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67章 训斥
    晚宴热热闹闹的举行着,三个宴会厅,楼顶的算是露天宴会,不仅搭建有小舞台,而且现场还有邀请来的那些明星歌手唱歌和表演节目,专门招待重点对象,至于六楼和七楼的宴会厅,空间虽然也不小,但却只能看转播,也不能在现场跟明星歌星互动。

    不过好在,除了一部分年轻的粉丝之外,其他人倒是并不介意这点,每个宴会厅的长桌上,都摆满了各种食物和零食,又有饮料和酒,还会有服务员随时补充,对大多数人来说,就已经很满意了。

    刘庸伯也从周山市特意赶了过来帮忙,他的工作倒也轻松,繁琐的事情由手下去帮,而他只要在三个宴会厅里巡逻即可,其实基本上就是这边吃完吃那边,那边吃完吃这边而已,毕竟正常的情况下,谁会来搅乱一家公司的宴会呢?

    其实现在想想,教主的做法还真是高明,以前是暗地里发展,声势虽然浩大,但却并没有取得正规的证件,而现在,长生法却光明正大的站了出来,开起了公司,明目张胆的开始贩卖商品了。

    当然,长生法这个教会名称自然是不可能太张扬的喊出来的,毕竟以前被剿过,但只要私下里,跟那些官员富商拉好关系,引诱他们入教,也就可以了。

    简单而言,长生法以前走的是从下至上的群众路线,结果闹的太凶,惹了众怒,被剿了,而现在,则换了个方式,准备从上往下发展,相信只要抓住了上头,那么下头想要发展起来,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更别提,上面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拉拢起来动静很小,界中那些自诩名门正派的人应该是不屑于这种交流吧?等他们反应过来,恐怕已经迟了!

    而且据说,教主也已经在跟国外的一些家族势力联络,到时候搅乱一滩浑水,还不是任由他们摸鱼?

    想到这,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以后长生法美好的未来了,嘴角都忍不住翘了起来,就要笑出声,好在,他及时回过神来,止住了笑容,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法相好像少了个人。

    “王堂主呢?”刘庸伯随手扯过了一个男服务员,开口就问。

    虽说不怕宴会被破坏,但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三个宴会厅的男女服务员,都是长生法的成员,互相之间都很熟悉,这样才不会出现外来的,伪装进来的服务员。

    这名男服务员被扯了一下,微微一愣,待看清是谁之后,才面带恭敬的说道:“王堂主还在房间里休息,并没有出来!”

    刘庸伯略微沉思了一下,回过神来,发现男服务员还没走,顿时明白人家还以为他还有事要说,于是就做了个手势,这名男服务员这才敢端着托盘离开,继续工作去。

    待这名男服务员离开之后,刘庸伯却转身离开了这边的宴会厅,沿着走廊往前走,路上偶然遇到穿着服务员制服的男女,都会朝他微微鞠躬打招呼。

    这种被人恭敬的感觉,整天呆在周山市的别墅里,可是遇不到的。

    而且说起来,自从长生法受到剿杀之后,大部分的成员都已经四散而逃,不知所踪,目前还跟在新教主身边的人,其实也就俩个长老,四个堂主,还有几个执事罢了,与曾经辉煌一时的长生法相比,还远不到当初的十分之一,光是想想,就觉得凄惨。

    这要是在以前,他一个执事,怎么可能跑来负责宴会巡查?

    现在这个位置,也远没有当初有那么多的油水了,而且其中最为憋屈的,就是自己负责的养鬼地被人破坏了,自己还没办法,只能任由对方破坏,等风头过去后,再去看情况……如果不是这个位置还是拥有一定的权利的话,恐怕连他也不想干了。

    不过,现在他又看到了长生法再次崛起的希望,就觉得,现在吃过的苦,都会变成以后的甜,到时候,说不定他也能当个长老玩玩,尝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

    或许是今天宴会的热闹,让他看到了曾经的一些影子,人也就不由得有些胡思乱想起来,等到了一扇门前时,他才回过神,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的声音略微有些傲慢,让他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平复下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目前整个六楼和七楼都被长生法包了下来,那么大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有两个宴会厅,还有不少套间包厢房之类的。

    这次来帮忙宴会的人,都是住在这六楼和七楼的,连那些小教众也是,就是他们住的地方,稍微差了一点点而已。

    眼下这间,自然也是一间套房,八十多平米的空间,分割成了内外两个部分,一进门看的,自然是一个小客厅。

    作为五星级的酒店,它们的房间装修自然不会差到哪去,欧式风格的沙发组合,地面铺着地摊,天花板吊着水晶花灯,一切都显得富丽堂皇。

    而此时,王义廷正盘膝坐在软绵的地毯上,察觉到有人进来后,这才睁开了双眼,发现来人是刘庸伯,立即有些诚惶诚恐的中止了修炼,站了起来。

    “师傅!”王义廷毕恭毕敬的叫道。

    “诶!不用这么客气!”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刘庸伯还是摆出了一副上位者的姿势,故作大气的摆摆手,说道:“虽然我是你的师傅,但你也已经是牙山市堂主了!以后就不用做出这幅模样,不然让下人看到了多不好!”

    “这是应该的!”王义廷也是老油条,哪会看不出刘庸伯的做作,依然毕恭毕敬的说道:“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即便师傅不在意,但我这个做徒弟的,还是要有分寸的!”

    “嗯,你知道就好,我也不多说你了!”刘庸伯点点头,对于王义廷的识时务还是很满意,然后说道:“外面正在开宴会呢!你怎么还躲在这里不出去?”

    “我想尽可能的熟练操控王泰,免得给师傅您丢脸!”王义廷说道。

    “你这话说的有些言不由衷吧?”刘庸伯岂是好蒙的?更何况,王义廷也根本就没打算蒙人,他的想法,完全就展露在脸上了:“我知道你想尽快的提高修为,为自己报仇,但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太过沉迷修炼也不是好事!你这段时间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出去,外面的那些教众,恐怕都还不知道有你这么个新晋堂主呢!”

    “目前我教势弱,今天的宴会,也算是一次难得的聚会,你一直不出去,怎么能让人认识你呢?要知道,做堂主,可不仅仅是修为高深,还需要交际和人脉的!”

    “师傅教训的是!我这就出去走走!”王义廷被训了一顿,连连点头。

    “知道就好!那就跟我一起去吧!”刘庸伯点点头,说完便转身要离开,王义廷见此,也就只能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