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七章 透明人?
    拉玛西亚预备队专属的训练场上,气氛如平常一般,年轻的球员们穿着或红或绿的马甲,在场地上先是进行着慢跑,随后是各个项目的熟悉与训练。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有助教过去吹响了手中的哨子,示意大家可以先停下来,休息一会,准备等会儿即将进行的分组对抗赛。

    拉玛西亚训练营的训练方法,其实和大部分俱乐部的训练方法没什么不同,除了绕桩、传球、射门等训练之外,还会不时的组织球员进行对抗赛,毕竟训练是一回事,实战是一回事,就跟打仗一样,不真刀真枪的比拼一番,谁也不知道实际的训练效果是怎样的。

    而教练们的工作,就是记录在对抗赛中所有球员的表现,哪些人出色,哪些人有潜力,又有哪些问题暴露出来,然后做一个总结,再针对性的做出改良。

    其他俱乐部不管是一线队还是后备梯队,基本上都是这个套路。要说拉玛西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的各个梯队,更注重脚下传递和团队配合,事实上,在克鲁伊夫提出并实施了他“自给自足,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足球道路”理念之后,经过这么多年的展和完善,拉玛西亚训练营已经和他们的一线队紧密相关,他们始终坚持传接球的配合打法,在西班牙乃至欧洲足坛已经开始收获丰硕的果实——而后备梯队就是他们补充新鲜血液的地方,所以这些球员训练的重中之重,就是和一线队几乎模板一样的技战术打法。

    从上往下,几乎所有巴萨球员都对这套技战术打法烂熟于心,说是刻在了骨子里都不为过,这就让巴塞罗那能够拥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进行补充,而且年轻球员在提拔进入一线队之后,不会产生太大的不适,能够迅的融入到球队体系中——从小到大练的都是这一套,能够有什么不适的?

    恩里克的预备队自然也是如此,在他的吩咐下,他的几个助手都有条不紊的做着准备,正在休息的小球员们,则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的谈论,脸上充满着对即将到来的对抗赛的无限憧憬。

    他们都清楚对抗赛的重要性,确切的说,对抗赛是一个很好的表现自我的机会,如果他们能够表现出色,就会被教练们重点关注,如果能够始终出色下去,那么进入一线队的机会将大大增加——教练们的记录可不是白做的,他们会将出色的年轻球员推荐给一线队的主教练,从而吸引到更大的关注。

    就好像他们的偶像里奥.梅西那样,不就是在a队里表现出色,然后被提拔进入一线队,从此一不可收拾,到现在更是混得风生水起,连球王马拉多纳都公开声明,梅西将是他最看好的继承人。

    想到未来的自己也会像梅西一样,进入一线队,从此风光无限,成为大球星,成为媒体们争抢报道的对象,享受无数球迷的欢呼和敬仰,这些小球员个个都是豪情万丈,热血澎湃。

    “这些小家伙们啊,唉,还都只是一群孩子,哪里知道真正的职业联赛的艰辛和困苦啊……”

    恩里克坐在场边的小板凳上,一边看着畅快交谈的弟子们,一边轻轻的叹息。

    他不否认巴塞罗那的强大,也不否认拉玛西亚造血能力的出众,但曾经作为一名职业球员的他更加清楚,职业足球这条道路并不好走,想要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想要在无数踢足球的人当中脱颖而出,那无疑是极为艰难的。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哈维和梅西,也不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想都会实现,至少恩里克觉得,这里的二十多个年轻球员,最后能够留在拉玛西亚,能够留在诺坎普的人,不会过五个。

    轻轻的叹着气,恩里克注意到了正朝着这边慢慢走过来的范毕壮,他的脸上仍旧带着淡然的表情,周围的队友们聚在一起,亢奋的交谈着,他就像是一头孤独的野狼,周围的热闹完全与他无关,他就在自己的世界中,缓缓的前行着。

    范毕壮这样格格不入的行为按理说在整个训练场是极为惹人关注的,但相反的是,其他人都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去关注他,没有人上来和他说话,甚至连看一眼似乎都觉得是多余。

    恩里克知道范毕壮和其他的小球员不是一个圈子的,尽管范毕壮的这副平淡表情和格格不入的状态他已经见识了n多年,但每一次看见,都还是觉得有些牙疼。

    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而范毕壮永远是游离在整体之外,不和队友们交流,甚至不交朋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足球这项运动中出头呢?

    反正恩里克觉得,范毕壮六年之前是预备队的成员,六年后仍旧还留在这里,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这样一副死人脸,再加上不合群,谁又能真正的注意到他呢?

    而且,他本身还是如此的低调,低调得让人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透明人?!”

    恩里克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词,随即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又无语的摇了摇头。

    范毕壮在这里的时间比他还要长,堪称是他的“前辈”,彼此接触的时间也算不短了,交情也有一些,老实说,恩里克是真心觉得这个身材瘦削高大的年轻男孩不适合踢足球,无论是技战术还是态度上,都不适合。

    他也曾劝过范毕壮趁着年轻重新找个兴趣爱好展一下,说不定还更有前途,这可不是忽悠的话,尽管沉默寡言,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但范毕壮做人做事都是无比的细心认真,这样的人,找对了方向,不愁做不好一件事情。

    范毕壮给他的回答,就是一个转身就走的背影。然后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继续和其他小球员们一起训练,也继续在这里“厮混度日”。

    恩里克觉得范毕壮是浪费时间,但奇怪的是,范毕壮一点儿都不在意,该怎样就怎样,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预备队人来人往,来的人很多,走的人更多,唯一不变的是,范毕壮仍然在这里。

    呃,他的狗也在这里。

    “如果其他人的心态都像范这样,没有夸夸其谈,只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恐怕他们的足球道路会更顺畅吧?”

    恩里克这样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而后转过头:“你说是吧,春节?”

    春节懒洋洋的趴伏在地上,充耳不闻。

    “你还真是……和你的主人一个样啊。给点反应成不成,好歹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喂喂,你说你这一只狗,天天鄙视我,还好我心脏强大,不然还不早就被你气死了啊!春节,给个反应呗……春节……卧槽……你又在我脚边撒尿,你你……”

    恩里克逗弄,呃,确切的说,恩里克是被春节逗弄的时候,范毕壮已经走到了一人一狗的身前,看到主人来了,春节立马原地满状态复活,懒洋洋的模样不翼而飞,屁颠屁颠的围着范毕壮摇着尾巴。

    恩里克看得眼睛都快红了,眼里的羡慕嫉妒恨丝毫不掩饰,恨恨地瞪了春节一眼之后,这才抬头看向了范毕壮。

    “今天也不跟着大家一块儿进行对抗赛么?”

    “不了,没意思。”

    恩里克早有预料般的点点头,确实是挺没意思的,范毕壮的水准实在是太烂了,再加上不合群,没有人愿意和他一组,就算是强制将他塞进去,在场上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给他传球,跟他做配合——事实上,范毕壮就算留下来也没用,因为能力的缘故,他基本上是捞不到出场的机会,只能在旁边充当看客。

    有时候恩里克很想问问俱乐部的高管们,为什么范毕壮既不适合踢足球,在训练营里也特立独行,还让他依然留下。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虽然范毕壮很不合群,但也不会给他的训练增添什么障碍,存在即合理,连俱乐部的大佬们都不去管,他闲操这份心干嘛?

    “走了,恩里克教练。下午的训练我会按时来参加的。”

    范毕壮转过身,随意的摆了摆手,穿着球衣球鞋径直的向着训练场出口的方向慢慢走去。春节则是绕着他,在他的身边欢快的跑来跑去。

    “这个家伙……”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画面,但是每一次看见这一人一狗渐行渐远的身影,恩里克的心中还是没来由的生起一股孤独到极致的心疼感。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转身冲着场内大喊:“还在废话什么?都给我站好,现在开始分组!”

    ………………………………………………………………………………………………………

    被恩里克一通教训之后,博扬并没有回学校去上课,这两天的倒霉遭遇,让他实在提不起这个劲来,所以干脆回了球员宿舍,将自己摔在床上,就那么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出神。

    “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前辈说,他似乎一直都是在这里,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人?他到底是谁啊?啊啊啊……”

    无数的疑问充斥在博扬的脑袋中,一个又一次猜测被他提出,随即又一一的否决。

    到了后来,他干脆像只死鱼一般,瞪大着眼,用枕头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这样的状态直到中午的时候,他的小伙伴们回到了宿舍里,多斯.桑托斯神秘兮兮的靠近了博扬,带给了他一个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