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四十八章 摊牌
    翌日,训练结束后,范毕庄按例将自己每天的额外工作做完,给双腿上绑上足球准备离开训练场的时候,比拉诺瓦却是叫住了他。??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范。”

    比拉诺瓦在场边叫了一声,范毕庄闻言走了过去,比拉诺瓦递给他一瓶水。

    这让范毕庄有些诧异,比拉诺瓦对他的态度除了在训练中训斥之外,只剩下冷淡了,像这样给他递水的举动,堪称破天荒的头一回。

    范毕庄不是傻子,他接过水瓶,却没有拧开盖子,在手中颠了两下,眼神警惕的在对方的脸上游来荡去。

    “有事?”

    见到范毕庄这副模样,比拉诺瓦心中忍不住有些想笑。他也清楚范毕庄为何会有如此警惕仿若如临大敌的模样,事实上,在这几个月的“特训”中,他时不时的都会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虽然对范毕庄的帮助挺大,但不得不说,也将对方折腾得够呛。这家伙估计是被折腾得有些下意识反应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防备的心理。

    “与训练无关。”

    比拉诺瓦摆了摆手,见到范毕庄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无奈的摇摇头,直接进入主题,“你和那个叫莫利纳的球探还有联系吗?”

    看见范毕庄变了脸色,似乎有想岔了的趋势,解释着补充了一句:“我并不是对你私下朋友的事情感兴趣。我听说他每天都会来这里看你训练,有时候还会去Tongs找你聊天?”

    “是这样没错,他会来看我训练,有时候也会去酒吧喝两杯。他会跟我聊天,给我提一些小意见。我们算得上是朋友,他的很多建议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范毕庄点头,直言不讳。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莫利纳的心思他知道,但这又如何呢?对方人不错,也愿意帮助自己,同时也没有勉强自己意愿的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莫利纳确实是值得交往的一个人。

    “看来这位神探先生还真是一个努力有毅力不愿放弃的人。”

    能够说出莫利纳的绰号,显然比拉诺瓦对这位球探先生也做出一番了解,他点点头,继续道,“你觉得怎么样,我是说,对他的建议,你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他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他可以带我去巴斯克,他的俱乐部会给我更多的比赛机会。是真正的顶级职业比赛。”范毕庄摇头,“不过我拒绝了,他也没再提起。”

    心间涌起了欣慰的情绪,还有丝丝的感动。这么久时间的接触下来,比拉诺瓦也很清楚,虽然范毕庄在拉玛西亚训练营呆了这么多年,但要说对俱乐部的感情,还真不咋的。想想也是,几年前的范毕庄在这里面对的只有嘲笑和轻视,几年后的范毕庄仿若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恩里克和自己,他很可能依旧是低调得不被任何人注意,这样的经历和遭遇,他怎么会对这座俱乐部有太多的感情?

    “他不愿意离开,是为了路易斯和自己吧?”

    心中生起这样的念头,却是让比拉诺瓦很是羞愧。在此之前,他是坚定的希望范毕庄能够留在这里,能够为巴塞罗那的辉煌添砖加瓦,尽管这是一名教练的合理想法,但细细一想,却是有些自私了。明知道对方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是漫长的等待,甚至可能会耽搁对未来的展,他却是坚持想要留下弟子,而不是为其更好的展而考虑。从这个角度说,这不是自私是什么?

    收回思绪,比拉诺瓦沉默了一下,表情很郑重的看着范毕庄:“科尔基奇他们已经去了一线队,范,你有什么想法?”

    范毕庄没有回话。

    “你的学习能力很强,进步也很快,范,在我看来,你的天赋和潜力,不比已经离开了的他们逊色。”

    从范毕庄沉默的态度中,比拉诺瓦能够感受到对方心间的不满,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道,“一线队的亨克教练昨天来了预备队,很遗憾,范,这次去一线队的球员名单中,仍旧没有你的名字。”

    范毕庄依旧不说话,比拉诺瓦也不在意,“我知道现在的你需要打更多的比赛,预备队的比赛已经不再适合你。路易斯和一线队沟通过了,结果却不怎么如意。范,我想过了,以前的我可能想法太过偏颇了,事实证明,那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

    范毕庄终于抬起了头,他的眼睛中带着惊讶的神色。他已经预感到比拉诺瓦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果然,比拉诺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做下的这个决定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般,声音都有些低沉和无力。

    “很抱歉,范,作为你的教练,我很想帮助你,给你更多高水平比赛,提高自己的机会。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做不到这一点。”比拉诺瓦定定的看着范毕庄,“我很想你留下来,想让你和我一起为这家俱乐部贡献自己的所有力量,抱歉,范,我太自私了一点。路易斯说得对,你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我不应该将我的想法强迫施加给你……我知道有很多球探给了你联系方式,也向你许诺了不少好处,或许你应该认真做出决定了,你可以从中选出条件最好的一个,也可以问问莫利纳先生,他是一个好人,也很敬业……当然,你也可以来咨询我和路易斯,尽管我最大的期盼仍然还是想你留在这里……”

    这是比拉诺瓦第一次跟范毕庄说这么多的话,不但多,而且紊乱,甚至很多语句都有些重复和前后不搭,但从对方絮叨话语中,范毕庄感受到的是深深的无奈,还有对自己的关怀。

    范毕庄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尽管他的外表坚硬,尽管他的内心冷漠,但此刻,却像是心中有一块重要的东西,被人掏空,剩下的是无尽的失落和难受。

    比拉诺瓦微微垂下双目,他有些不敢去看范毕庄那充满质询的眼神,他明白对方的感受,可对方难受,他难道就好受了吗?两个人都是沉默冷漠的性子,每天看着对方,就像是在照镜子一般,虽然彼此之间不对付,偶有摩擦,但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或许在范毕庄心中,比拉诺瓦已经成为了他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亲人,但在比拉诺瓦心中,他何尝又不是将范毕庄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

    如今要将自己的孩子亲手送走,他又何尝不是感觉到切肤般的痛楚。

    范毕庄终究还是强迫着自己,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我知道了。”

    几乎是用鼻腔丢下的这一句话,范毕庄转过身,带着春节,向着训练场的门口蹒跚走去。

    越走越快,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门口的拐角处。

    夕阳的余晖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在这样的黑暗中,一直呆呆的看着大门的比拉诺瓦终于是坚持不住,蹲在了地上。

    黑暗中的训练场显得是如此的静谧,在场边的角落,一个身影蹲在地上,显得是如此的落寞和孤独。

    ………………………………………………………………………………………………………

    鲁本.科斯里拉斯在拉玛西亚训练营的门口处梭巡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对这些天的观察结果表示很满意。自从球队的球探将那位名叫“范”的华人小球员的资料和视频传回俱乐部之后,曼努埃尔先生就极为上心,并且派出了他的助手,也就是鲁本亲自驻守加泰罗尼亚,就近考察。

    将近一周的时间,范毕庄在训练和比赛中展现出来的东西,让鲁本意识到这是一名很有展潜力的新人,他决定和对方接触一下,如果可能的话,能够尽快的谈妥条件,将对方直接带回情歌球场。

    曼努埃尔先生给了他这样的权力,所以鲁本觉得是时候行使这项权力了。

    他没有如其他球探那般,在训练场边大喊大叫,目的是引起范毕庄的注意,然后再将名片塞到对方的口袋中,许诺一些很显然不可能兑现的条件。

    这是很nc的行为,说不定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鲁本决定找机会单独和对方进行交流,他代表着俱乐部的诚意,他相信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果,至少,对方肯定会乐意跟他接触。

    当看到范毕庄的身影从训练场的大门里快步走出来的时候,鲁本的脸上一喜,抬脚迎了上去。

    “你好,范,能和你聊聊吗,我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范毕庄就低着头从他的身边快掠了过去。

    “滚!”

    轻轻的一个字,其间的冷意却是让鲁本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他有些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范毕庄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路口。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鲁本一脸的莫名其妙,只是在风中无语的凌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