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22章 惊觉
    病房的房门处于随时可能被突破的极限,千岛美纱仅仅是松开手印,接了下宋文成递过来的护身符,立即便有血水从门缝里渗了进来,吓得一房间的人惊叫连连,直往房间最角落里躲去,以为房门要被突破了。

    有人情急之下,打开窗户想要跳出去,情愿跳楼死,也不愿意被血海同化,但很快就被人制止了这股冲动。

    而另一边,千岛美纱在接过护身符之后,快速的念了几声咒语,遂即便将护身符贴在门板上,按照她的想法,自然是借用护身符的力量,来强化周围符咒的防御能力。

    然而,就在她将护身符贴在房门上的一瞬间,无量的佛光伴随着梵音爆发开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般若波罗蜜!”

    一个恢宏庄严的女声念出一声金刚法咒,佛光和道术瞬间加持在贴着玻璃窗和房门的符咒上,原本还贴着窗户啃咬,不断撞击着房门的血海和头颅,骤然间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有几颗贴在最前面,挤着玻璃的人头,叫的最为惨烈,整颗人头都像是受到了强腐蚀一般,迅速腐化,短短几秒钟,就连骨头都整个化为了飞灰,消失不见。

    随着这第一声的女声法咒消声之后,金刚法咒之声仿佛回声一般,不断激荡在病房之中,在佛光普照之下,房间里所有人内心的恐惧,竟然都因此而被抚平。

    “这护身符的效果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千岛美纱也惊讶于这护身符的威力,很明显的感觉,这枚护身符,一定不是普通的护身符,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就在千岛美纱惊讶之时,宋文成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他是感觉刚才那发出的第一声女声,听着实在是有些耳熟,可要仔细想想,却又想不起这声音究竟是谁的。

    与此同时,他也惊讶于,宋笺秋送给他的护身符竟然有如此效果,难怪对方送出来的时候,让家里人一定要随身携带。

    寻常人或许一辈子都用不上,可一旦用上,那就是救命的!

    就如同现在一般。

    宋文成自然不知道,宋笺秋刚开始从玉知秋那,学会了将自己的一缕神识附在护身符上,原本的打算就是在对方受到王义廷的邪术攻击时,能够让她有所察觉。

    但后来,随着她不断的研读经书,逐渐自学到了更高一层的方法,就把自己口诵的,一段拥有法力的金刚法咒,给附在了护身符里面。

    当然,这可不是普通的声音,而是携带有法力的咒文,自然不可能太长,可仅仅是一段话,也已经足够了。

    有了这段金刚法咒,如果真受到邪术攻击,那么护身符不仅能够惊动宋笺秋,而且还能够进行一次反击,措不及防之下,足以让王义廷受到一次伤害,从而为她赶来救人争取更多的时间。

    不过,到没想到,这金刚法咒没用在王义廷身上,到是用在了这里。

    此时,宋文成虽然感觉这诵念法咒的女声有些耳熟,却也来不及细想,因为就在梵音逐渐变得微弱之时,外面的血海也正迅速的退去。

    一时间,病房里的人激动不已,都以为是刚刚那护身符起了神效,让血海退却了,然而千岛美纱却十分清楚,刚刚的护身符威力虽然出乎意料,但血海要是一直坚持的话,依然只能抵挡一阵而已,绝对不可能造成血海主动退却。

    至于血海为什么会退却,唯一的解释,应该是操控者想要用血海来做别的事情了。

    “大家小心,跟我出去!外面现在很危险!千万不要乱跑!”千岛美纱没有回头,依然警惕着外界的情况,在发现血海确实完全退却之后,这才将粘在房门上,逐渐黯淡的护身符给取了下来。

    “给我给我!”

    “能给我吗?我花钱买!”

    看到千岛美纱取下护身符,刚才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自然觉得这护身符要是带在身上,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平安,所以不等宋文成伸手拿回来,刚刚一个个怕的要死的人,就冲了上来,想要抢走护身符。

    千岛美纱毕竟不是普通人,即便她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但却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应付的。她美目一扫,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气,顿时就吓住了一群想要抢夺护身符的人。

    见自己镇住这些人之后,这才将护身符递给宋文成,然后说道:“这护身符是一次性的道器,刚刚已经使用过一次,现在它已经变成了普通物品……你们拿着也没用!宋先生,你拿着还能留着做纪念,如果能够知道是谁给这护身符加持道术和佛法的话,倒是可以重新再加持一次!”

    宋文成接过护身符,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枚护身符虽然看着还是完好的模样,但却少了一种感觉。

    他想起女儿宋笺秋,对方说是在一个小村子里的地摊上买的,估计想要加持什么道术佛法,应该是不可能了。

    但正如千岛美纱说的,这护身符毕竟是女儿送给他的礼物,即便已经失去了效果,但留在身上做个纪念也好。

    如果能够活着回去,那这枚护身符也能提醒他,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多了。

    “宋先生,桐子就拜托你了!”千岛美纱将千岛桐拉到身前,交给宋文成。

    宋文成点点头,将千岛桐抱了起来。

    “走!”

    …………

    就在护身符被激发的瞬间,正在自己房间里打坐的宋笺秋顿时心有所感,豁然间从床上起身,立即开始穿衣服。

    这个动静也惊动了唐晓云,她此时依然是蜘蛛形态,趴在袈裟上,见宋笺秋起床穿衣服,便问道:“小姐,怎么了?”

    “爸爸出事了!”宋笺秋一边回答,一边将床头柜的佛珠戴在了右手手腕上。

    “难道那名邪修去了医院?!”唐晓云立即想到了这次闹的沸沸扬扬的邪修。

    “有可能!”宋笺秋一边穿鞋子,一边回道。

    “我去帮忙吧!”说完,唐晓云看了眼小花和鱼缸里的红鲤,说道:“把小花和红鲤带去,说不定能够帮忙!”

    “好!”就在宋笺秋应下的瞬间,正在鱼缸里游动的红鲤便自动的跳了出来,在半空中迅速变大,然后落在了小花的怀里。

    就在接住红鲤之后,小花便迅速与红鲤化为一道金光,落在了宋笺秋的脖子上,化为了一枚小花抱着红鲤的玉佩。

    宋笺秋没有从房门出去,而是准备直接从窗口离开,在经过唐晓云身边时,对方也一下跳了起来,落到了她颈后,藏在了头发里。

    在她跳出去的瞬间,锦霞袈裟随风展开,随后迅速黯淡下去,随着宋笺秋的几个跳跃,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