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大逆锋 > 第六章 他一直在这里啊!

第六章 他一直在这里啊!

 
    博扬觉得自己很倒霉,简直是倒霉透顶。?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确切的说,这样的糟糕运气从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就一直延续着。

    狼狈的从Tongs酒吧逃窜回来之后,博扬现,之前受伤的右手,或许是因为没有处理的缘故,又或者是在酒吧接触了酒精,伤口处竟然有炎的迹象。

    看着红肿的伤口,博扬当时就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半夜了,自然是无法去医疗室找队医帮忙处理。好在多斯.桑托斯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瓶消毒液,用棉签给他的伤口处做了消毒处理,而后找块干净的棉布一包了事。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博扬就急急忙忙的去了医疗室,队医帮他看了一下,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这个伤口并不碍事,给他擦了点药,重新用卫生棉裹了一下,顺带着让他们未来三天每天来换一次药就行了。

    博扬郁闷的心情刚刚好转,结果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上几分钟,就不得不再次回到了医疗室——今天是他去a队报到的日子,结果刚刚进入a队的训练区域,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大狗像是了疯一般,莫名其妙的撵着他一通狂跑。

    悲剧的博扬真是欲哭无泪,因为在狂奔逃窜的过程中,他又给摔倒了。与昨天右手受伤不同,今天遭受伤害的是左手,滑倒在地的他下意识的用左手去撑地,结果左手扭伤了。

    队医对几分钟之内与博扬的第二次见面感到很诧异,在询问了情况之后,又将他的左手用纱布包了起来,并且语重心长的教导他,年轻人需要戒骄戒躁,不能因为得到了预备队的征召,就兴奋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谦虚使人进步,稳重使人成熟芸芸。

    博扬受教似的连连点头,不过看着两只被纱布包裹得紧紧的手掌,心中委屈得差点没直接哭出来——我特么怎么这么倒霉啊?谁在训练场里养狗啊,到底有没有公德心啊!

    当然,这只是倒霉一天的开始罢了。

    在训练场见到a队主教练路易斯.恩里克的时候,仿佛比狗鼻子还要灵敏的恩里克闻到了一丝酒味,接下来的情况就显而易见了,博扬被恩里克一通严厉的批评,再接着,让他先滚回家去闭门思过两天,暂时先不要跟着a队一起训练了。

    博扬满面通红的瘪着嘴,脸上既有羞愧也有委屈,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模样。他在拉玛西亚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了最接近一线队的a队的征召,他格外的珍视这一次的机会,却是没有想到,昨天只是临时的一个提议,竟然引来了这么多的后续麻烦。

    如果再给博扬一次选择的机会,打死他,他也不会跟着伙伴们去外面逞强装“男人”了。

    博扬可怜兮兮的望着恩里克,希望恩里克能够给他一次机会,改变主意,恩里克却是不耐烦了,直接挥手赶人。

    “难道你想拖着两只裹着纱布的手,跟大家一起训练吗?抱歉,我的球员们不习惯闻消毒药水的味道!”

    博扬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带着不甘和郁闷转身离去。

    不过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却是忍不住的骤然睁大,嘴巴也猛地张开,几乎张成了“o”型,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容纳下一个大鸭蛋几乎是毫无压力。

    怎……怎么是他?

    ………………………………………………………………………………………………………

    恩里克有些失望的摇头转过了身子。

    他倒不是真这么绝情的人,不会因为一点儿小错误就一棍子将一名球员打死,尽管身上有着酒精味道的博扬很让他失望,不过这位小球员他已经观察了很久,清楚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好苗子,之所以狠狠的呵斥他,是想让对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知错能改,不要再范。

    至于将他赶出训练场,倒不是真的不再接纳他,相反的,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吧,要是真让对方拖着受伤的两只手参加训练,就算博扬肯,他还不忍心呢。

    转过身的恩里克脸上还有些忿忿,却是在看到某个修长的身影迎面走来的时候,却是露出了笑容。

    “早上好,范。”

    恩里克冲着来人笑着点了点头。

    “早上好,恩里克教练。”

    范毕壮一手提着运动桶包,另一只手摆了摆,淡淡的回应。

    恩里克也不在意,反正这么多年来,范毕壮一直都是这副平静的表情,别看这个瘦削的大男孩年纪不大,但却仿佛历经了沧桑一般,似乎世间的任何事都引不起他情绪的过大波动一般。

    “事情都做好了?”

    恩里克又点点头,随意的问道。

    “恩,训练场周围我打理了一遍,等会训练需要用到的东西,也抬了过去……训练结束后,我再收拾回去。”

    范毕壮像是做报告一般,不疾不徐的说了一通,只是他的语气仍旧很平淡。

    “好吧,范,其实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的,你做事没有人不放心的,我们都信任你,你……”恩里克头疼的揉了揉鼻梁骨,他是a队的主教练不假,但是对听这样的“报告”实在是没有任何兴趣啊。

    “应该的,你是教练,是这里的管事人。”范毕壮的语气继续不咸不淡。

    “其实我是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按道理来说,你在这里呆的时间比我久多了,真要算起来,你还是我的前辈,范……”恩里克继续头疼的揉鼻梁骨,见到对方有些不耐烦的表情,苦笑着转变了话锋,“好吧,范,你去准备一下吧,训练要开始了。”

    范毕壮了点头,提着运动桶包就往场下走去。

    再度看了看范毕壮的背影,恩里克踱着步子走到了训练场外,然后蹲了下来。在他的旁边,蹲着一个身影。

    恩里克伸手拍了拍对方硕大的脑袋。

    “我说春节,你家主人这副酷酷的表情究竟是要维持多少年呢?哈,我觉得他更适合去美国演电影,而不是踢足球什么的。你觉得扮演什么角色合适?冷酷杀手?抑郁症患者?还是一个长相帅气内里阴暗的心理变态……”

    恩里克一边拍着大狗的脑袋,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到得后来,春节也被纠缠得烦了,抬起后退,斜着长长的身子,在他的脚边尿了一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优哉游哉的摇着大尾巴溜达去了。

    “啊啊啊,你这只蠢狗!又在我脚边尿尿,我的裤脚都湿了!”

    “春节,你给我回来,我要揍死你!”

    说得起劲的恩里克终于感觉到了脚下的湿润,再低头一看,顿时气急败坏的叫嚷了起来,叫嚣着要给这只没教养没素质的大狗一点颜色瞧瞧。

    周围路过的工作人员只是笑笑不说话,呵,恩里克教练也真是的,每次都被春节尿裤子,真是……唉,没救了。

    ………………………………………………………………………………………………………

    “怎么会是他?这个吸血鬼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孔,昨晚在Tongs酒吧生的一幕幕瞬间出现在眼前,一想到那双看似在笑,实则冷冽的目光,博扬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此刻他的脑袋里满满的都是问号,想不清楚这个“酒吧”怎么会出现在拉玛西亚预备队的训练场里。

    “难道,他是来……”

    想到一个可能,博扬瞬间就变了脸色。昨晚他们离开Tongs酒吧的时候,可是被迫的签订了一张不平等的“欠条”,这个家伙该不会是跑到这里来要债的吧?

    尼玛啊,不就是几百欧元吗,用不用追得这么急啊,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践,又不是不给你,不用做得这么绝吧,竟然追债追到了这里,要是让大家知道自己竟然还在外面欠了债,这以后还不得没脸见人了啊?

    “混蛋!混蛋!!混蛋!!!”

    博扬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

    不过很快的,他就怀疑自己是想岔了,因为那个可恶的酒保和恩里克教练交谈之后,恩里克的脸上并没有其他的表情,比如说错愕,惊讶,抑或者愤怒。

    “他不是来追债的?那他怎么会来这里?看他和恩里克教练交谈的样子,难不成他们认识?他和教练先生是什么关系?是教练的什么人吗……”

    博扬的小脑袋中都快被无数个问题给折磨疯了,看到眼前有人走过,也不管认不认识,博扬抓住了对方,就指着远处问道:“请问一下,你认识那个人吗?”

    “认识啊,范嘛。”

    “谢谢,不过再请问一下,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白痴啊。”

    被拦住的是一名穿着球衣和球鞋的青年,应该是预备队的球员,他用像是看白痴的眼神在博扬的身上不断的打量,最后才不耐烦的丢下了一句。

    “范不在这里,那应该在哪里?他一直都是这里的一员啊!这都不知道,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