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300章 回家
    路边茂盛的茅草丛里,一辆出租车安静的隐藏在里面。

    等了片刻之后,从通往滩头的水泥路路口上,一辆宝马七系开了出来,没有注意到一边的出租车,迅速朝着马路开去,并很快就与迎面而来的警车相遇,擦身而过。

    虽然之前那辆车的车窗都是关着的,看不到里面开车的人是谁,但想来,应该就是那只吸血鬼了吧?不然滩头这种地方,有谁会开得起宝马七系?

    目送着这辆车离开,又看着呼啸而过的警车拐进了滩头入口,等到两边的车都离远了之后,出租车才发动了引擎,从一人多高,茂密的茅草丛里开了出来,驶上了马路,朝着来时的路开去。

    车内,副驾驶坐着宋笺秋,后座坐着受伤的男子,开车的依然是出租车司机大叔。

    被吸血鬼迷惑了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下达了回家的命令之后,就一个人懵懵懂懂,如同梦游一般沿着路往外走,好在走的慢,等到宋笺秋开着出租车追上来的时候,还没开出滩头,就找到了在路边的司机大叔。

    接下来,自然是叫醒了他,然后上车,出了滩头之后,就躲进了路边的茅草丛里,等着那只吸血鬼离开。

    一切都很顺利,就是不知道滩头那边死了三个人,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这些都不是宋笺秋考虑的,而是余烬坐在车里思索着事情的后果,或许因为今天这事,那群泰国人恐怕就要换个地方了,简单而言,他想要再找到这群人,估计又要花费一番功夫了。

    想到这,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车内没有人说话,司机大叔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醒来时发现自己站在路边,被车里的女孩叫着上车,等上了车之后,才发现车后座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而且捂着胸口,满身是血,看着吓人,随后,才发现,自己的车后门有一块玻璃碎了,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反正从头到尾,他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琢磨了一下,感觉今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不管是副驾驶的女孩也好,后座的受伤男子也罢,所有事情都透着一丝诡异,让他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看来,以后出门还是得看看黄历……

    “大叔,你要去医院吗?”眼看车子开进了市区,宋笺秋才开口问道。

    在听到叫大叔时,司机还以为是叫他,看了女孩一眼,等听到后面的话之后,才知道是在跟后座的男人说话,于是又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专心的开着自己的车。

    今天晚上这事太诡异了,他决定什么也不问,就当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虽然他确实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女孩这话也有些多余了吧?后面这男人受伤那么严重,你还问他去不去医院?这不白问吗?

    这话在心底转了转,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他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听到女孩的询问之后,后座的男子竟然开口说道:“不用了,我有地方疗伤,把我送到牡丹南街就可以了!”

    闻言,宋笺秋看了眼司机大叔,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司机连忙点头:“牡丹南街是吧?我知道了!马上就到!”

    确定目的地,出租车加快了速度,不久之后,就到了男子所说的牡丹南街,对方真的就这样下了车,随后目送着出租车离开。

    最后,车里只剩下宋笺秋一个乘客,在告诉司机自己家地址之后,气氛又再次变得沉默了起来。

    或许是之前后座的男子在的时候,感觉危险性太大,现在只剩下一个小女孩,原本打定主意不闻不问的司机大叔,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小妹妹,晚上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其实他想问的有很多,例如他为什么会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走在路上?又为什么车子后车门玻璃会打碎?还有出了滩头,为什么还要躲进茅草丛里?后座的男子是谁?他怎么受了伤等等等等。

    真要问起来,怕是根本止不住,但最终,所有的疑问,也只化为了这一句话。

    宋笺秋闻言,歪了下头,说道:“不好说!”

    “……不好说那就不要说了吧!”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一直憋着的疑问吐了出来,心里多少也舒服了一些。

    “嗯,要解释起来很麻烦!”

    宋笺秋觉得今天这事算是她拖累了这司机大叔,不仅车子受到了损坏,而且人还差点出了事,于是想了想,将戴在自己手上的编织手链褪了下来,将其挂在后视镜上悬挂的中国结上。

    “好人总归会有好报的!这手链送大叔了,你平时晚上开车,可以挂在车里,如果平时走夜路,也可以将其戴在手上!”

    开车之余,司机大叔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眼挂在中国结上的编织手链。

    很漂亮很精致的一个手链,但材质看起来也很普通的样子,只是这女孩说的这么认真严肃的模样,让他心头不由得一动,试探着问道:“能辟邪?”

    “嗯!”宋笺秋点点头,很干脆的承认。

    “那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是跟这个有关?”

    出租车司机其实是很迷信的一群人,尤其是经常上夜班的,即便心中不信什么神仙佛祖之类的,但也总是喜欢在车里摆上一些辟邪的饰品。

    像这辆车里就有不少,后视镜上除了挂着中国结之外,还有古铜钱等。

    见司机大叔这样小心翼翼的试探,宋笺秋感觉有点好笑,明明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好奇,不过这种事,说说也没什么,毕竟都是陌生人,等回到家,恐怕以后都遇不上了。

    左右闲着无聊,她跟着聊聊天也无所谓:“还要厉害点!”

    “厉害点?厉鬼?”

    “不是厉鬼,是异类!”

    “异类?”司机大叔琢磨了一会儿这个词的意思,然后问道:“不是人?”

    “嗯!”

    见女孩肯定的点点头,司机才松了口气,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一般,轻松了不少,随后也就不再多问了。

    不久之后,出租车将宋笺秋送到了家门口,下了车付过车费,并顺便赔偿了车损的钱之后,她开了院门,却意外的发现客厅里还亮着灯,里面还传来电视广告的声音。

    她进了客厅,看见宋文成和林玉琴正坐在一起,前者正在看电视,而后者却已经睡着,将头靠在自己老公肩膀上。

    看见这一幕,宋笺秋心里是既感动,又愧疚,感动的是,这将近十二点半的深夜,家里会有人开着灯等她,而愧疚的是,她这么晚回来,也一定让爸爸妈妈担心了。

    “爸爸!妈妈!”

    听到呼喊声,宋文成回过头来,看到是宋笺秋,仔细打量了对方一遍,见没什么事,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

    “回来了?没事吧?”

    “没事!你们不用等我的!”宋笺秋走了过去,或许是二人的说话声吵醒了对方,林玉琴有些朦胧的睁开了眼,待看到站在面前的宋笺秋之后,打了个哈欠,说道:“回来了?”

    “嗯!”宋笺秋点点头:“妈妈,对不起!回来晚了!”

    “知道回来就好!我先去睡了!明天再教训你!”林玉琴见宋笺秋没事,也放下心来,站起身,打着哈欠要上楼去。

    宋笺秋担心对方这迷迷糊糊的上楼梯会摔跤,便挽着对方的手臂,一起走,而宋文成则去关了电视和灯,随后也跟着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