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二十一章 我相信!

第二十一章 我相信!

 
    恩里克离开之后,范毕壮依旧坐在吧台里面,却是没有再枕着胳膊陷入睡梦中,而是静静的看着来来往往的酒客们,只是眼中的焦点却是不在他们的身上,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菲德尔凑了上来,站在吧台外面,对着他挤眉弄眼:“我说范,听那位恩里克教练说的,好像你今天上场踢球了?似乎还干得不错?”

    菲德尔是对范毕壮过往经历了解得最为清楚的人之一,也知道范毕壮一直都在拉玛西亚兼任做足球学徒。不过这么多年了,范毕壮依然是最不起眼的学徒身份,所以菲德尔也知道范毕壮是没什么足球天分的。

    当然,他也没有劝慰范毕壮,他是知道内情的,也知道范毕壮对阿尔塞娜女士的感情,所以这些对范毕壮不起作用的废话,说与不说都一样,他也懒得在意了。

    不过刚才在旁边听到恩里克和范毕壮的对话,这倒是让菲德尔眼睛一亮,难不成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或者说,范毕壮其实是一颗宝贵的珍珠,只是以往被灰尘遮蔽住了,其实他真的是一颗沧海中的璀璨遗珠?

    范毕壮看了一眼菲德尔,这位身材臃肿的胖子脸上此刻正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他撇了撇嘴,回道:“恩里克教练说一线队人不够,让我先帮忙顶几天。”

    “喔,难怪前几天你说最近会回来得晚一点,原来是要训练和比赛……”

    菲德尔话若有所思的点头,话还没有说完,范毕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至于表现得好不好……”范毕壮的嘴角露出了玩味的讥讽笑容,“今天我倒是出场了,不过被对手打了一个1o:2,你觉得我的表现好不好?”

    菲德尔张大了嘴,砸吧砸吧了两下,随即就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1o:2?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就这个夸张的比分,那么范毕壮的表现肯定是一塌糊涂吧,不管怎么说,他所在的一方是被对方打进了这么多球,那么这样想来,范毕壮肯定也是被对手虐得灰头土脸。

    一想到范毕壮这张“死人脸”,在场上被人蹂躏得找不着北,想火却只能憋着的画面,菲德尔就有种想笑的冲动,不过一抬头就看到范毕壮紧紧的盯着他,又是打了个寒颤,继续使劲憋笑。

    好一会儿,菲德尔又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出了自己的疑问:“不对啊,范,要是你真的表现差劲的话,那你的这位恩里克教练怎么会大晚上的跑到酒吧来找你,我可是听他说了,你踢球的时候,跑得可不慢啊……”

    “跑得快就能踢好足球么?”范毕壮嘴角的嘲讽笑容更加明显,“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去参加奥运会百米短跑了,说不定还能混个奖牌,以后也不愁吃穿,不用在这个烂地方窝着了。”

    “这倒也是,跑得快并不能代表足球就能踢得好……”菲德尔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个理儿,可是他的八卦之火还是仍旧没有熄灭,“恩里克教练问你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外不意外的?快告诉我啊,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范毕壮却是没有再理他,将双手枕在吧台上,脑袋伏了上去,闭上了眼睛。

    菲德尔见状,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又拿起旁边的报纸,继续翻动起来。

    范毕壮却是没有去找周公聊天,闭上眼睛的他,脑中的思绪则飘到了多年以前。

    在大街小巷里,在公园里,在沙滩边,一个瘦弱的男孩拖着一个破烂褴褛的大袋子,四处的流窜游走,哪里有纸壳、易拉罐之类的东西,他便会兴冲冲的跑过去,捡起来,塞进大袋子中。

    男孩浑身脏兮兮的,没有人愿意接近他,周围的路人尽是白眼和嫌恶,小男孩就在这样的眼神中,继续捡着能够为他换来食物的垃圾。

    日复一日,后来小男孩找到了一个省力的办法,他将大袋子放在一边,看见路边有易拉罐,不再是捡起放进袋子中,而是将罐子踢到了指定的地点,当罐子和垃圾越积越多的时候,再一起收拾装进袋中。

    这是小男孩想出来的省力的办法,久而久之,他踢易拉罐的“绝活”从生疏到熟练,几乎是一踢一个准,想让罐子去哪里,就会去哪里。

    没有人愿意做他的玩伴,踢罐子就成了他唯一可以进行的游戏。在烈日下,在风雨中,弱小的身影孤零零的“自娱自乐”。

    只是这样的游戏……

    菲德尔没有再去关注像是睡着了的范毕壮,他不知道的是,范毕壮的眼角却是有了湿润的痕迹。

    “意外?熟能生巧罢了。”

    范毕壮低声轻喃。

    ………………………………………………………………………………………………………

    “我说不是意外,你会相信么?”

    走出酒吧之后,恩里克却是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皱着眉头在清冷的街上缓慢的踱步,脑中一直想着范毕壮告诉他的这一句话。

    诚然,他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才会去到Tongs酒吧,只是当范毕壮这一句反问轻飘飘的落进他的耳朵之中的时候,他却是愣住了,并且骇然的现,对于这个反问,他根本回答不上来。

    是的,就像范毕壮所说的那样,意外和不是意外又有什么区别呢?就算明确的告诉了他,那脚精妙的传球是有意为之,那么自己心中是否真的会相信呢?

    一个在拉玛西亚沉沦了数年,却始终没有任何亮点,没有丝毫存在感的足球学徒,突然说他其实不是一个庸人,说他其实有着不俗的足球天赋,这说出去,谁信?

    恩里克接过预备队的教鞭也有一年多了,对于范毕壮这个“怪人”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通过他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就是,范毕壮是真的没有太好的足球天赋,在职业足球这条路上,真的很难有所建树。

    而今天对抗赛中范毕壮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除了那一脚令人意外的传球,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但是……

    恩里克惊讶的现,无论他怎么自我安慰,自我催眠,范毕壮那一脚极为惊艳的传球仍旧是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不,不止是他,是所有人的判断难道真的出现了失误?其实范毕壮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优秀特质的,之所以现在仍旧是碌碌无为,只是缺少了一个慧眼识人的伯乐罢了?

    人性其实是一个很奇妙很难捉摸的东西,或许范毕壮直接告诉恩里克,这是意外和这不是意外,恩里克恐怕不会这样的纠结,但越是捉摸不透,就越想知道最终的答案,而越想知道答案,就越是要捉摸,这样如此反复,几乎就陷入到了一个循环之中。

    这就是所谓的牛角尖。

    恩里克此时就有些陷入到了钻牛角尖之中。

    他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眉头依旧紧锁,从兜中掏出一支香烟,点燃,黑暗中有烟雾袅袅升起,或明或暗的红点不断闪烁,恩里克继续陷入到了沉思中。

    ………………………………………………………………………………………………………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范毕壮很惊讶的现,一向来的很早的恩里克却是在球员们都来了之后,还是没有出现。

    以范毕壮的淡然性子自然不会去过多关注,不过还是从带队的教练口中得知恩里克教练身子有恙,因为受了凉的缘故,今天无法带队训练。

    果然,在一整天的训练里,范毕壮都没有看见恩里克的身影,他倒是没什么想法,倒是春节显得颇为闷闷不乐,这倒让范毕壮有些好笑,恐怕在春节的眼里,恩里克就是它交好的玩伴,这个有意思的玩伴今天没有和他一起逗乐,所以倒是显得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让范毕壮意外的是,训练结束后,他正在场上收拾器具的时候,范毕壮却是突然的出现了。

    恩里克仍旧穿着风衣,脸上戴着那副大号的蛤蟆镜。

    看到这一幕,范毕壮很愉快的笑了,这家伙不会是在遮丑吧?毕竟顶着一只熊猫眼出现在训练场上,被小球员们看见,还不得引众人的八卦之火啊。

    只是让范毕壮有些愣的时候,远处的恩里克一看到秦寿,立即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抓起范毕壮的双手,用极为严肃认真的口吻开了口。

    “我们在一起吧……”

    咳咳,这只是范毕壮脑补出来的恶寒场面,事实是——

    “我相信那不是意外,范,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