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九章 范毕壮的来历(下)

第九章 范毕壮的来历(下)

 
    “算是吧,反正我在预备队呆了这么久,基本上每次训练都能看到他。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位名字叫做约迪.阿尔巴的年轻球员点点头,随即又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眼前的这位“小师弟”。

    “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范,他的为人很低调,几乎不和其他球员有任何的接触,我刚来的时候,因为不认识什么人,看见他一个人在场上做热身活动,我就走过去准备交流几句,至少交个朋友是不会错的……”

    “后来呢?他是怎么说的?”博扬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说的?”阿尔巴对打断了自己的博扬很不满,甩给了对方一个白眼,“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一种行为吗?你要是想听,就别插嘴,要是不想听,那吃了这顿饭,咱们就各走各的。”

    “这位前辈的脾气还真大。”博扬心里想着,脸上却是露出了谦虚的笑容,“您说,您说,我听着就好,保证不再插嘴。”

    “这还差不多。”阿尔巴得意的扬了扬脖子,小师弟谦逊的态度让他很是受用,这才继续说道,“不过我是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因为他根本什么都没说,只是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着头做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可是气坏了,虽然我是一个新人,也不用如此视而不见啊,我又不是空气。我跟你说,当时我就想挥拳教训他一顿……”

    “你打了他?”

    博扬忍不住又插了嘴。

    阿尔巴瞪了博扬一眼,示意他闭嘴:“哼,算他运气好,有人把我拉开了……”

    话是这么说,阿尔巴在心里却是加了一句:幸好是被拉开了,不然的话,估计自己早就被揍得满地找牙了。

    好吧,阿尔巴其实是在自吹自擂,他所说的这段往事确实是真的,不过当时的情况不是他想揍范毕壮被人拉走了,而是他想挑衅对方,结果被恩里克拉走了……后来他才知道,很多预备队的球员都被范毕壮修理过,他是运气好,被恩里克救了一命,不然第二天来训练场的时候,肯定会鼻青脸肿。

    当然,这样的糗事,他自是不会博扬这个后辈球员说的。他自吹自擂了一阵,现博扬只是安静的在听他诉说,全然没有被他“霸气”的风姿投来应有的崇拜眼神,倒是微微有些不满。

    “果然……”

    一听说阿尔巴打了那个人,博扬心里瞬间冒起的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吧”,再听对方说自己是被别人拉走了,博扬就肯定,阿尔巴是在吹大气。那个家伙看着就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酷模样,再加上光头纳多被其吓得转头就走的样子,要说瘦胳膊瘦腿的阿尔巴敢去招惹对方,他是一万个不信。

    见到博扬没有任何表示,阿尔巴又是轻声一哼,一副“我很不开森”的模样,倒是弄得博扬有些莫名其妙。

    “不管怎么说,范就是一个怪人,他在队里的人缘很不好,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不过他也不在乎,每天做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就独自离开,也没有人管他,教练也不管。不过我听人说,其实最开始范不是这样的,因为他说话带着地方口音,呃,怎么说,有些土吧……听说他是一名孤儿,无父无母的,再加上他是一名东方人,你知道的,很多人都不喜欢亚洲人,认为他们是愚昧且贪婪的……所以,范动手打了很多人……”

    “打人?在训练场打人?恩里克教练难道都不管吗?”博扬张大了嘴巴。

    这一次,阿尔巴没有去责怪小师弟的插嘴,他想了想,随即眨了眨眼睛:“或许有人管,或许没有人搭理。这谁知道呢,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对了,那个时候a队的主教练还不是恩里克先生……据说,范在这里呆了很久了,比所有人都久,恩里克先生没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是这里的一员了,许多球员去了一线队,也有的人离开了拉玛西亚,但是他依然还在这里。如果不是每天都能看见他,说不定我都不会觉得,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古怪的队友。”

    虽然大部分都是传言,不过阿尔巴倒是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就他的观察来说,范毕壮确实算是预备队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人之一,而且这家伙真的很古怪,古怪到谁也不想搭理他,也不敢搭理他,因为他的那种冷漠和冰冷,很容易感觉到害怕。

    至少阿尔巴就是这样,从一些队友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范毕壮是怎样的一个人,在最初的时候,他就担心有一天范毕壮响起了自己的“挑衅”,然后狠狠的收拾自己一顿——事实上,后来他自嘲的觉自己似乎是想多了,估计对方压根就没记得自己是谁,更遑论那点小得不能再小的“言语冲突”了。

    阿尔巴的脑海里在回忆着一年前的旧事,而博扬却也是陷入到了沉默中。

    或者说,是震撼中。

    孤儿,无父无母,冷漠,打架斗殴……

    博扬隐隐猜测到为何对方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酷模样了,他的眼前甚至浮现出了一副画面——一个年幼的孤儿,游荡在街上,没有父母的关心,没有朋友的关怀,周围尽是嘲讽和讥笑,更有的人用拳头欺负他……

    在这样的环境下,对方性格孤僻冷漠似乎就不难解释了,这只是他的保护色,如果他不靠自己的拳头,不比别人表现得更凶更狠,他如何生存下去?

    而他“死要钱”的性格也能解释得通了——因为穷,因为吃过苦,那就更能懂得金钱的可贵。拳头可以让他不受别人的欺负,而金钱则可以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博扬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心中对范毕壮的怨气和惧怕也少了一些,更多的,则是一种名为同情的情绪。

    “没有父母,从小被人欺负,吃不饱穿不暖,受尽白眼和嘲笑……真是可怜啊。”

    博扬自顾自的叹息了一句,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还有一个问题,他究竟是怎么成为拉玛西亚一员的?最重要的是,以他的性格和脾气,如果在训练场闹事打人的话,怎么会不被劝退?而且他在预备队呆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能继续呆下去,这……想不通啊,真是太奇怪了!”

    想到就问,于是他像个好奇宝宝一般再度向“百科全书”阿尔巴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确实很奇怪,不过……我也不知道。”

    这就是阿尔巴给他的答案。开玩笑,范毕壮在队里根本就没有朋友,谁也不清楚他具体的来历和背景,除了猜测,就还是猜测,这一点,估计就连恩里克教练都不清楚,更遑论是他这样在预备队呆的时间并不长的小球员了。

    “……”

    博扬张了张嘴,还想再问什么,这个时候,侍应生已经将菜品端上了餐桌,阿尔巴不再理他,全力以赴的对付起眼前的美味。

    之所以接受博扬的邀请来给他答疑解惑,不就是为了这顿饭么?既然正餐上场,那还聊什么,先吃个高兴再说。

    博扬无奈的摇摇头,只能一边用餐,一边在心中猜测着疑问的答案。

    ………………………………………………………………………………………………………

    两天之后,范毕壮如往常一般,在参加了球队下午的训练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训练场。

    不过这一次,他却是被恩里克拦了下来。

    “范,这两天留下来怎么样,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