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八章 范毕壮的来历(上)

第八章 范毕壮的来历(上)

 
    “你是说,你在学校看见了那个死要钱?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听完多斯.桑托斯带回来的消息,博扬立即从床上翻了起来,瞪大着眼珠子望着他的好友。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死要钱就是博扬等人给范毕壮取的一个绰号,在Tongs酒吧的那个晚上,那张笑眯眯却让人感觉很冰冷的面容,给他们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想到那个家伙张口闭口就是“赔偿”的模样,整个一葛朗台守财奴,这不是死要钱,是什么?

    多斯.桑托斯点了点头,神情有些惶惶然地道:“我敢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今天队里没有训练,我就回了学校念书,下课后我去了图书馆,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家伙……你是不知道,当时我都吓坏了,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应该不会是追债追到了学校里吧?后来看他没有现我,我就赶紧离开了……”

    一提起那个人,经历了Tongs酒吧事件的几个小伙伴,脸上都有着惧怕的情绪,博扬则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多斯.桑托斯和他的反应一样,骤然看到了那道身影之后,第一想法就是对方是不是追着要债来了。

    他们都是大人眼里的“乖孩子”,要是被对方追债追到了学校里和训练营里,这闹将起来,他们是什么面子里子都没有了,老师和教练们也会对他们失望不已。

    想到事之后有可能面临的批评和指责,有人就小声的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要不,我们尽快把钱凑够,还给他吧?”

    “我也觉得应该这样,那个酒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那个光头长得多凶啊,竟然被他几句话就吓走了,他肯定是更坏的坏蛋。”

    “如果让老师和同学知道我们偷偷溜出去喝酒,还欠了别人一大笔钱,我都不知道我们会面临怎样的惩罚了。”

    小伙伴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多斯.桑托斯也倾向于尽快把欠债还掉,拿回欠条,他在B队里也是表现很出色的球员,教练们也都很看重他,很有可能不久之后就要紧随博扬的脚步去a队报道的他,可不想这么丢人的事情给披露出来。

    “你怎么想,科尔基奇?”

    多斯.桑托斯扭头去问他的好友,而博扬显然有些精力不够集中,他没听到好友的问话,只是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他也是学生么?不然他怎么会在学校里?”

    恍然现大家都望着他,博扬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歉然的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多斯,刚刚我在想事情,没有听清楚,你说的是什么?”

    多斯.桑托斯翻了一个白眼,又将自己的问题说了一遍。

    “大家都同意把钱还给那个死要钱,把欠条要回来,你的意见呢?”

    “哦……我没意见。”

    博扬赞同的点点头,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今天看到的一幕告诉小伙伴们。

    “那……那个,今天我在训练场里看见了他,就是那个酒保,他跟恩里克教练在谈话,他们好像认识……”

    小伙伴们顿时面露惊诧,炸开了锅。

    “不会吧?他竟然去了a队的训练场地?”

    “完了完了,他肯定是追债来了!恩里克教练应该知道了,我们完蛋了啊!”

    “科尔基奇,你看清楚了吗?真的是他吗?……或者说,有没有可能,他是因为其他事才来的训练场,并不是来要债的?”

    博扬摆摆手,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大家伙暂时的宽了心:“是他没错,我看得很清楚。不过……他好像不是来要债的,我问了一个前辈,他告诉我,那个人一直都是这里的一员……”

    “什么?他是a队的一员?”

    “不可能吧?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拉玛西亚有这样的一个人?”

    “这……这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吧?这个消息太惊悚了,我完全无法相信!”

    看着众人惊讶得跌碎了一地镜片的样子,博扬心里也是翻起了惊天巨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不是前辈亲口告诉,他也是怎么都不敢相信的。

    这算什么?对方是拉玛西亚的一员,还是他的前辈,他和他的朋友们偷溜到前辈的酒吧去喝酒,还犯了事欠了债,这还真是……特么的扯淡啊!

    不过博扬心底还是存了一丝的侥幸心理,或许那个人并不是拉玛西亚的球员,而是一个杂工呢?拉玛西亚训练营这么大,也有很多工作人员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球员和教练。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会去找那个前辈再打探打探的……现在我们最紧要的是,趁着事情还没有被披露之前,赶紧凑钱把欠条拿回来吧。”

    博扬的提议打断了伙伴们的议论,大家伙都是新有同感的点头,然后开始翻箱倒柜的去扒拉自己的小金库,为凑钱奋斗去了。

    ………………………………………………………………………………………………………

    如果范毕壮知道自己被一群小屁孩形容成一个混世大魔王一般的人物,估计也会哑然失笑。不过也只是笑笑罢了,并不会放在心上,他本来就不算什么好孩子,对方称呼他为“死要钱”那是一点儿也不为过。

    此刻,并不知道自己与多斯.桑托斯打了一个照面的范毕壮,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十二点了,范毕壮就在学校的食堂里吃了点东西,又继续窝回了图书馆。

    大概两点左右的时候,这才带着春节,离开了学校,朝拉玛西亚训练营的方向走去。

    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范毕壮的生活很有规律,酒吧,训练场,学校,算是三点一线,几乎是日复一日,除了这些地方,他也无处可去。当然,在没有训练的时候,范毕壮要么是在酒吧里蒙头睡大觉,要么就是在图书馆里度过一天,偶尔也会带着春节四处走走。

    在这座城市,他没有亲人,除了菲德尔,他也没什么朋友,他也不想去和太多的人打交道,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孤独吗?不孤独,有春节陪着他,就已经足够了。

    他就像是空气中的一粒尘埃,也如同大海里的一滴水滴,低调得几乎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双亲离开的痛苦,世人的白眼和嫌弃,阿苏塞娜姑妈的收养,而后继续的流落街头,一个幼小的男孩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困苦和磨难,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早就只相信自己的拳头,因为他的拳头可以让自己少受很多的欺负,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

    这也是他性格之所以孤僻、暴躁的原因,他平静的时候可以安然的不跟任何人接触和说话,他疯起来的时候,那就是不要命般的和人去争斗。

    他知道很多人,包括时常去Tongs的酒客们,仍旧是看不起他,仍旧会在背后议论他,但是他不在乎,只要这样的声音不出现在自己的耳朵边,他就懒得搭理。

    范毕壮带着春节回到了a队的训练场地,参加了球队下午的训练,两个小时后,他再次提前结束了自己的训练,开始收拾散落在训练场周围的器材。

    做完了自己的工作,范毕壮跟恩里克打过招呼,然后独自离开。

    其实有些时候,范毕壮并不会在下午提前离开的,因为有时候下午也会进行队内对抗赛,他虽然不会上场去参与其中,但是也得等到结束之后,再收拾器材,清理训练场。

    今天下午显然是没有对抗赛的,所以范毕壮就不用留下来了。

    “这个家伙啊……”

    看着范毕壮的渐行渐远的背影,恩里克又是莫名其妙的轻轻一叹。

    ………………………………………………………………………………………………………

    范毕壮回到Tongs酒吧的时候,酒吧已经开门了,不过还没有开始营业,菲德尔在里面做着一些卫生工作,看到范毕壮推门进来,不由得出声抱怨。

    “我说范,我这总是被你抓来做免费苦工,我说什么时候也给我开点报酬啊?”

    “可以考虑,有机会我会和普拉塔先生说的。”

    范毕壮酷酷的回了一句,然后走进了吧台里,用手撑着脑袋,打起了盹。

    “真是拿你没有一点办法。”

    菲德尔看着优哉游哉的范毕壮,恨得是牙根痒痒,到底是才是这间酒吧的酒保啊,你妹啊,苦活累活我来做,领报酬的却换成了眼前这个偷懒的家伙。

    郁闷归郁闷,菲德尔却是走到了吧台前,右手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放在了吧台上。

    “对了,这个给你,刚才有个小家伙送过来的。也真是的,人都没看到,给了钱就跑,也不怕这钱打了水漂……”

    “动作还是蛮快的啊。”

    范毕壮撇了撇嘴,也没去数这堆纸币,整理了一下,直接揣进了兜里,顺带着,把欠条拿出来递给了菲德尔。

    “估计他们是不敢再见到我,也不想见我。这个你拿着,如果他们再来的话,给他们。”

    ………………………………………………………………………………………………………

    而在离拉玛西亚训练营不远的一家小餐馆里,博扬此刻看着眼前这位名叫“阿尔巴”的前辈,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他……他真的是a队的球员?拉玛西亚训练营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