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56章 身体
    游戏终究只是游戏,宋笺秋志不在此,偶尔用来消遣一下还是可以的,可要她一整天都坐在电脑前,玩同一个游戏,她就会感觉到腻味了。

    在吃过晚饭之后,宋辰清还想让她陪着做直播,但却被她给婉拒;白天都已经玩了一下午了,晚上还玩,游戏真这么有意思吗?

    宋辰清带着遗憾和坏消息,回到了二楼客厅,但过了没多久,就又响起了他口沫横飞的咋呼声,显然又不知道在直播什么游戏了。

    宋笺秋回到自己的房间,开了电脑,一边听着歌,一边趴在窗台垫子上写写画画的,嘴里还跟着曲调哼着。

    边上的小花正在玩着特意买给它玩的积木,唐晓云却不知了踪影,有可能是外出散步去了。

    她也没在意,毕竟这么大个人了,而且还是道行高深的妖怪,哪还用得着她来担心的?

    趴着了写了片刻之后,她就收起了笔记本和笔,回到书桌前,关掉了音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编织了才一半的彩带手环。

    这是她早在之前,就已经在编的。原本是准备编六个手环,到时候家里人和她,还有唐晓云小花,不管是人是妖还是鬼,每人一个,但白天的时候,才答应杜言雪要卖护身符给她的闺蜜,这编织的手环似乎一下就便紧俏起来。

    算算距离二十八号也就两天了,如果赶不及的话,似乎也只能先应付杜言雪那边了,就是忘了问她有几个闺蜜,要几个手环来着?

    这不过是细枝末节,还是先编好了再说!

    相较于普通人编织彩带手环,宋笺秋的编织手法则比较独特,是她在灵岩寺翻阅佛经时,无意中翻找到的一本专门编织佛门绳结书籍,也正是看到了这本书,她才想到要给家人编个手环。

    这本书籍里的绳结很多,最基本的像什么金刚结,释迦结,无悔结,悟空结等等,都是些十分复杂的编织法,她也是学了好几天才学会了其中几种,然后挑选出来,编织成手环的。

    除了这种独特的编织法之外,她一边编织的同时,还会一边念诵经文,再找个过程中,其实就相当于给手环开光,让它拥有了佛韵。

    这可不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骗人的东西,而是真正能够用来避邪的护身手环。

    这样的东西,怎么也得卖个五六十块吧?

    小小的房间里,回荡着细密的呢喃之声,在手指间翻飞的彩带,时不时的闪过一道金色闪电,让人以为是幻觉。

    编织手法只要熟悉之后,速度还是很快的,仅仅几个小时的功夫,宋笺秋就已经编织了两件,明后两天再抽出点时间努力下的话,应该是赶得急了。

    收好两件手环,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才找了衣服去洗澡。

    刚才编手环编的忘记时间了,一不小心就破了自己的习惯,不过着也没事,反正也就一次而已,偶尔晚点洗澡,也基本上没差别。

    出了房门,外面是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两间房的门缝里,有灯光泄露出来,说明房间里的人都还没有休息。

    她抱着衣物,走进隔壁的洗浴间,放好干净的衣服之后,很快就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将原本捆绑的单马尾也给解了下来。

    光滑白嫩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之中,胸前隆起,已经有了一点规模,她的小手握上去,似乎都有些无法遮盖了。

    十五岁的年龄,正是少女发育期,原本发育应该很快的,但在宋笺秋身上,或许是灵魂与肉体的磨合,导致发育几乎停滞,直到最近一段时间,她才感觉到体内正在不断涌动着一股力量,促使着这幅少女的身体,往越发成熟的方向生长。

    尤其是在大姨妈来了之后,这种情况就越发的明显。

    可即便如此,也远没有昨天晚上,那种更加直接的体验到身体生长成熟的感觉。

    强行凝聚法相的后遗症,就是提前看发育成熟吗?

    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淋下,她呆呆的望了会镜中的自己,忽然阖上了双目,遂即,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拔高,变长;胸前隆起,仿佛千百年来,大地变迁,高山耸立。再往下,则是一片平坦,然后是沟壑,接着是一双修长双腿,挺翘的身姿。

    如瀑布一般的乌黑青丝,在头顶水流的冲刷下,贴服着身体曲线,黑白衬比之下,更显得皮肤的娇嫩和雪白。

    这景象,即便是沟壑之间亦是如此,仿佛从未有过的一片雪丘一般。

    没有召唤出锦霞袈裟,她依然能够以此来促成身体成长,而造成如此的结果,便是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佛光,即便是赤裸着身体,也依然散发着一股安定祥和,令人无法亵渎的气息。

    她伸手关掉了水流,将即臀的青丝拢起,再散开,原本湿透了的长发便干了。她只是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身上残留的水珠便自动的滑落在地,不用毛巾擦拭,就变得干爽无比。

    这颇有滴水不沾,不垢不净的感觉。

    但很显然,她还没到这个地步,不然的话,刚才就不可能还湿头发,湿身体了。

    她呆呆的望着镜中的自己,这估计就是七八年后,成年的她了,面容竟然依稀跟当初她跳湖要救的那女孩相似,但或许是因为里面的灵魂不同,细看的话,眉宇间又有些不同。

    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相似的明亮,一样的大,但透露出的眼神,却并不一样。

    早在之前,她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夺舍,只是一直没有证据,毕竟,当初在湖里打捞尸体的时候,不管是她的身体还是那女孩的身体,都没有打捞出来。

    可现在,在看到自己成年后的模样之后,才发现,原来就是那个跳湖的女孩!虽然细节上有些区别,但整体模样,却完全一样!

    这么说,她依然还是夺舍了?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原本的身体跑哪去了?

    镜中的女孩微微蹙眉,仔细思索着这件事。

    然而片刻之后,她就松开了眉头,因为她刚刚才想到,即便是知道了答案,也没有用了。

    佛光散去,她又重新变回那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