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四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第四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莫利纳并不是一个很成功的球探,虽然他一直都自诩自己是极为专业的人士,并且拥有着敏锐且独到的眼光。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但事实上,至今为止,他仍然没有为俱乐部掘出哪怕一名值得称道的球员。他成为一名专职的球探已经接近二十个年头了,也向俱乐部推荐了为数众多在他看来很有潜力和天赋的少年球员。

    不过,结果可不怎么好,他推荐的球员很少有被俱乐部接纳的,就算接纳了,这些小球员也很快泯然于众人,不说在俱乐部一线队站稳脚跟了,实际上,连升入一线队的球员都没有几个,大多数人要么去了更低级别的球队厮混度日,要么就是在业余联赛中挣扎徘徊。更甚者,已经不再进行足球运动。

    在西班牙的球探圈子,莫利纳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这名可不是什么好名,他有个绰号叫做“神探莫利纳”,这是同行们对他十数年来寸功未立最直接赤果的嘲笑。

    莫利纳也曾质疑过自己是否真的适合球探这份工作,但他对足球是真心热爱,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四处搜罗球员之外,还能干什么,所以他一直坚持了下来。这一坚持,就是接近二十个寒暑,莫利纳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努力一定会感动万能的上帝,他终有一天能够掘一名真正的天才。

    当他的“天才”一飞冲天的时候,就是他向所有的同行狠狠打脸的时候!

    而现在,莫利纳就感觉到,那名属于他的“天才”,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尽管他只观察了对方一场对抗赛的表现,但那种感觉却是无比的强烈。他的身体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咆哮,在反复的告诉他,这个人,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天才”,真正的天才!

    虽然和范毕庄的交流并不算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交流,因为面对他的邀请,范毕庄只是冷漠的丢给了他一句“没兴趣”,但莫利纳却并不打算放弃,他的心中甚至隐隐有着兴奋的感受。

    真正的天才都是有自己特立独行的性格的,而眼前的范毕庄,不正是这样么?

    莫利纳强自按捺住心底的激动,他决定,在未来的这段时间,他就留在巴塞罗那不走了,他要更多的观察范毕庄,并且将他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再整理成册,送回俱乐部。

    “我必须加快工作的进度,现在的范还没有被更多的人见识到他的才华,这是最好的时机!”

    莫利纳从兜中掏出一个银白色的手机,这里面录制着范毕庄这场对抗赛的表现,他决定将这份视频拷贝出来,再仔细的观看几遍,从中整理出对方的优点和长处。

    他觉得一场比赛的表现不足以说明什么,那么,他就再录制一场,两场,很多场!

    ………………………………………………………………………………………………………

    “那个家伙找你做什么?他说了什么?”

    范毕庄扛着几件训练器材走过场边的时候,才现比拉诺瓦并没有离开,他走到了范毕庄的身前,神色很是严峻的进行质问。

    比拉诺瓦认识那个家伙,他对几个月前出现在诺坎普球场看台上的这名中年男子有些印象,他也知道对方是一名球探。所以这很容易就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或许对方找上了范毕庄,是想要挖角?

    一名职业是球探的人找上一名球员,哪怕彼此之间或许是认识,但比拉诺瓦可不认为,对方只是简单纯粹的过来聊聊天。

    比拉诺瓦很担心,范毕庄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球员,他下了很多心血和精力,他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果实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作为一名足球教练,他自然是很想看到自己的弟子能够在未来有广阔的展,能够踢上职业足球,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球员,但这要分为谁效力。

    在他看来,范毕庄是拉玛西亚的一份子,如果未来这个家伙能够成为职业球员,那就只能是为巴塞罗那效力。

    这样的想法有些极端,但却是人之常情,就好像父亲之于儿子,自己的儿子,肯定是要跟着自己的脚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进行人生,而儿子长大,想要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开始违背父亲的意愿,这就会让父亲感受到难受和挫败。

    比拉诺瓦就像是这位父亲,有可能的话,他想要范毕庄为巴塞罗那这支伟大的俱乐部添砖加瓦,对于有可能将自己孩子勾走的外来人,他的态度自然是深深的防备。

    范毕庄停下了脚步,目光紧紧的看着自己的助理教练,比拉诺瓦也不曾移动分毫,目光同样专注且严厉的盯着对方的脸颊。

    “不知道。”

    范毕庄收回目光,淡淡的丢下一句,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春节玩耍逗弄的恩里克,扛着训练器材走了。

    在他的身后,比拉诺瓦的神情很复杂,有愤怒,有担忧,也有茫然。

    恩里克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蒂托。”

    比拉诺瓦转身,却现自己的好友正望着范毕庄的背影怔怔出神。

    良久,恩里克才转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助手摇了摇头。

    “你的问话太过了。”

    不等比拉诺瓦张嘴反驳,恩里克又摆了摆手。

    “范和你一样,外表冷漠,但却拥有一颗敏感且脆弱的内心。”恩里克这样说道,他虽然是看着比拉诺瓦,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你可能伤害到了他对你的感情。蒂托,我明白你的想法,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他们会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们能决定自己应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人生。你能保证,留下来就会比离开更好吗?”

    比拉诺瓦陷入到了沉默中,他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了解范,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他会自己想好,并且决定未来的道路他应该怎么走。而且,你应该相信他,现在的他,还是拉玛西亚的一员,还是你的孩子。”

    比拉诺瓦仍旧没有说话,恩里克也不打扰他,转身继续和春节玩耍在一起。

    很久之后,范毕庄重新回到了训练场边。他蹲在地上,将双腿上都绑上了足球,这才向着远方招了招手。

    “春节,走了。”

    “嗷呜!”

    春节回应的低吟一声,兴奋的跑了过来。

    “真是一只无情无义的狗啊,好歹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再见的时候,怎么也得跟我道别一声吧?”

    恩里克无奈的喊了一声,回应他的是春节鄙视的眼神,而后转过身,大尾巴像扫把一样的摇来晃去,捉弄之意显而易见。

    恩里克只能是郁闷的摇头苦笑。

    范毕庄拍了拍春节的脑袋,远远的向主教练点点头:“再见,恩里克先生。”

    “今天你表现得很不错,所以,明天见,范,我期待着你更加出色的挥。”

    范毕庄点头转身,看见比拉诺瓦仍旧是沉默的站在原地,只是眼神紧紧的看着自己。

    犹豫了一下,范毕庄还是向其打招呼道别:“再见,比拉诺瓦教练。”

    走了两步,范毕庄再次转过了头:“他问我有没有兴趣谈谈,我说没兴趣。”

    说完这句话,范毕庄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

    比拉诺瓦的脸上露出了歉然的神色,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叫住对方。

    一只手再次攀上了他的肩膀,恩里克的脸颊上还是带着熟悉的笑容。

    “你把范当做了你的孩子,他又何尝不是将你当成了朋友,或者亲人?所以蒂托,如果你真的为他好,那么就更应该站在他的角度上为他考虑。好了,伙计,别杞人忧天了。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们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

    恩里克拍拍好友的肩膀,吹着口哨,施施然的离开了。

    只剩下比拉诺瓦一个人伫立在空旷的训练场,有清凉的夜风拂过,他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