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十九章 母猪会上树?

第十九章 母猪会上树?

 
    六十分钟的队内对抗赛终于结束了,最后的比分是1o:2,穿着代表主力一方的红队以近乎碾压的实力,将绿队打得溃不成军。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这场比赛总的来说,亮点并不多,红队这一方,基本上都是很有潜力的好苗子,其中如佩德罗、塞尔吉奥这些球员更是已经引起了一线队教练的关注,被提拔升入一线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所以从实力上来说,比绿队强出了一大截,能够形成碾压之势,一点儿也不足为奇。

    相反的,要是红队被绿队给吊打了,那才叫真正的奇闻怪谈了。

    红队一方表现算是正常,而绿队这一边,表现出众的却不多。不过劳伦、克罗萨斯和赫弗伦这三名球员倒是在比赛中时有精彩的挥,这倒是让不少观赛的教练们啧啧称叹,并且在记录的小本子上写下了不少夸赞的评语。

    比赛结束后,红队的球员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交谈着彼此在比赛中的表现,从他们兴奋的表情来看,相信对这场对抗赛的结果也是很满意的,虽然过程当中有些小波折,但总归是一场大胜,将对手轰杀成渣。

    而绿队这边也没有多少的失落和难受,被一线队“虐待”,这样的经历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有些习以为常了。而让他们感到微微感到有些兴奋的是,他们在比赛中打进了两个球。第一个球就不谈了,运气而已,他们津津乐道的是第二个进球。

    虽然进球的是赫弗伦,但送上助攻的可是训练营里冷面煞神范毕壮啊。说老实话,他们现在都还有些恍若梦中的感觉,不敢相信范毕壮竟然送出了如此“漂亮”的一个直接助攻,大家伙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很是酣畅。

    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范毕壮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这球明明就是传大了,但运气极好的刚好被跑位的赫弗伦逮了个正着,才有了随后的这粒精彩的进球。

    不过运气归运气,大家的谈兴不减,对于这两个进球,对于范毕壮突然表现出来的绝度,还有这个运气大过于实力的助攻,依然是聊得乐此不疲。

    红队和绿队分成两个阵营,各自的小圈子聊得开心,而训练场上,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的范毕壮和静立着不动的博扬,就显得很是突兀了。

    范毕壮就不说了,他一项是特立独行,随时都是一人独处,大家早就习以为常。

    至于博扬,他仍然还没有从此前的一幕中抽出身来,震惊和不敢置信的神情,不断的在他脸上交替变幻。

    老实说,博扬这场对抗赛里的表现是很出色的,出任边锋的他,在下半场屡屡突破范毕壮的防线,并且送出了好几次助攻,自身也有一球入账。对于刚升上预备队,并且是第一次参加对抗赛的球员来说,已经是足够令人侧目了。

    但博扬可不这么想,他想的是要狠狠“羞辱”范毕壮,让对方知道这个世界是有正义的,不是你凶狠你拳头大就能够为所欲为的。他跟范毕壮只是有一些矛盾和冲突的,深仇大恨什么的算不上,也没想着要把对方怎么样,只是想要好好的教对方如何做人。

    结果呢,大部分时间确实是他在蹂躏对方,但就那么一次,范毕壮却反过来分分钟教他做人了——这怎么可能?这个连球都控制不好的家伙,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度,怎么可能有如此精准的一脚传球功夫?

    这太惊悚了,惊悚到了博扬此刻仍旧在不敢置信的兀自摇头。

    阿尔巴面色很不好看的走了过来,拍了拍博扬的肩膀,无奈地道:“别想了,再想就要入魔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那个家伙,是真的跑得很快啊,反正只论度的话,我肯定追不上他。”

    这么说着,阿尔巴眼前却浮现出了此前的那一幕,范毕壮雷霆万钧的冲杀过来,再然后用一个极具侮辱性的人球分过动作,将他直接甩在了身后——阿尔巴不仅打了个寒颤,他得承认,就算当时他没有被范毕壮的气势吓住,估计也是拦不住对方的,因为范毕壮奔跑的度太快了,快到了连他这个对自身度很自信的球员,都生不起追赶的念头。

    博扬转过头,看着阿尔巴,突然问道:“阿尔巴前辈,你……你觉得,那脚传球是意外吗?”

    阿尔巴这才恍然过来,明白博扬更纠结的是范毕壮的那一脚助攻传球。

    他想了想,那条笔直得不带任何弧线的轨迹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随即又想到范毕壮那拙劣的脚下功夫,干笑了两声,不太确定地道:“应……应该是意外吧,毕竟在比赛中,除了度,也没见他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啊……”

    “好了,别想了,不管怎么样,今天的比赛是咱们红队赢了,咱俩的表现也很不错,晚上我请客,咱们好好的去吃上一顿,放心,这一次我肯定带上钱包。”

    阿尔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博扬继续交谈下去,伸过手揽住了博扬的肩膀,拖着他向场下走去。

    博扬的表情仍旧是若有所思,他回头看了一样训练场,范毕壮还是那副冷漠的神情,静静的坐在地上望着远方。

    “我觉得不是意外呢。”

    回过头,博扬轻声自顾自的呢喃了一句,阿尔巴却是没有听清,随意的回道:“你说什么,科尔基奇?”

    “没什么。对了,阿尔巴前辈,你真的带了钱包吗?”

    “……”

    ………………………………………………………………………………………………………

    博扬不知道的是,除了自己和范毕壮之外,还有一个人,同样是站在场边呆。

    “意外?还是……不是意外?那小子,真的只是运气好吗?……应该是运气好吧,要是他有这样出色的大局观和传球功夫,肯定早就被掘出来了……”

    恩里克呆呆的的拿着哨子,脑中仍旧是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范毕壮此前的那一脚传球。

    和这些半大小孩不同,曾经是一名优秀的职业球员,如今又是做了教练的他,是具有很高层次的专业眼光的,这就是他最为震惊的地方,这一脚传球,让专业的他都无可挑剔,漂亮得无话可说,绝对够得上职业级的水准了,并且是职业级水准中的佼佼者。

    一个没什么足球天赋和潜力的小子,一个在预备队厮混了这么多年仍旧碌碌无为的小子,竟然有这样一脚职业的传球功夫,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现实却偏偏出现了。

    恩里克都快要纠结得脑袋胀了,想要相信,却又不敢相信,所以只能仍旧是自顾自的低声自语。

    直到有助手走过来询问他是否可以宣布球队解散的时候,他才总算是回过了神,对着助手点了点头,而后转过身,托着下巴,望着坐在远处草地上怔怔出神的那道身影,若有所思。

    ………………………………………………………………………………………………………

    范毕壮在已经空荡下来的训练场忙碌了一阵之后,却没有立即返回Tongs酒吧,而是带着春节去了郊区的公墓,回到市区之后找了个澡堂清洗了一番之后,这才回到了酒吧。

    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Tongs酒吧的灯光依然昏暗,范毕壮推门进去的时候,大堂里已经坐了不少的客人,有熟识的酒客笑着举杯跟他示意打招呼,范毕壮仍旧是那副冷然的脸颊,不过一路走过去,倒是对打招呼的人轻轻点头,算作回应。

    这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呼,甚至还有人放下酒杯,使劲的用手擦拭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范竟然对我点头了?”

    “我快要哭了……我在这喝酒一年多了,就没见范对我打过招呼。”

    “这算什么,我都五年了,范都没搭理过我……5555,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有奇迹的啊!”

    “今儿个范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吗?还是说脑袋不小心被撞了?这也太反常了?”

    酒客们开始小声的进行讨论,八卦之火燃烧起来那是谁也挡不住,不时有低低的哄笑声响起,只是笑声中偶尔夹杂着一些猥.琐——很显然,这些除了喝酒就是将荤段子的家伙们,聊着聊着就歪楼了。

    绑着一个围裙的菲德尔一脸惊奇的迎了上来,老实说,范毕壮今天的行为确实有些反常,他也很是好奇,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因为问了也是白问,范毕壮要是会好好的跟他说道,除非是母猪会上树。

    “去了公墓,所以回来晚了。”

    没等菲德尔张口,范毕壮摆了摆手,丢下这么一句,就顺着梯子准备爬上二层的阁楼。

    菲德尔眨巴眨巴眼睛,张大了嘴巴——我可是什么都还没问啊,你这就自己开口了,这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观啊,难不成……母猪真的会上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