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三十八章 红色马甲

第三十八章 红色马甲

 
    球队与巴伦西亚的比赛最终以2:6的大比分落败,在这场比赛中,巴伦西亚的年轻球员阿尔卡塞尔可谓是光芒万丈,他不但上演了帽子戏法,还有一次助攻,就连比拉诺瓦都评价说,这个小家伙已经站在了同龄段球员中的最上层,已经有进入一线队的实力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亲眼见证一颗新星的冉冉升起,放在其他场合,是很令人愉快和值得期待的一件事,不过这份期待如果是在巴塞罗那的身上建立起来的,那就令很多人感到痛苦了,就好像比拉诺瓦,或者说在看台上的其他小球员,在回去的路上,都是一脸的沉痛。

    不过也有令他们感到安慰的事情,那就是博扬的表现也很出色,巴塞罗那的两个进球都是他打进的,虽然与大局于事无补,但也算是为球队挽回了一丝颜面。

    这些事情范毕庄并不在意,对他而言,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名不为人注意的足球学徒,虽然现在看起来足球之路似乎见到了一线曙光,但当光明来临之前,他还是得在黑暗中挣扎徘徊。

    日子又恢复了到了以往的平静轨迹中。

    小球员们在训练场上接受着因为输球而大雷霆的主教练的折磨,而范毕庄则是在角落里,接受着比拉诺瓦的“虐待”。

    他的训练项目渐渐的变多起来,也更加的繁琐,除了要面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传球和绑着足球折返跑之外,他还得在两条腿上都绑着足球的情况下,练习快的带球训练,还有绕桩,还有蛙跳……

    比拉诺瓦的想法很有些天马行空,有的项目范毕庄觉得很不错,能够对他的足球能力有所提高,而有的项目则是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比如说举着巨大的轮胎垫子,在角落里跳来跳去……

    好吧,范毕庄是真的怀疑比拉诺瓦是借着特训的由头在“打击报复”自己,不过他并没有表示出反抗的情绪,对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他的性子除了冷漠之外,也很是执拗,但更多的,他不想让那个有着跟他一样蓦然面容的家伙露出鄙视的眼神。

    只是在心里,范毕庄对未来有一天,能够脱下鞋子,然后狠狠的砸在对方脸上的一幕,是更加的期待了。

    当然,报仇雪恨的日子遥遥无期,范毕庄不得不在现实中继续沉沦,让他无语的是,比拉诺瓦似乎又找到了更加新鲜的玩法。

    当范毕庄再一次来到训练场的时候,他的专属小角落里,已经林立着不少的长条形的黑色沙袋,在沙袋的周围,还有不少小球员在进行围观,不时的指指点点。

    疑惑的范毕庄很快就知道这些沙袋的用处了。

    当他双腿绑着足球进入其中的时候,比拉诺瓦找来了几个帮手,沙袋被推动,开始左右摇晃。

    “现在锻炼你的对抗能力。是的,你需要在沙袋的撞击下,尽力的保持住身形,并且把足球传到指定的地方。”

    比拉诺瓦的解释更像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于是在这样的命令下,范毕庄开始了他新的征程。

    球队的日常训练是极其枯燥的,但小球员们最近的兴致都很高,因为他们可以在恩里克魔鬼般的训练下,同时欣赏到一出堪比卓别林式的戏剧表演——密密麻麻的沙袋不断的摇晃,身在其中的范毕庄如同飘曳在大海上的小舟,不断的被掀翻,再起来,然后再不断的被掀翻,再站起来,周而复始。

    人就是这样,自己已经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了,在看到还有人比自己的处境还要凄惨的时候,就会自我安慰的觉着自己的生活简直太幸福了。

    苦不苦,累不累,蛋疼不蛋疼,得,看看可怜的范毕庄吧,什么痛苦和悲伤都能够被一扫而空。

    ………………………………………………………………………………………………………

    如果说最开始的停球训练,算作是简单难度的话,那么随后的训练项目则逐渐的变成了困难模式,地狱模式。

    到了现在,范毕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难度了,虐主模式么?恩,应该就是这样。

    虽然每次被沙袋击倒又站起的过程中,他都想冲出沙袋树林将旁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颊的主人给打倒在地,但范毕庄仍旧是强迫着自己忍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在范毕庄备受折磨的这段时间,巴塞罗那预备队除了训练之外,也经常出去打一些比赛,有些是青年组的联赛,有些则是和周边球队的友谊赛。

    范毕庄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球队无论去哪里,他都会随行,但也仅此而已了,他似乎永远都只能充当一个看客,除了坐在观众台上,其他的都与他无关。

    劳伦训练很努力,他已经快要拿到梦寐以求的红色马甲了,赫弗伦和克罗萨斯也进入到了主力序列中,无论在训练中还是在比赛中都表现出色的博扬开始崭露头角,如今的他已经是预备队雷打不动的主力前锋,甚至隐隐有成为进攻核心的趋势。

    训练场上也多了几张新的面孔,范毕庄认识的就只有巴尔特拉和多斯.桑托斯,前者是因为受伤离队休养了一阵子,后者是被他“教训”过的B队小奶孩,如今他也升上了预备队,并且很受主教练的赏识。

    范毕庄已经很少参与到队内的对抗赛中,他很想验证一下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但比拉诺瓦直接剥夺了他的这个权利,他现在每天的任务除了清理训练场,就只剩下训练和……训练。

    范毕庄似乎再一次成为了训练场上的透明人,除了有新来的小球员会向角落里投以好奇的目光,其他球员,早就对这一幕习以为常。除了比拉诺瓦教练新想出来的折磨范毕庄的点子会让他们哄笑一阵之外,便没有了下文。

    有时候,范毕庄都在怀疑自己这样漫无目的的训练下去,除了搞得自己无比的狼狈之外,还有什么作用。甚至他都想直接泄一通怒火,将比拉诺瓦和恩里克揍成猪头,再潇洒的离开,再也不踏进拉玛西亚训练营的大门。

    这样的想法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脑中,有几次差点都付诸于行动。

    但最后的结果,他仍然在角落里,在属于他的小天地里,周而复始的做着比拉诺瓦为他安排的任何事情。

    ………………………………………………………………………………………………………

    恩里克站在训练场外,翻看着助手们送过来的档案记录,比拉诺瓦在他的身边,不一言,只是目光时不时的投向角落里那道孤独的身影。

    “还不错,这群球员们最近都很努力,进步很大,尤其是有几个小家伙,表现极其突出,看来他们留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恩里克合上记录本,点点头这样说了一句,随后又向比拉诺瓦笑着道,“弗兰克跟我提了几次,说他的队伍最近有些缺人。哈,真的缺人吗?我可不是没脑子的蠢货,那家伙肯定是看中了我这里的几个好苗子。想从我这里捞人,哼哼!”

    “迟早的事情罢了。”比拉诺瓦耸了耸肩,一语中的,“看来有些小家伙的表现已经引起了一线队的注意。”

    “是啊,早晚的事情,作为一线队的后备球队,为俱乐部不断的输送新鲜血液和出色的苗子,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恩里克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句,“能够为俱乐部尽最大力量的贡献,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只是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舍,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球员,他们就像是我的孩子,在这里,我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但是离开了这里,真正的踏入职业赛场,未来会是什么模样,是甘甜还是苦涩,只能他们自己品味了,我们……无能为力。”

    “雏鹰终会有离开母亲,振翅高飞的一天,不经历困苦和磨难,如何看见雨后绚烂的彩虹。”比拉诺瓦不是一个喜欢情感外泄的人,他的反应很平静,“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只希望他们能够坚定本心,无论未来在哪里,取得了什么成就,是成功还是失败,都能够记住,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职业足球这条道路。不让自己后悔,也就足够了。”

    “不让自己后悔,也就足够了。”恩里克愣了一下,嘴里反复咀嚼着这句话,随即又笑了,“蒂托,有时候我觉得你不应该成为一名足球教练,真的,我感觉你去研究哲学的话,说不定会更加成功。”

    “或许吧。”

    恩里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他看了一眼远处的角落,又将话题扯到了范毕庄的身上。

    “范怎么样了?这段时间你可是把他折磨得够呛,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暴起飙,说实话,我真挺感觉意外的。”

    “我倒是一点儿都不意外,或者说,我知道他总会有一天将鞋子丢在我的脸上。”比拉诺瓦想到未来某一天,自己被一只臭烘烘的鞋子砸在脸上的场面,突然就笑了,“差不多了,再进行下去,也不会有明显的进步了,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剩下的,就只有用更多的比赛来历练了,能不能从中学到东西,学到多少东西,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我很期待你被范用鞋子打脸的一天。”恩里克也笑了,随即点头道,“行吧,明天就让他重新跟随球队训练吧,对了,刚好有一场训练赛,明天就可以看看咱们的特训成果了。”

    “恩。”比拉诺瓦不置可否,看了顶头上司一眼,“给他红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