就是邻居了,我……”

    “砰~”

    话还没有说完,范毕庄便听到对面传来了一道轻微的响声,很显然,对面的窗子已经关上了。

    “真是个怪人。”

    范毕庄摸了摸鼻子,自语了一句,不过却也没太放在心上,他本来也是一个不擅长与人交际的性格,只是出于礼貌随口搭了几句,既然对方不想和他说话,他也省得和对方浪费口舌。

    “好了,睡觉了。”

    范毕庄也关上窗户,躺回床上,盖上了被子。

    “晚安,春节。”范毕庄朝着春节打了一个响指,笑着道,“祝你在新家能够有一个好梦。”

    春节“嗷呜”了一句,作为回应,跑到墙边跳着按动了开关,房间内陷入到黑暗中,它这才返回了它的新窝中。

    ………………………………………………………………………………………………………

    黑夜过去,清晨来临。

    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伴随着清风洒向这座小城的时候,范毕庄已经起来了。

    虽然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但他的适应力很强,睡得很安稳的他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春节已经跳到了床上,涎着大舌头不断的舔着他的脸,正在跟他道早安。

    “你也早上好,春节。看来昨晚你睡得很舒服。”

    范毕庄拍拍他的脑袋,从床上起来。

    接下来是穿衣,洗漱,弄早餐。

    拾辍完毕之后,范毕庄换好运动衣和球鞋,在双腿上绑着两个足球,然后出了门。

    尽管已经离开了拉玛西亚,但有些习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丢下的,恩里克和比拉诺瓦先生为他制定的这些特训小计划,他觉得依然有用,所以他打算一直坚持下去。

    一人一狗慢跑着出了门,像是彼此竞争一般,你追我赶。

    在经过隔壁小院的时候,范毕庄放缓了脚步,一个头银白的老头正右手拿着一个水壶,在给院里的花草浇水。

    他的面容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只是神态之间显得很是专注,他像是对待孩子一般,小心的松土,浇水,轻轻的摆弄着花草。

    “这就是胡安先生吧?”

    范毕庄如此想着,向着院内点了点头,“早上好,胡安先生。我是范,你的新邻居。”

    没有回应,银老头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范毕庄耸耸肩,迈开步子,转身往前跑。

    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才现春节没有跟上来,他转头去看,却现春节正在胡安先生的院门前,抬着脚,“呼哧~呼哧~”的做记号呢。

    “这个春节,真是走到哪,地盘就占到哪啊!”

    范毕庄哭笑不得,却是惊讶的现,对他的搭话不闻不理的胡安先生,却是走到了院门前,瞪着眼珠,紧紧的望着抬脚撒尿的春节。

    春节不甘示弱,充满灵性的两个眼珠子瞪了回去,大眼瞪小眼,一人一狗倒是对“干瞪眼”的游戏玩上了瘾。

    “走了,春节。”

    范毕庄的喊声打破了这种似乎空气中都有火花闪现的氛围,他是真怕继续下去,春节说不定还能干出什么令人恶心的混账事来,要是把这个老头给气晕过去,那可就玩笑开大了。

    饶是如此,在听到主人的召唤之后,春节也是转过身子,四只爪子并用,奋力的刨坑,溅起的草屑和泥土,堆到了胡安先生的脚边,他的鞋子上都沾满了黄色的土渣。

    这还不止,做完这一切的春节很是得意的冲对方扮了一个鬼脸,而后才屁颠屁颠的跑远了。

    范毕庄很清楚的看见,小老头的脸皮似乎都抽搐了一下,他憋着笑,和春节一起,转身跑了。

    在他的身后,小老头胡安打开了院门,蹲下来,将鞋子上的草屑泥土拨开掉,然后拿着小铲子,将刚刚被春节刨出来的小坑,填上土,轻轻的抚平,神态专注且安详。

    ………………………………………………………………………………………………………

    球队的训练依然按部就班,和昨天没有太大的区别,上午是基础和体能训练,下午则是进行战术的模拟和演练。

    昨天进行了一场队内赛,也是因为在比赛中有着还算不错的表现,所以范毕庄被队友们更加认同,大家相处得还算融洽,范毕庄一边跟着大家训练,一边询问着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偶尔也会跟大家闲聊两句。

    气氛很轻松,当然,对于尼哈特来说,就有些满满都是泪的感觉,很显然,主教练佩莱格里尼说到做到,被范毕庄坑了一把的他,在训练的时候不但得到了鲁本的专门照顾,而且训练量也增大了不少,在大家都休息的时候,他还一个人在场上,咬着牙跑来跑去,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大伙儿都是幸灾乐祸的一边笑,一边给他加油打气,尼哈特耸拉着一张脸,只是偶尔看向范毕庄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这让范毕庄都有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在例常的训练结束之后,佩莱格里尼宣布球队将继续进行训练赛。

    这让球员们感到很惊奇,球队内部的训练赛虽然是常常进行的,但是中间也是会有间隔时间的,像这样不间断连续两天进行比赛的情况,还是挺少见的。

    毕竟职业球队的联赛任务也算得上频繁,而队内赛也是按照实战标准来的,每多踢一场,那么就多增添一分疲累,为了节省体能和防止过多的出现伤病,所以教练组是很少频繁的进行队内赛的,一周能有个一两场就顶天了。

    不过既然主教练有了命令,那么球员们疑惑归疑惑,也只能不打折扣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