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二十五章 手感怎么样?

第二十五章 手感怎么样?

 
    宽敞整洁的柏油马路上,一辆通体红蓝色的大巴车正是徐徐向前行驶。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而在车厢里,则是热闹一片,小球员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轻声的交谈着,不时有低低的笑声响起,甚至还有人隐蔽的伸出手,一边说,一边对着车厢最后排指指点点。

    大巴车最后排的靠窗位置,范毕庄静静的坐在那里,周围的轻笑和议论他自然有所觉察,虽然听不清队友们说的是什么,但只是用脑袋想想,范毕庄也知道大家谈论的中心就是他。

    本来是到巴斯克进行一场青年组的联赛,结果比赛的过程和最后的结果反倒是阴差阳错的没有人去关注了,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看台上生的骚乱趣闻给吸引了,当然,还有当小屋房门打开的那一幕,也成为了大家津津乐道的笑谈。

    好吧,比赛什么的,压根不重要,人都是有八卦之心的,这团火焰一旦燃烧起来……那就让该死的比赛见鬼去吧,我们只想搞清楚一件事,范毕庄这家伙是不是中邪了,在看台上惹出这么大动静不说,竟然还在小屋里欺负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这是打人家白花花的p股啊,真是太凶残了,他怎么就下得去手啊!

    周围仍旧有低低的交谈声响起,甚至还有带着丝丝猥.琐笑意的声音传入耳朵,范毕庄却是充耳不闻,微微闭着眼睛,脑袋里却是浮现出了小姑娘离开时一边红着眼睛,一边咬牙切齿的愤恨模样。

    “我记住你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pp打得稀巴烂,你给我等着!”

    这是小姑娘在跟着她的父亲离开时撂下的“狠话”,那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让现场的不少人都是生出了怜悯的情绪,就连恩里克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似乎是在埋怨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对如此可爱且娇柔的小女孩动手。

    当时范毕庄只是狠狠地瞪了过去,然后女孩儿又是被惊得好一通大呼小叫,直往莫利纳的身后躲藏。

    只不过让人哭笑不得是,这位女孩在离开的时候,对春节仍旧是恋恋不忘,不断的撺掇着莫利纳去买下这只可爱的大狗。在达不到目的之后,女孩跑过来抱着春节又是一通伤心欲绝的哭泣,而后一步三回头,其恋恋不舍的程度,再加上周围不断投过来的怪异眼光,弄得范毕庄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如那可恶的法海一样,拆散了白娘子与许官人的惊世爱恋……呸,是春节和女孩之间的“爱恋”。

    “费丽莎?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就是脾性太刁蛮了一点。”

    女孩的名字范毕庄已经知道了,只是让他自己都疑惑的是,当时的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好好的“捉弄教训”对方一番,以他这样的冷漠淡然性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表现,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自己内心其实是一个萝莉控?”

    范毕庄被突然冒出来的这样一个念头吓了一大跳,但随之又哭笑不得的摇头,因为他后来得知了,这位名叫费丽莎的女孩,还真的只是一个小姑娘,她的年龄还只有十三岁……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范毕庄心里好一阵无语,这小妮子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不但胸前很有料,就连身材都很高挑,谁特么知道这么标致的一个姑娘竟然还是一个未成年少女,这尼玛的,****啊有木有……

    范毕庄觉得,经过此事过后,估计他在拉玛西亚除了暴力分子、冷面狂魔这样的绰号之外,估计“变态萝莉控”的帽子也会落在他头上,摘不掉了。

    “唉。”

    范毕庄自顾自的叹了口气,现坐在最前面的主教练恩里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的旁边,面色古怪的一直盯着他。

    “好看吗?”

    范毕庄没有问他为什么做过来,面色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不咸不淡的轻声出口。

    “呃,不怎么好看。”

    恩里克尴尬的一笑,踌躇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那个……范啊,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嗯……你该不会真有异于常人的爱好吧?”

    见到范毕庄的眼光冷了下来,恩里克连忙摆摆手,打了个哈哈,强笑道:“哈,我就是随口问问,不打紧,不打紧……对了,手感怎么样?”

    “……”

    范毕庄只觉得胸口一闷,有种想要挥拳打人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将脑袋转向窗外,再不一言。

    恩里克也不在意,就在一旁,“嘿嘿嘿”的猥.琐低笑。

    ………………………………………………………………………………………………………

    回到巴塞罗那的第二天,球队如同以往一般的正常训练。

    虽然经历了“看台骚乱事件”,大家的注意力都是从比赛本身转移到了范毕庄的身上,但输球总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尤其是恩里克,全然没有和范毕庄聊天时的和善模样,精心筹备了这么久,又做了充足的准备,球队依然是在客场大比分落败,可谓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恩里克第二天就了火,日常训练的强度几乎比以往增加了一倍有余。

    球员们在训练场上**练得苦不堪言,恩里克更是化身铁血恶魔,拿着一根棍子就跟在球员们的身后,谁要是偷懒,或者是跟不上训练节奏,立即就是一棍子抽过去。

    一整天的时间始终是在做着最基础的体能训练,在这种类似水深火热的高强度训练结束后,小球员基本上个个都累得跟死狗没多大区别,瘫坐在草地上久久不愿起来。

    之所以说是基本上,那是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累得脚软手软。范毕庄在高强度训练之后,跟没事人一般,只是坐在地上喝了点水,而后拍拍屁股,就开始收拾训练场,再然后,在一群人看怪物似的眼光注视下离开了训练场。

    范毕庄很难得的成了第一个离开训练场的球员,在他成为这里一员之后的这么多年,他一项都是晚退的代名词,却没想到,今天倒还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成为了“早退”第一人。

    恩里克对球队的“惩罚”足足持续了三天,在这三天时间里,小球员们都被折磨得哭爹喊娘,范毕庄仍旧是那个例外,似乎这样强度的训练,根本引不起他心内的涟漪,连续三天当选“最佳早退球员”的光荣称号。

    于是范毕庄的第三个绰号开始在预备队里流传,继暴力狂、萝莉控之后,“体能变态”的名头也稳稳的落到了他的头上。

    对这一点,恩里克也是深以为然,为了达到“惩罚”的效果,他给球队的训练强度是一天强过一天,结果,其他球员倒是被折腾得够呛,倒是范毕庄,跟没事人一样,该怎样怎样,和平常一般无二。

    “度快,有一脚传球的天赋,呃,体能和奔跑能力也很不错,身体素质很好。”

    恩里克这样想着,对范毕庄的特点再度下了一个结论。

    ………………………………………………………………………………………………………

    三天之后,恩里克的惩罚结束,球队的训练恢复到了正常水准。

    当然,取消惩罚也只是说说而已,但是已经上去的繁重训练任务是不可能再往下降太多的,几天的功夫,小球员们也逐渐适应了这种强度的训练,如果贸然将强度降低,那只会取得截然相反的效果。

    比以前繁重,但没有到标的程度,强度被控制在一个可接受且小球员的身体素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上午的训练还是以体能训练为主,不过在下午的时候,日常训练只进行了小半个小时,恩里克便让助手去将球员叫了回来,而后就有助教开始分马甲。

    很显然,今天是要进行一场实战性质的对抗赛了。

    博扬手中拿着绿颜色的马甲,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的好友兼前辈阿尔巴也是错愕的望向了分马甲的助理教练。

    “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这是绿颜色的马甲啊,科尔基奇可是主力队的一员啊?”阿尔巴向名为比拉诺瓦的助教提出了疑惑。

    “没有谁固定是主力队的一员,也没有谁固定是替补队的一员,一切都得看你们平日里的训练表现。”比拉诺言是个很严肃的人,他瞟了一眼惊讶的博扬,转过头继续去给其他球员分马甲,“这是恩里克教练的决定。还有,请记住,不要随便向你的教练提出质疑,这是一种很没有礼貌的表现,因为这会让我感觉你是在对我的工作能力进行否定!”

    “对不起,比拉诺瓦先生……”

    阿尔巴连连道歉,比拉诺瓦却是没有再理会他,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谢谢你,阿尔巴前辈。”

    博扬向仗义执言的阿尔巴道谢一声,只是低着头,紧紧抓着绿色的马甲,不知道他心里正在想着什么。

    而阿尔巴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该怎样安慰。

    而在另外一边,恩里克已经找上了范毕庄。

    “范,今天你换个位置,不要去后面了,两个边路,你随便选一个,就打边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