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二十章 恩里克驾到

第二十章 恩里克驾到

 
    铁树会不会开花,母猪究竟会不会上树,菲德尔最终也没有找到答案,因为范毕壮从阁楼下来之后,就坐进了吧台内,撑着脑袋又打起了盹。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是范毕壮的常态了,Tongs酒吧里的营业情况他基本上不会管,只要酒客们不闹事,自觉的投币打酒,那么天大的事情,似乎都没有他睡觉来得重要。

    菲德尔也是见惯不怪了,原本他还有许多疑惑想要询问,不过看范毕壮的这个样子,也懒得上前去自讨没趣了。

    这个时候,酒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出了“嘎吱~”的声响,随后挂在门墙上的风铃也“叮叮当当”的出了悦耳的清脆声音。

    没有人去注意推门而进的人,酒吧里人来人往的很是平常,酒客们只顾着喝酒聊天打屁,对谁来谁走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

    菲德尔也没有抬头,而是自顾自的拿了一张报纸,坐在吧台边,低头看报纸上的新闻和八卦。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新进门的客人左右看了看,然后径直朝着吧台的方向走了过来——这也是废话,这间酒吧的人都在聊天喝酒,只有眼前这个胖子坐在吧台前无所事事,身上还系着围巾,遍数这里的所有人,只有这个胖子符合酒吧服务员的装扮了。

    “请问,这里是Tongs酒吧吗?”

    低沉雄浑的声音在菲德尔的耳边响起,菲德尔头也不抬,注意力仍旧在手中的报纸上。在Tongs酒吧这个怪地方呆的久了,又或者是受了范毕壮的影响,菲德尔为人处世的态度也有些不冷不热。

    “酒桶在左边,投币箱在吧台右手边,要什么自己找,记得把钱投入投币箱就行。上面有标价的。”

    “……”

    恩里克一脸的瞠目结舌。

    训练结束后,恩里克就回了自己的住所,不过范毕壮那一脚堪称神来之笔的传球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最后备受折磨的他实在在家中待不住了,拿了墨镜和外套就出了门。

    巴塞罗那这座城市这么大,规模大小不一的酒吧更是如海滩上的贝克一样,多不胜数,恩里克虽然知道范毕壮是在Tongs酒吧做酒保,但却从来没有去过,在街上四下打听,花费了好一阵时间才终于找到了这个不起眼的破旧小酒吧。

    本以为找到了Tongs酒吧,那么一切都将苦尽甘来,自己心中的疑惑也会得到解答,结果……结果尼玛啊,这酒吧里的人是不是都是神经病啊,有客人来了压根就没人关注,自己找上了酒保,可是酒保一副嫌弃不想搭理的态度,让他都有些快要抓狂了。

    酒吧他不是没去过,可是随便哪一间酒吧也不像这里啊,客人们除了喝酒就是聊天,没有其他任何的娱乐项目。更奇葩的是酒保竟然不提供任何服务,喝酒还要自己打,要点东西也得自己动手,最特么令人无语的是,竟然付账都还得自己把钱放入投币箱中。

    这算什么酒吧?酒吧不应该是灯红酒绿么,不应该是吵吵嚷嚷,嘈杂不已的么?就算没有性感的阿拉丁女郎翩翩起舞,至少也得有火爆动感的音乐吧!可是这里,尼玛,什么都没有啊!

    “咳咳……这里现代化的程度有点高啊,一切都是自助的,还真是……”恩里克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看了一下眼前仍旧没有反应只是认真的浏览着报纸的酒保,强忍着不快,又把之前的询问重复了一遍。

    “请问,这里是Tongs酒吧吗?”

    “卧槽,你特么烦不烦啊,你眼睛是瞎的么,门口不是有招牌么,难道说你是不认识字啊,我说你……卧槽!”

    菲德尔总算有了反应,对于这个打扰自己看报的声音,菲德尔是烦躁得不行,抬起头就准备开喷,可是话只说到一半,就吓了一大跳。眼前的这个家伙穿着黑色的风衣,脸上还戴着一副大号的蛤蟆镜,这大晚上的,到处都漆黑一片,你还戴个墨镜出门,这该不是蛇精病吧?

    好吧,菲德尔收回了自己说的那一段话,外面本来就黑,戴上墨镜之后更是视线受阻,看不到招牌也实属正常,说他是瞎子,还真是所言不虚。

    如果恩里克知道眼前这个胖子在心里将他归结为了瞎子、蛇精病,估计会郁闷得吐出好大一口鲜血,事实上,他在巴塞罗那也算是一个名人,毕竟曾经是效力过巴塞罗那的球员,现在又是预备队的主教练,曝光度可不低,如果在街上被球迷认出来,围追堵截之下麻烦可不小。所以在大晚上戴上大号的蛤蟆镜,只是用以掩人耳目罢了。

    恩里克看着一惊一乍的胖酒保,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家伙有点不正常,却还是耐心的再次出声:“请问这里是Tongs酒吧吗?”

    菲德尔可不敢跟蛇精病斤斤计较,不然起病来自己就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点了点头:“是……是的。”

    “那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范的东方人?”

    恩里克心下一喜,紧接着问道。

    “有。”

    菲德尔松了一口气,敢情这蛇精病是来找范毕壮的啊,他又点了点头,随即目光越过了吧台,看向了已经睡着,脑袋都缩到了吧台下面的那道身影。

    恩里克循着对方的目光轨迹望去,虽然看不到吧台后面那道身影的脸,但恩里克还是一眼就将其认了出来。

    “历经重重艰险,爬雪山越高地总算找到了宝藏”的喜悦感出现在恩里克的心中,他直接上前两步,使劲的敲了敲吧台:“范……范!”

    “喂,范在睡觉,你……”

    看见对方的动作,菲德尔一惊,连忙的出声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惊恐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而酒吧大堂里的客人也终于看到了这一幕,有的人张大了嘴巴,有的人捂住了嘴巴,还有的人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神情。

    “范……范!”

    恩里克还在敲击着吧台,嘴里则是大叫着范毕壮的名字,只是下一刻他就叫不出来了,嘴巴惊骇的几乎张成了“o”型,然后一个硕大的拳头便出现在了他的瞳孔中。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恩里克的脸上,这位预备队主教练痛叫一声,仰面栽倒在地。

    菲德尔砸吧砸吧嘴,看着地上捂着眼睛痛呼的恩里克,墨镜摔落在了另外一边,而后同情的撇撇嘴,不一言。

    酒客们则是出了轰然的大笑声,对着地上的风衣男指指点点,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白痴,竟然打扰范毕壮睡觉,真是自个儿找屎啊!

    这个时候,范毕壮睡眼惺忪的将头伸出吧台外,看了地上一眼,嘀咕道:“噢,原来是你啊,还是熟人,真是不好意思,误伤了……”

    ………………………………………………………………………………………………………

    “哎哟,真是疼啊,我说范,你这下手也忒狠了吧,完全就是把我当猪头来揍啊……”

    吧台边上,恩里克揉着已经满是淤青的右眼,不断的出声抱怨。他堂堂的一队主教练,竟然被人给打成了熊猫眼,打他的还是自己麾下的球员,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气闷。更让他感到尴尬的是,明天要是顶着这副熊猫样出现在训练场上,还不知道会被同僚和小球员们私底下笑话成什么样呢。

    “真抱歉,恩里克教练,当时我正在睡觉,我也不知道是你……”

    嘴里说着抱歉,范毕壮却是没有一点儿的愧疚之心,只是无奈的摊摊手,耸耸肩。

    倒是走过来的菲德尔憋不住笑,乐呵呵将一把零钱递给了他,笑吟吟地解释道:“来这里的客人都知道,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打扰范睡觉,不然这家伙可是六亲不认的,你也算是倒霉了,哈哈……”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恩里克抓过桌上的零钱,也没数,直接就揣进了兜里,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得前仰后合的胖子一眼,郁闷的抓起酒杯“咕隆~咕隆~”的往脖子里灌。

    他是真的对这个叫做菲德尔的胖子恨得咬牙切齿,要是你早告诉我范毕壮有类似“起床气”这样的怪癖,他才不会傻傻的凑上前去找揍呢。

    “你的动作太快,我无能为力。”菲德尔嘿嘿的笑了一声,指了指墙上,摇头道,“再者说了,上面都写着呢,你自己不注意看,我有什么办法。”

    “……”

    恩里克这会儿自然知道墙上贴着的那张纸条是什么,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规定,为此,他还支付了五十欧分——因为他打扰到了范毕壮的睡眠,哪怕是熟人,这罚金仍旧是不打折扣。

    刚才菲德尔递给他的零钱,就是缴纳罚金之后找补给他的。

    恩里克真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找个酒吧花费了这么多时间,找到之后先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不说,打他的还是自己的球员,结果自己还得缴纳罚款……想想都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好了,菲德尔。”范毕壮止住了仍旧嘲笑个不停的菲德尔,望向了恩里克,“恩里克教练,这么晚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难不成你真的只是为了喝酒而来?”

    “我屁才是为了喝酒而来,哪里不能喝酒啊,为了喝酒还挨一顿揍,我脑子有毛病啊!”

    恩里克心中狂吼了两句,只是说到了正题上,他正了正身形,表情也变得极为的认真,目光灼灼的盯着范毕壮。

    “范,你老实告诉我,今天你的那一次传球,是有意的传到那个地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