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08章 恐慌
    其实,不管是杀人如麻的邪修刘大庆,还是日本式神家族的千岛家,对于宋笺秋来说,都不过是用来增长见识的内容而已。

    前者让她明白,这个看似和平的世界,暗地里却是浪涛汹涌,所谓小说电影之中的邪恶,一直存在,从未消失过。

    而后者,则让她恍然,知道在国外,竟然还有不同于大陆内地的力量,不管是式神忍者还是阴阳师,虽然起根于内地,但发出的芽,结出的果,却已经完全不同于原来的种子了。

    正如日语中的汉字,看似一样,实则不管是读音还是意思,都是不一样的。

    这些算是宋笺秋无法从佛经书本上知晓的事情,即便以后会知道,那恐怕也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能够走出国去,才能够知晓了。

    现在从苏奕口中得知,虽不算很重要,但也算是省了她的获取时间,看似无用,以后却指不定什么时候有用了。

    但不管是邪修刘大庆还是日本式神家族,从回到家之后,宋笺秋都没有放在心上,原以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际。

    然而,随着一天天的过去,邪修刘大庆杀人之事,就仿佛开了一道闸门一般,越来越贴近常人,紧紧的包裹着牙山市所有民众。

    就在那天周达成一家四口死于非命之后,牙山市接下来几乎每天都会有发生一次命案,每次命案死去的人,都在三四人以上。

    如此接连发生的恐怖命案,政府是想压也压不住,于是也就只能让电视新闻尽量只做文字播报,至于现场的模样,也就只有那些参与了调查,并进入过现场的刑警,才能知道了。

    邪修的活跃,也是大大出乎苏云飞的预料,原以为第一次杀人之后,刘大庆应该会先潜伏两三天,避一避风头,可没想到,这家伙不仅没有躲避的念头,反而越发的嚣张起来,大有加快速度,赶在被抓之前,能杀几个杀几个,又或者说,是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修为,以面对苏云飞的追杀。

    面对如此丧心病狂,非同一般的凶手,不管上层怎么下达死命令,城市里的天网系统,却很难扑捉到对方的一丝身影。

    其实这也正常,布设在城市的天网系统,摄像头都是对着地面的,而刘大庆这种人,想要避开,真是轻而易举,只要全程从楼顶过去即可,根本是连伪装都不用伪装,完全是拍不到人影。

    即便是有少数的摄像头拍到了,那也仅仅是案发现场所属人家的室内摄像头,看到的,也仅仅是一场恐怖异常,让人毛骨悚然寒毛直竖的杀虐盛宴而已。

    有内部刑警看过之后,吃不下饭,天天做噩梦,导致最终这些拍摄到的视频,都被封存了起来。

    偌大的一座城市,因为这接连不断发生的凶杀案,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一旦夜幕降临,便人人自危,很多原本还会让晚上加班的公司,纷纷宣布暂停加班,让员工赶在天黑之前回家去。

    而一旦天黑,即便大街上灯火通明,但很多店铺却都已经早早的关了门,原本一些习惯晚上出门逛街散步的民众,也都纷纷不敢出门,而是躲在家中。

    为此,很多宵夜摊和KTV,在这几天里据说少了一半多的收入,但这是事后市政所做的调查,属于外话了。

    牙山市高层被接连发生的弄的焦头烂额,整个牙山市的民众,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一种凝重压抑的气氛笼罩在城市上空。

    为了减缓这种气氛的蔓延,电视新闻终于不再那么大张旗鼓的播报这个凶杀案,只不断鼓舞民众气势,平时难得一见的政府高层,几乎都露了个遍,每个人在面对镜头时,都是自信满满,发誓一定要捉到凶手,并让民众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云云。

    最近这些天,宋家也尤为关注这件事,主要还是医院是不可能提前下班或者放假的,所以每天,宋文成依然是早出晚归。

    每天,林玉琴都担心宋文成,而宋文成也担心着家里的安危。

    这些,宋笺秋都看在眼里,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每天晚上诵经,让家里人睡得安稳些。

    不过,很快,她就收到了一个消息,苏云飞受伤了。

    这消息,自然是苏奕告诉她的。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杀人狂的关系,她被禁止出门去,为了不让林玉琴担心,她也就只能安心的呆在家里,苏奕自然也就有事没事的过来串门,很自然的,他也就告诉了宋笺秋,苏云飞受伤的消息。

    “……表哥布下了陷阱,终于与对方碰了一次面,可没想到,上次表哥见面都还能打赢对方,结果这一次,却差点被对方杀了,如果不是警方派出了武警部队,携带了重火力,又有狙击手暗中阻拦的话,恐怕我表哥就真要没命了!”

    苏奕说起这事时,也是心有余悸,他自然是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表哥,看到对方身上缠满了绷带,全身上下有不少地方都渗出了血来,才知道这次表哥受的伤是有多严重。

    “很严重吗?”

    二人见面的地方,是楼顶的练字房,宋笺秋照例在一边练字,一边跟苏奕说话,在听到对方描述过苏云飞的伤势之后,也皱起了眉头,担心起来。

    “还好,外伤不算很重,关键还是内伤,短时间里,恐怕是好不了的。”

    “那刘大庆岂不是没人治他了?”闻言,宋笺秋正要落下的笔,一下停在了半空。

    “我表哥已经找了外援来,不过短时间里想要再找到对方的踪迹,恐怕有些难了。”苏奕说道:“而且我表哥说了,那刘大庆的伤势不仅快要痊愈,而且还有即将突破的迹象,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他恐怕会拼死一搏,彻底完成自己的突破!”

    “这意味着他就要杀更多的人了吧?”宋笺秋终于放下了毛笔,写不下去了。

    “是啊!”苏奕皱着眉,也为此开始犯愁。

    一时间,练字房里没有人了说话,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片刻之后,宋笺秋才开口打破了沉默,说道:“你稍等下,我这里有点东西,给你表哥喝了,看看能不能加快恢复。”

    “丹药吗?”苏奕问道。

    “不是!”宋笺秋摇摇头,出了门:“你等着,我很快回来!”

    说完,便匆匆的下了楼去。