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88章 表哥(二合一,4000字)

第288章 表哥(二合一,4000字)

 
    去奶茶店商量事,听着好像很正经似的,可在宋笺秋看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喝奶茶而来,还是为了商量事情而来。

    反正等到七人解散时,事情也确实商量完毕,剩下的,就是明天在班上通知一下,让所有人表决一下,如果没意见,接下来就是收钱,然后顺势定出个时间来,这场班级干部发起的;高一三班新学期新面貌,第一次聚餐活动,便也算是成功一大半,接下来,只要没问题,也就算是成了。

    参与了整件事的宋笺秋,有种像是在过家家酒,内心有种无奈,滑稽,但又偏偏感觉很重要似的,反正就是十分复杂,无法形容的感觉。

    这种感觉,直到她背着书包回到家,回到自己的房间,没看到唐晓云时,才被另一件事情给冲淡了。

    “走了?”

    房间里只有小花在玩,看宋笺秋进来,小花扭头望着她,在听到询问之后,很乖巧的点点头。

    “真走了啊!”

    宋笺秋叹口气,将书包放到书桌的一侧,仔细扫了一眼房间,并没有发现少什么东西,也没发现多什么东西。

    不过,这也正常,本来唐晓云过来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没带,现在走了,自然也是什么都没带走。

    对于唐晓云的离开,她倒是虽然没有夸张的生死离别的感觉,但却也是有些空空落落的,毕竟,这么久了,这房间里从没冷清过,一直都是挺热闹的。

    而现在,唐晓云一走;明明平时一只大蜘蛛的存在感也不是很强的,可现在却有种房间里一下冷清了的感觉。

    她在书桌前的座椅上坐下,不由得发起呆来。

    其实,唐晓云要走,是早就跟她说过的,本来前者躲在这家里,刚开始是觉得宋笺秋身边比较安全,能够放心疗伤,后来宋笺秋的袈裟也确实帮了她不少。

    不过,这疗伤疗的终究只是普通的伤势,真正困扰唐晓云的妖根裂痕的伤,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修复的。

    玉知秋说的,需要找的三种药材,白玉雪莲,天花人参和九色鹿茸,宋笺秋到现在也都一直记得,似乎唯一可以比较方便获得的,也就只有白玉雪莲了,而即便如此,也需要唐晓云用自己消耗精血吐出的三彩蛛丝,才能够换到,而且还不是一根两根,很有可能要七八根,甚至十几根才成。

    以前她是不知道,后来询问之后才知道,所谓的三彩蛛丝,其实是唐晓云的天赋能力,就是运用精血精气和神识,来辅助吐丝。

    要知道,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道者,精血精气都是有限的,一个人生下来有多少,就只有多少,虽然会随着人的成长和修炼,逐渐增强,但总数不会变,只会增大浓度和纯度。

    当然,消耗掉的精血和精气是可以通过修养慢慢恢复过来,但不管是谁,都不会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消耗掉自己的精血和精气。

    至于神识,这算是一种飘渺虚无的精神力量,简单而言,想要获得三彩蛛丝,唐晓云必须先闭关,将自身的精气神调整到最佳水平,然后再通过独有的天赋,在体内制造出三彩蛛丝,再吐出来。

    不是当事人,恐怕很难体会吐出这种丝的艰难,但至少以唐晓云目前的修为,一个月,只能吐出三根来,而之后,就必须修养三个月,恢复好了之后,才能再继续吐,基本上是无法连续吐出三彩蛛丝的。

    在对战刘大庆的时候,唐晓云就运用过三彩蛛丝,那个时候,宋笺秋还在楼下跟鬼将战斗,自然是不知道,但它的威力,却是明明白白的。

    当然,三彩蛛丝最大的作用,并不是用来战斗,而是作为法宝的材料之一,才显得弥足珍贵。

    白玉雪莲,算是能够用三彩蛛丝换取到,虽然需求的数量可能会有点多,但终归比较简单,而剩下两样中,天花人参还不知道怎么才能获得,就更别提几乎只是传说中的九色鹿茸了。

    既然是九色鹿茸,那顾名思义,只有找到九色鹿,而又要恰好遇到它换鹿角的时候,才能得到鹿茸。

    然而,这种传说中的神兽,别说找了,根本就从来没有人见过,又如何获得它的鹿茸呢?

    只是,妖根损伤,对于任何一个妖怪来说,都是事关未来一辈子的事情,即便再怎么飘渺虚无,也都要试一试再说。

    所以在宋笺秋这里养好伤之后,唐晓云就早已有了去意,当然,这并不是说一去不回了,或许在最初的时候,叫宋笺秋小姐,不过是口头上的事,可在相处这一段时间之后,她也逐渐看出了其的潜力,从内心就已经开始逐渐的承认宋笺秋了。

    唐晓云这一去,一是要先回自己的洞府看看,那里虽然被真羽道人和他的徒弟搅的乱七八糟的,但或许搜寻一下,还能抢救回一些东西,除了一些行走在人类城市当中的身份证之外,还有各种百年来,她积累下来的财富,不能就这样白白的埋地里去了。

    不过,回洞府这事,也不过是顺便的,关键还是想回去找几个老朋友,都是跟她一样修炼有成的妖怪,有的甚至比她还早修成人身,只是不喜欢人类城市,所以一直躲在深山无人区中。

    她去找它们,其实就是想跟利用它们的关系,打听下三种药材的下落,如果能够自己找到,那当然是最好的。

    而又因为这些妖怪朋友走远离城市,时不时还有改变住所的习惯,所以唐晓云这一去,还真不好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过好在,唐晓云也说过,这一去,不管找不找得到,三个月内都会回来一趟,跟宋笺秋见个面,随后才会再看情况,看看要不要再离开。

    这样的包票,对于宋笺秋来说,基本上就等于唐晓云这一走,就要离开最少三个月了。

    唐晓云说,不像道别,所以到时候她会偷偷离开,等哪天宋笺秋回来,察觉不到房间里的妖气了,那就是她走了。

    所以在今天,宋笺秋进到房间,察觉不到唐晓云的妖气之后,就明白,对方真的走了。

    莫名的感觉有些孤单呢!

    发了会呆,回过神来,宋笺秋若有所思的想着。

    唐晓云在的时候,二人也会研究各种东西,像妖术,道术和佛法等等,毫无疑问,她依靠这些,增长了不少见识,而现在唐晓云走了,也就是说,以后也就没人能够跟她研究这些东西了。

    如此一想,也难怪她会感觉内心空荡荡的了。

    不过,她也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知道唐晓云的事情确实更重要。

    毕竟,妖根一天不修复,就等于多消耗一分妖力,即便是妖怪,也是有年月限制的,妖根受损,对于妖怪来说,基本上就等于看到妖生尽头了,修炼无用,修为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滑落,如果不修复好的话,基本上就跟得了绝症一般,只能混吃等死了。

    与唐晓云相处这么一段时间,宋笺秋还是感觉很愉快的,可不希望自己第一次认识的第一只妖怪,就这么没命了,如果不是她能力有限,帮不上什么忙的话,恐怕早就赶着去帮忙了。

    ……但她真的帮不上忙吗?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这句话,让她微微一愣。

    她拍拍自己的脸,想到了两次做到的古怪梦境,那个神奇的梦,即便是隔着千百万……不知道多少层空间,那个女子和和尚,都能影响到她所在的这个世界,并将她当作棋子,来做赌局。

    这种能力,显然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即便不是神,那差不多也没什么两样了。

    或许,下次有机会在梦中见到那个女子的话,可以请她帮帮忙?

    一想到这个主意,她倒是一下来了精神,以往只觉得这个梦太过古怪,加上知道那女子和和尚把她当作棋子之后,有了排斥感,不想再进那个梦中见到那个女子,可现在,为了唐晓云的伤势,她却从未有过的,期待着进入梦中。

    宋笺秋看了看床,如果不是现在时间还早,晚饭都没吃的话,她到是想现在就躺上去睡觉了。

    可随后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着急,毕竟,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怪,越着急就越得不到,所以她不能急,还是先去吃饭再说。

    想到这,她便转身要下楼。

    看到她要离开,小花也咿咿呀呀的跟在后面,一起下楼去了。

    楼下,宋妈在厨房里忙碌,而便宜哥哥宋辰清,却在客厅里看电视。

    按理说,两个月的暑假都已经结束了,宋辰清应该也回学校了,可要明白,小学初中和高中,跟大学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小初高都放两个月的假期时,有些大学,却会放三个月的假期。

    这也是为什么宋辰清还在家里,而没去学校的原因,他所在的大学,就属于那种放三个月的!

    在宋文成和林玉琴知道宋笺秋修佛的事情之后,一家人的关系倒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但这个变化却是往好的方向去的,明显就是林玉琴更喜欢宋笺秋了。

    而又或者是因为宋笺秋的关系,家里的在客厅里专门立了一个观音像,一家人有事没事的,就会给观音上香,一时间客厅里倒是时常有檀香萦绕,也算是改善环境了。

    正在看电视的宋辰清,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见是小妹,正准备回过头去,继续看电视时,忽然感觉到了她身后的小花,视线便落在了后者身上。

    他虽然看不到,但他的灵感很强,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小花的存在,而这段时间里,似乎一旦小妹出现,跟着他就能感觉到这所谓的守护灵出现。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但几乎天天都如此,也就由不得他不感觉奇怪了。

    宋辰清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小妹,心里寻思着,林典说的这守护灵,似乎是很喜欢跟着小妹啊!是什么原因呢?

    其实,除了小花喜欢跟着小妹出现的事情之外,他最近也感觉家里的气氛,有了细微的改变。

    首先,最大的变化就是,原本一向是无神论,且不信佛的爸妈,竟然在客厅里摆了个观音菩萨,而且有事没事就烧香祈拜,每次他见到,都感觉怪怪的,忍不住也跟着上起香来。

    除此之外,父母的对小妹的话,似乎也更加信任起来,送的护身符,和编织手环等,都是随时携带,上次老爸出门忘记戴了,甚至还专门跑回来戴上才离开。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家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宋辰清看着电视,但心思却完全不在电视上,而是在心底琢磨着。

    或许,还要找林典来家里看看?

    …………

    “我回来了!”

    夕阳西下,运动了一个多小时,带着一身汗水回到家,吕承渊推开门,还来不及细看,就听有人喊道:“小渊!看看谁来了!”

    闻言,吕承渊往客厅沙发方向望去,便见他老爸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相对而坐。

    这年轻人里面穿着轻薄的T恤,外面套着一件装饰着铁链的牛仔马甲,下身穿着修长的牛仔裤,长的帅气,留了个时下十分流行的板寸头。

    对方一脸笑容的望着他,而他看到这人,也显得有些眼熟,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来了。

    正当他疑惑之时,牙山市的市长,也就是吕承渊的父亲吕万文笑着说破了年轻人的身份:“怎么?才两年没见,你就不认识你表哥了?”

    “表哥?!”一听这话,曾经的模样与眼前的人顿时重合在了一起,吕承渊顿时惊喜的叫出了声:“真是表哥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才两三天呢!”吕承渊的表哥杨振鸿笑着说道,然后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前者,说道:“两年不见,你长更高了啊!有一米八多了吧?”

    “还好,也就一米八四吧!”

    吕承渊笑呵呵的走过来,就想在沙发上坐下,却立即被吕万文呵斥道:“你看看你这身汗出的,脏死了,快去洗个澡再回来!”

    听到自己老爸的呵斥,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衣服,也确实脏了些,而且因为出了很多汗,还隐隐有股怪味,便立即说道:“我这就去洗!”说完,就往楼上跑去,一边喊道:“表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看着吕承渊火急火燎,生怕杨振鸿消失似的,吕万文无奈的笑道:“这小子!”

    “两年没见,小渊还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啊!”杨振鸿也跟着笑道。

    “是没什么两样,一点长进都没有!”吕万文说完,看了下表,说道:“快到晚饭时间了,你就在家里陪小渊吃饭吧!我要出去下!”

    “有应酬?”

    “嗯!没办法!即便是坐到这个位置上,该有的应酬还是得有!”吕万文苦笑着说道。

    “理解理解!姑父,我送您!”

    送走了姑父,杨振鸿回到客厅,还没坐多久,就听楼梯上咚咚的传来声响。

    他望过去,就见吕承渊换了身服,头发都还湿漉漉的,就下了楼来,显然说是洗澡,但实际上不过是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下来了。

    “我爸呢?”还在楼梯上,吕承渊就发现自己老爸不在了,开口问道。

    “说是有应酬,出去了!”杨振鸿说道。

    “噢!这正常!我们也出去吃!”吕承渊显然是有备而来,下了楼,就直接说要出门。

    “那家里……?”

    “没事,应该还没这么快做好,打个电话给阿姨,让她做自己吃的就成!”吕承渊说道。

    见自己表弟如此说,杨振鸿也不推辞,笑道:“那好,出去吃吧!”

    “嗯!顺便叫出我的几个好哥们,介绍给你认识!”

    说着话,二人出了屋门,去了车库,很快就从车库里开了车出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